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89 期 趨勢巨流河 2019/06/10

【寰宇職說】資管系校友劉桓均 勇闖越南

(文/陳維信整理)

我是資管系畢業的校友,在越南的傢俱公司工作,前後擔任過總經理特助、生管、採購已9年多,大學畢業前,從來沒想過會到越南發展,但出國工作是我嚮往的生活方式,我不喜歡侷限自己,也不希望跟許多人一樣的工作路徑。因此,畢業後在父親的建議下,一起到越南考察一段時間,跟著父親拜訪幾位已擔任企業主的朋友碰面,也獨自去附近城鎮旅行,深入當地的風土民情,經過3個月之後,確定要在越南是可以鍛鍊自己與實踐理想的地方,於是決定留在這裡闖一闖。然後花了6個月左右的時間學習越南文,由於從環境中實際觀察和應用,很快就掌握了越南文基礎,加速融入當地的環境。

越南在許多人的第一印象,應該是電影《第一滴血》、《阿甘正傳》或《勇士們》,但現在越南已經完全不一樣,而且是越來越不一樣。越南從80年代改革開放後,穩定的經濟帶動了人口的成長,如今已有近億的人口,而且人口結構正處於黃金期,大多數為30歲上下的青壯年人口,豐沛的生產力,吸引許多國際企業都在這裡設置工廠,創造了很多工作機會,而越南政府也大量開展相關經濟與民生建設,如今幾乎越南每年都有5%-7%的經濟成長率,年年都高過台灣的成長率。台商算是很早就來越南開展投資的一群,不論南北越都有相當多台商的工廠,人才的需求也很大,許多台灣公司雖然想多聘用台灣人,但高競爭的環境或離鄉背井的孤獨感,讓台灣年輕人卻鮮少能待下去的,基本上來10位台灣人,大概有9個都離開,很少有人能待2年以上,不是適應問題,就是能力不足。因此,台商的管理階層就只能空著,或是其他台幹一人多工,而越南人也因此能分到一些稍微高一點的權利或職務,這也使得他們有機會更快速的成長。

在越南的待遇相較台灣是比較優渥的,大學剛畢業來到這邊大約1000-1500元美金,待了兩年以上,工作熟稔且能越南話基本溝通,可以到1800-2000元美金,3-5年就可以達到台灣可能花十年也盼不到的位置或薪資。公司有跟台灣的大學配合,所以常會以實習生來公司,但幾乎都表示不太適應這邊的環境,因此待遇雖然不錯,但實習生也不願意來工作,不過也因為很少人要來,而讓薪資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只要有用心和毅力,在這邊存一桶金是很容易的事情。在越南這些年,雖然有些台灣朋友,但在職場上大多數還是越南人,而長期的觀察和相處,我認為越南人是非常聰明的民族,不論是學習能力或臨場反應的都很快,甚至有些事情會自己「改良」成較快的做法,若我有發現的當下,會跟他們說明少了這些步驟會增加瑕疵產生的可能性,雖然有些人會願意配合這樣一板一眼地工作,但有些人會比較特別,他們會判斷主管的能力或身分來決定是否配合,只要是被認定是有能力的主管,他們工作上可以盡全力的配合,如果被發現沒什麼能力或份量,那管理上可能就很容易不如預期了。之前有位女同事,在公司的年資比我多好幾年,工作能力也很強,儘管職權上是我負責管理部門,共事初期幾乎不理會我的工作安排和指示,常常忽視我所寄的郵件和簡訊,長官交代下來的工作,只照她自己的意思做事,經過了很長時間的溝通和觀察,漸漸調整溝通與互動的方式,總算認可我的為人和處事能力,並願意接受我的指揮調度。後來,這位女同事離職出去創業開公司,憑藉著能力和口碑,承攬到公司和相關企業的訂單,如今也是一位小富婆了。越南員工學習快又有想法,因此,在這裡建立互信是非常重要的,除了自己的學習和成長得更快以外,也要尊重不同的價值觀,所說的話才會有人願意聽進去。維持自主學習的習慣,才能在聰明的越南同事中獲得肯定,而融入和了解當地民情文化,才能找到交流的共鳴點,進而相互順利合作。另外,由於我掌管整間公司的採購,職務上是必須避免跟廠商有私下吃飯喝酒情形,但越南這國家收回扣的文化是很嚴重的,除了用流程及制度來降低弊端的可能性外之外,還必須時不時明示或暗示來讓其他人知道,我隨時都在注意。

在越南有許多國家的工廠和員工,也因此發展出許多配合外地人的休閑娛樂,像是豪華KTV、酒吧和購物商城等,所以除了去名勝古蹟或自然景點外,下班或假日我們幾位好友都會去市區的酒吧或咖啡廳,由於我在大學喜歡上打保齡球,後來還加入校隊,所以假日我很常去保齡球館消磨時間,也會參加當地舉辦的保齡球比賽。在越南,保齡球還蠻風行的,而且在這邊能到保齡球館消費的人,基本上都是富家子弟或高經濟收入的人,由於我球打得還不錯,常常以球會友認識了一些不錯的朋友,邊打球也會邊交流一些資訊,掌握一些局勢的脈動。在這邊的休閒消費還蠻貴的,但這邊很多人即使收入不高的人,還是很願意花半天的薪水喝一杯咖啡,甚至借錢來買一台20-30萬台幣的機車,或是花200元美金滿一支舊款的iphone等都是很常見的。可能有些人會覺得很揮霍,然而融入當地最快的途徑,一定要敢玩、能玩,像是這邊的流行音樂、當紅美食之類的,一定要略知一二,才能跟同事有共同的話題,如果一味的排斥,只會讓自己在這裡的生活越過越狹窄,無法享受這裡獨特的氛圍。

在異地工作,多少都會有些風險,越南的治安其實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差,但相較於台灣當然還是比較要小心一點,像我現在越南話的口音已經幾乎跟當地人差不多,膚色也曬得夠黑,加上擔任主管職多年的氣勢,走在路上比較少壞人會來偷或搶我的東西,不過,還是有些情況還是我心驚膽跳。第一次驚嚇的經驗是在第一間公司上班時,由於同區有詐騙集團,拿著長短槍和電擊棒的公安突襲數間房子,想要逮捕犯罪者,而我們公司被當作嫌疑犯,因此電腦的硬碟都被拔除、現場被翻得亂七八糟,我超擔心會被莫名栽贓為詐騙集團,而公安從早上9點被軟禁到晚上9點,總算回復自由身。

第二次是2014年的513排華暴動,當時越南民眾抗議中國在南海的一系列行為,在暴動一開始,合作廠商是來電說似乎有大規模的罷工行動,他們已經受影響得停工。過沒多久,就有一群民眾騎機車闖進我們工廠,東敲西砸要求工人罷工,我們開始讓當地員工回家,但又陸續幾波民眾進來砸東西和搬走物品,一群台灣籍幹部躲到會議室,沒想到有暴動民眾居然持持尖銳木器 及鐵鋁棒闖進來,持尖銳木器抵住總經理的脖子,要大家把貴重物品拿出來,洗劫一番之後離去,錢包、手錶、手機和戒指等都被拿走。還好後來混入暴動民眾之間的越南警察,幫忙找回了之前也有小暴動,但頂多就要我們給員工放假回家,但這次的嚴重程度遠超過以往的暴動,經過討論後,我們決定回宿舍收拾行李,準備離開公司,沒想到當大家正在收拾行李時,暴民又跑來宿舍搶劫,生死交關之際,大家決定先躲到屋頂上,等待救援。經過總經理的交涉,總算從胡志明市區的五星級飯店調來一台巴士要載大家離開,還想盡辦法請兩位警察來保護巴士,才安全撤離暴動中的廠區,並在短時間內搭上為了該次暴動的撤離台商的加班機。經過初步的統計,公司至少有50萬美金的損失,而且銀行還說這次的暴動不算暴動,所以保險不予理賠,遇到這樣的情形,很多小公司只要經歷過一次暴動應該就破產了。

幾次的瀕死經驗,讓許多同事都認真思考去留,儘管老闆一直勸說很安全,但還是有人決定離職。我思考了3天後,決定還是回去越南繼續拚看看,首先是越南的發展空間確實非常大,再者就是我非常不喜歡被打倒的感覺,雖然這次的震撼教育讓人難以招架,但我已有在這邊創業的規劃,面對和解決這樣的困難,這是一定要克服的。這些年認識了許多台商二代和創業的年輕人,成立了一個資訊交流的社團,有別於早期傾向單打獨鬥的台商,社團成員非常樂於分享,讓彼此都能享有掌握資訊的優勢,在這互相協助的過程中所創造的效益,遠大於單兵作戰的保密成果,相信在這樣的能量凝聚中,應該可以有些事情可以做,也有機會實踐我自己的創業目標。越南,可能不適合每一個人,但我建議想要擁有與眾不同的職涯或經驗的人,可以來闖闖看,挑戰自己的毅力與能力,相信不用多久時間,就能看到非常不同、強大的自己。

更新時間: 2019/06/10 | 點閱: 797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