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9/12/14

第二十五屆五虎崗文學獎�新詩組佳作:少女烏魯木齊

文/徐家偉(中文系)

妳在那裡,

遙遠的思路盡頭,

想成一片廣大的南疆。

穿越了千佛洞三世宿緣;

飄來那孜然粉五味辛香。

我找到妳。

妳是否為我等待,

站成一株喀什噶爾的胡楊?

妳是否佇立紅山,

守護每個過客懷抱的希望?

不再有馬蹄,沒有三千里的長征,

只有渦輪引擎轟隆的旋轉。

兩個小時的時差可跨越一場冬季的白雪,

我的家鄉,在南方。

投入妳的懷抱,

妳的心是烏魯木齊。

我說,過客的面容憔悴,

失落在先進的二道橋與大巴扎,

五一夜市裡,那貪婪者和紮巴伊讓人恐懼;

妳說,我是南方來的春風,

吹醒了,南山牧場的疲憊瘦馬、

吹綠了,北園春市場的生澀甜瓜。

而我笑,想妳才是春風,

吹走我的憂愁,帶來我的夢。

妳贈我一塊饢,臨行前,說它能存得久長。

我在這裡,

隔著黑水溝,

想念三世宿緣的傳說,

想妳的眼淚,墜成一片塞里木湖。

妳說,我是那江南的楊柳,

溫柔地繫著烏魯木齊。

朔風起兮,睏酣嬌眼,飄散北方天空。

妳是否仍為我等待,

隨白樺林飄盪江南的夢……?

饢已風乾,我一口、一點,咀嚼遺憾。

註:1紮巴伊是醉漢的意思。

2睏酣嬌眼,指楊花,纖維狀,白色,

能透光。

NO.771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1275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