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2012/06/04

我們聽的 是他們的音樂夢 -對創作樂團的8個提問-

記者黃致遠、李又如、張瑞文、賴奕安、劉昱余/專題報導

淡江從1970年代開始帶頭唱自己的歌,這一切就從在校園中一場「西洋民謠演唱會」開始,臺灣人的音樂革命就此展開。臺灣民歌運動催生者李雙澤站上舞台,拿著可樂瓶說:「我從菲律賓到臺灣到美國到西班牙,全世界年輕人喝的都是可口可樂,唱的都是英文歌,請問我們自己的歌在哪裡?」

40年了,「唱自己的歌」這樣熱血的口號依然在校園角落,伴隨著有音樂的地方,不斷迴盪著,或許演奏的音符不再相同;又或者唱的歌詞不再相仿,不變的是愛音樂的心,想要唱自己的歌的初衷不曾被遺忘。

淡江社團中極具指標性的3大音樂性社團:吉他社、西音社、詞創社,依然恪守著那口號,用樂器和歌聲述說,現代年輕人想說的事。玩樂團的人過著什麼樣的生活?音樂改變他們什麼?本專題將透過:有無自創曲、校外表演經驗及特殊樂器編制,作為邀訪依據,並選出5組樂團,由他們來談音樂夢背後的歷程和趣事,也替我們解答對於創作樂團的提問。

關於他們. . .

記者:介紹一下你們自己?

Hot Spring:我們有夢想就去做,把自己的歌唱出來,就算表演只有2個人看,也還是會繼續堅持下去。況且,表演是會上癮的!

Sure!:凱文:她有一雙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巴。(大笑)兆怡:謝謝,你也是!

記者:一開始團員們是怎麼湊在一起的?

Mr. Dinner:其實原本組團的團長因故離開,卻把我們拉入這個圈子無法自拔!像奶綠原本是我們的樂團經理,我們一直缺Bass手,結果有一天她買了一把Bass開始練,之後加入我們;軒利則是最近才加入樂團。

Sure!:凱文:這是奇妙的緣分,其實之前我們在大一時是「學伴」!但那時候很不熟,是進吉他社後才有密切往來。兆怡:我的國中同學認識他,我那時就問他是怎麼樣的人,我同學說頭髮呆呆的,很像盧廣仲。

記者:為什麼會想要開始創作?最喜歡哪首自創曲?

Vast & Hazy:同名歌曲(Vast & Hazy)。這首歌詞很符合我們在一路玩音樂上的感受,因此獨具非凡意義,同時我們覺得曲風、節奏及編曲上都很容易觸動人心。更有次在社課時,社員無意間播放這首歌曲,聽到副歌時,全場社員竟都一起合唱,讓我們非常感動。

BeforeDyingSigh:起初我們是為創作而寫,然而發現這樣的音樂沒有靈魂,於是我們開始會留意生活中發生的事物,或是覺得有意義、值得省思的事情,嘗試把心理的想法付諸於樂曲中,以音樂的形式在把腦海中的畫面傳達給聽眾。The Sigh Before Dying和Majaja都是我們招牌表演曲目,其中The Sigh Before Dying表達出活在資訊爆炸年代的我們,對於音樂及思想上的衝擊,藉此告訴大家:我們是BeforeDyingSigh!

Sure!:兆怡:我常有些想法會告訴凱文,然後凱文幫忙編曲、彈吉他。可能是因為我對詞的感受較強,不同於凱文對曲的感受較強。我們練習的時間很自由,因為大學期間事情不少,所以沒有辦法固定時間練習。

記者:出道以來,令你們最印象深刻的表演?

Sure!:去年底的夢想音樂節,開賣自己做的Demo。原本沒有打算參加,因為沒有太多經費,加上信心也不夠。後來在朋友的鼓勵下,我們也想說機會難得,就真的準備100張Demo。當天表演結束後,有不少人聚集到攤位前購買,當下真的很感動,也很開心。

Vast & Hazy:印象最深刻的1次表演是在「見證大團」活動,由網路平臺StreetVoice舉辦,第1次登上Legacy的舞臺,該活動每月會徵選出3個具有潛力的樂團,透過這次機會,令我們感到演出深受肯定。

樂團簡介

☆Mr. Dinner

團齡:3年半;隸屬:詞創社

成員:財金三謝汶權(肄業)、大傳三郭薏珊、

建築三林軒利、財金三沈峰宇、財金三陳思穎

樂風:沒有特定樂風就是我們的樂風!

自創曲:女朋友的歌、She is wrong、戀花宴

☆BeforeDyingSigh

團齡:4年;隸屬:西音社

成員:運管四陳人碩、物理四劉育達、土木四林伯叡

、開南企管四張恩嘉、機電二陳人輔

樂風:Core金屬樂

自創曲:The Sigh Before Dying、Majaja

☆Vast & Hazy

團齡:1年1個月;隸屬:吉他社

成員:日文四顏靜萱、資傳三林易祺、數學二張育維

樂風:Unplugged(不插電)、流行搖滾、民謠

自創曲:Vast & Hazy、Yet、Lost

☆Sure!

團齡:10個月;隸屬:吉他社

成員:產經四董兆怡、保險四鄭凱文

樂風:民謠

自創曲:Stay Out、那又怎樣、不喜歡習慣

☆Hot Spring

團齡:2年;隸屬:詞創社

成員:俄文三王柏崴、俄文二林禹丞、管科三吳彤瀚(肄業)、資工四謝皓同、聖約翰休健系賴俊廷

樂風:流行、搖滾、龐克

自創曲:黑騎士、殘骸、我所凝視的藍天

Hot Spring:有次我們去同性戀酒吧表演!但重點不是表演場地,是演出後發生的事情。大家因為頭髮設計好,所以都開車,只有林咩騎車。結果他在忠烈祠前面摔車!小崴剛好打電話來說要去吃消夜,林咩那時手部撕裂傷,連油門都不知道可不可以催。林咩就跟小崴說,「欸,我摔車欸!」小崴竟然說,「你塞車喔!那沒關係,我們等你啊!」後來,那次表演費全部拿去付他的醫藥費,這種革命情感是很難忘的經驗。

當夢想吉他斷弦

記者:面對挫折和困難,除了熱情以外,支持你們的動力是什麼?

Hot Spring:喜歡在臺上唱歌的感覺,因為臺下的觀眾反應很直接,看到不認識的人成為粉絲,立即就能得到些鼓勵、擁有點成就,也會有種奇妙的感受,覺得人生進步了!當然也希望能持續創作,讓很多人聽到我們的音樂,更想證明給家人、朋友看,或是去改變這個社會,就像那些曾經改變我們的音樂人一樣!

BeforeDyingSigh:我們是非主流、市場小的樂團,很難有固定的表演舞臺,多數時候在Live House,比較能接受金屬樂風的地方表演。為了樂團繼續經營,一切靠自己!這半年來也開始體認到樂團門面很重要,想要在樂團logo中營造出質感,從學習影片後製,到經營Facebook,非主流樂團想聚集人氣,真的需要在行銷方面多下點功夫。

記者:有因為玩音樂而犧牲或放棄什麼機會,造成人生的改變嗎?

Hot Spring:我們花很多時間在樂團,所以相對會犧牲在學業上的時間。不過像牛奶,以前算是個「不良」少年,因為玩音樂而找回自己,證明玩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小崴的家人也不知道他在玩樂團,而他的夢想是一手拿著CD,一手拿著錢回家,跟爸媽說,「這就是我在做的事情!」其實很多團員的家人都持反對意見,所以我們才想要做給他們看,像之前金韶獎得獎,小白的家人態度就稍有改善。

BeforeDyingSigh:想把一件事情做好,就有可能會犧牲或失去其他的事情,一定會面臨機會成本的取捨問題,但是因為知道我們選擇的東西是我們想要做的,所以那些我們沒得到的東西就不會覺得是犧牲或是放棄,當然也不會造成什麼人生改變。雖然多少有點犧牲到學業,但對我們而言,寫歌比讀書來得有趣,有時真的在期末考卷上寫下我們的歌。

當樂團遇上社團

記者:同時身在樂團和社團之間,要如何從兩者取得平衡?

BeforeDyingSigh:很少看到掛著社團名義,樂團又玩得很出名的例子,因為兩者是不同的心態,社團比較適合初學者來學習管理和宣傳樂團技巧。

Mr. Dinner:一定會有一些不平衡或是衝擊點,詞創社的規則是以社團為優先,社團透過開會決定的事情必須先行,所以樂團都是另外找時間再做。不過這也有好處,不然很難誕生這麼多創作樂團。

Vast & Hazy:團長在吉他社裡,算是比較資深,因此樂團與社團間的凝聚力相當深厚。我們藉由在業界所學的,或是玩樂團的心得回饋,而社團成員也會積極支持我們,所以我們相信兩者有相輔相成的作用。

Sure!:社團責任很重,吉他社非常重視傳承,因此也常開會討論,目的希望能傳承精神。我們在吉他社學到很多,所以就算大四也很常回去。樂團則是比較屬於自發性質,沒有人會教你該做些什麼,所以如果太被動的話,就會躊躇不前,無法進步。

讓學生掌握自己的節奏

記者:面對展現音樂熱情的樂團們,學校能提供多少資源?

課外活動輔導組組長曲冠勇:

淡江大學有豐富的自由風氣能夠培養學生創造力,校方也希望給予更多的資源協助,支持學生能夠在課外活動中擁有一片天,對此體育館也一直有提供3間的音樂練團室,游泳館樓下也有鋼琴社的鋼琴練習室,提供學生自由借用。

目前社團必修化也推動了1年,很慶幸看見同學們能夠讓社團及樂團經營得如此良好,相信這就是淡江學生「獨特的活性」,希望能夠在爭取更多經費來投注在社團活動上,也希望後續能夠挹注更多硬體設備,提供樂團使用。

顛覆傳統框架

老一輩的人總認為玩音樂未來會沒有出息,直斥:「顧玩音樂,吃得飽嗎?」過去曾否,或許我們也對玩音樂的人抱以懷疑的眼光,刻板地認為玩音樂的人,生活習慣都很糟。但,他們純粹只是熱愛音樂,努力追求自己熱愛的事物,無需他人作過多的評價。

撇開那些刻板印象,5個不同風格的樂團齊聚,分享他們音樂路上的經歷,這路上除了撥著的吉他聲,亦伴著眼淚和歡笑。

如果你也喜歡上那些可愛的音樂人,去看看他們精彩的演出,以熱烈的掌聲為他們鼓勵吧,別忘記他們堅持追逐自我夢想的這些故事!

NO.863 | 更新時間: 2012/06/04 | 點閱: 2077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