瀛苑副刊 2008/01/14

第二十三屆五虎崗文學獎�散文組佳作�王宗彥 (電機所)

畫家用畫筆描繪人們的生活,影藝人員用八卦新聞堆積他們的知名度,室內設計師用幾坪的空間表達他們內在理念,小說家用一枝筆刻劃出人性,理髮師在人的門面上創造奇蹟,建築工人用日復一日的粗重工作架設一家人的生活,音樂家敲響音符撥弄人心,花店人員以一朵朵的芳香及各式色調,纏過一束又一束的人生慶典時刻……

我,一個學生,腦中飄浮著那些鮮明的影像,那──我呢?

坐在書桌前的我,手肘壓在書線中央,攤開十指,一手托著還沒有染上歲月刻痕的臉頰,一手蓋住書底下行行分明的字字句句,人生已經在體內偷偷抽芽,而我卻遍尋不著它的蹤跡──

未來在濃稠晦暗的道路上鋪展開來,感覺很遠卻又只是在腳下的那一方寸之中,六月鳳凰花開驪歌聲起,康莊大道的模樣始終沒看過,國小、國中、高中、大學一路念上來,面對這樣的時刻已經不是第一次,而我卻每一次都在期待歌詞中所謂的「康莊大道」。

我在土地上成長、茁壯、接受教育,一路蜿蜒走向海口,海的模樣很藍很迷人,就像求學時代常望著的藍天一樣,一樣的藍一樣的遙遠一樣的隱隱約約,只是一個探向內心,另一個卻要投望未來。

站在出海口,漸漸要斷了陸地上的糧,大地之母的豐沛不包括負責餵養20多歲的靈魂,明明是一路緩緩走到這裡,卻在這裡待了幾天,甚至幾個月後,才開始有點知覺到:啊!原來我已經在這裡了。

驚嘆之餘不免懷疑,我真是走來的嗎?不,我是被莫知名的力量,一眨眼就被拋至此處,一個空的大背包從天降臨,以為是流彈慌張抱頭鼠竄,在沙地上留下徘徊腳印紛亂沒有方向,「啪!」的一聲,重重落在腳邊,不知從哪生出膽子讓我定眼一看,才知這根本不是什麼小說中的流彈,在現實生活裡,就只是個空的大背包而已。

忍受貧乏,後方已無退路,有些人開始背起背包,到處撿拾沙地上的腐木造船,我不是「航海王」裡的魯夫,卻也要跟著造船出海,依著別人造船的模樣畫葫蘆,有人造的很美,有的人做的很有個人風格,我的船有些笨拙不牢固,我學過釣魚,也學過一些釣竿、釣線的相關知識,但偷偷告訴你,我其實根本不知道怎麼造船。

船造好了,推向大海,我跳上去,努力滑動手中一條長木,岸上的人,一個接著一個漸漸也都上了海,在這個時候,有幾架直昇機出現,轟!轟!轟!轟!出現在沙灘上,有幾個人臉上掛著笑意坐上去,轟!轟!轟!轟!就像出現時那樣消失在天空中。

我不知道這趟出海的目的地是哪裡?是對面另外一片新土地?然後就此定居,還是終其一生就這樣不停上岸又出航?高速又方便直昇機的落腳處又是哪裡?也是另外一片新土地?然後定下來,還是終其一生就這樣不停降落又升空?還是它不過也就是以另一種形式在藍色之中不停徘迴游蕩?

不是卡夫卡「城堡」中的土地丈量員,「城堡」的秘密不是我的興趣,雖看不見前方景象,但靈魂某個角落總暗暗發出訊號,也許還不知道我要什麼,但已經有能力判斷什麼是我所不要的;當日本大前研一暢談「M型社會」時,我驚訝著現下時勢的遽變,就像海底的火山一樣,總是明顯大幅度地在人的眼皮子底下,不斷醞釀不斷儲存不斷偷偷地改變著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太大,而我太小,可不可以不要理會他們那些人這些人,我只想要專注地對待自己。)

預言家太少,說的話太模糊,如果讀不懂那些暗示,為什麼不試著反求諸己?

在海上浮浮沉沉,有時候我會登上別人的船,也時候也會邀請別人,但時間總是不長,他們說,還是習慣自己的船;有的人怕寂寞,又不願意和對方分享自己的船,於是他們想到一個方法,用鐵鍊將兩艘船綑綁在一起,但天底下沒有速度完全一樣的兩條船,所以它們總是在不知不覺之中漸漸分離;有的人將船越換越大,有的人離開自己的船坐上那艘大船,直到上船,才發現原來那裡已擠滿了許多人,但是在海面上丟了自己的船,要再次擁有船的機率幾乎等於零,於是,他們在層層疊疊的嘆氣聲中度過一個個日子。

有人駕著他們小船,隨著歲月的流動變得滿佈瘡痍,他們總是用雙手划動船槳,儘管有人不斷在他們耳邊勸說這時代引擎的功效便利;有人駕著不是他們的大船,那上頭有引擎,很方便也很快速,但船始終不是他們的;有些划著小船的人在冷風冷雨之中,忍受飢寒平實度過,有些開著大船的人在風平浪靜的海面上提心吊膽。

海面上有種奇景,不管有無暴風雨,總有幾束溫暖光線透過黑壓雲層投射下來,四周的人都說那是「奇蹟」,而奇蹟又是什麼?四周的人為此爭吵了幾百年後有了一些模糊的定義。曾經問過這些光束如何形成,有人說,他們形成的原因都一樣,也有人說不盡相同,那個光圈呀(一個老伯開口)──那是一個駕著小船的人消失的地方,你只要經過那個光圈,就可以看見那個人和他的船的故事。然後?我問。老伯望向那些「奇蹟」,沒有看著我而對我說:「然後,人的心中就

能感覺到溫暖。」

老伯的話很淺易,我卻聽的很模糊。看著身旁的人急著換大船,換上最新引擎,他們臉上逐漸木然的表情,在我臉上跳動,這一次同樣也是藍色與白色的光點。

啪!

投影機內的影片捲到最終,雪白的螢幕像雪地,上頭打著「紀錄片撥映完畢」的字樣。

我還只是一個學生,腦中飄浮著影片片段影像,用想像力在腦中畫了一幅素描,那是關於我生命的藍圖。

NO.703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1113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2/6/24 下午 12:01:46
  • 線上人數: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