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新視界 2019/10/06

歷史再造 探耕大淡水-淡水港的開埠與滬尾戰役

淡水港的開埠

淡水,位於臺灣西北沿海的淡水河出海口,古稱滬尾的港口,因著16世紀海權強國的擴張,讓這港口開始受到注意;1858年英法聯軍清朝重挫,簽訂天津條約開放臺灣港口,讓淡水和基隆成了北臺灣對外重要門戶,滬尾為開埠地點,而從事貿易活動的洋商,也相繼前往滬尾設置據點,進口貨品以鴉片為大宗,其餘包含鉛、瓦、洋布、土布、雜貨、銀幣等;出口貨品則是以樟腦為最大宗,其他包括米、茶葉、靛青、糖、煤、木材、雜貨等。

當時淡水人口共有6,148人、1,013戶,是個相當熱鬧的地區,而因為鄰近山谷的溪流不斷流經,占有地理環境的優勢,所以衛生環境良好。滬尾開埠之後,市場對茶和樟腦的供應有大量需求,促使北臺山區的大舉開發,且由於茶和樟腦的生產提供了許多的就業機會。此外當地有許多叫賣的小販,也有米店、鴉片館、寺廟、藥店、醫館,店家都相爭做生意,還有木匠、鐵匠、理髮師、轎夫等也都忙著為顧客服務,街市熱鬧,且因為該地為通商港口之一,外國人可以在此擁有房地產,於是這個地區更加顯得重要。

淡水港經濟的繁榮

淡水港之黃金時代約在1865年至1905年之間。滬尾港的貿易額自1870年代以後,進入加速成長的階段,其黃金歲月長達25年,進出口淨值呈現顯著的成長,1869年為74萬海關兩、1870年96萬海關兩、1871年121萬海關兩,逐年遞增,且在1872年時,基隆和滬尾兩港進出口淨值首度由入超轉為出超,自1876年後,就一路出超到1894年,至1894年總值高達830萬海關兩。據清法戰爭期間擔任海軍上尉的羅亞爾(Loir)對於臺灣的煤礦與商業所蒐集的資料顯示,於1879年基隆和滬尾兩港的資料中,煤礦產量為8萬8,000噸、商船294艘及帆船1937隻,對外貿易的價值上,1880年達2686萬8000法郎,兩港海關的稅收於1881年合計222萬5000法郎、1882年為213萬9000法郎、1883年則為205萬3000法郎。

此外,淡水是茶葉的主要輸出港,茶葉的輸出逐年增加,從1868年的29萬2500公斤,到了1880年已經變成了585萬公斤,輸出量非常可觀,顯示美洲需求量大,貿易利潤頗為豐厚。

海防位置與滬尾戰役

清朝戰事頻繁,尤其是鴉片戰爭發生後使得臺灣海防地位日漸顯著,從1883年清法戰爭可見一斑,由於海防的重要性,使得原先在中越戰場的戰事,延伸至北臺灣、澎湖。1884年,清法戰爭中,法軍企圖攻佔基隆和淡水作為重要的防禦點和補給點,因著劉銘傳的判斷和孫開華的領軍,當年10月,雙方激戰淡水沙崙區,清軍取得勝利;但法軍卻實行封鎖北臺灣政策,防止清廷軍隊及軍需品運送到臺灣;而兩國間並未真正的宣戰,故法國總理事後補充此為「和平封鎖」(blocuspacifique),其主要目的為逼迫清廷賠償,而臺、澎、金、馬地區因為四面環海,所有物資進出口均仰賴海上航運,故海上交通線對於臺灣來說是生命線。

在被封臺後,民生及經濟有了相當大的轉變,在陶德《北台封鎖記》中提到:「在淡水戰區,據說彈片可賣到好價錢,農夫一邊躲炸彈,一邊撿拾彈片。有人為了滿足一顆砲彈為何沒爆炸的好奇心,東敲西打的,卻引爆了炸彈,也敲掉小命。」「許多住在滬尾菜市場的窮人,因封港關係,無法出海捕魚或當搬貨裝船苦力,收入頓時無助;但或許可藉由替軍隊築砲臺、修路稍作彌補吧?開商店的人,再也無法迎接往年此時趁東北季風來的大批戎克船,市況、景氣真差呀!但總比基隆人好,據說他們被法軍趕出居屋,流浪四處,不知道是真是假?」此外居住在戰區的居民,冒著生命危險,四處挖掘砲彈,整顆的要價2元。

臺灣在戰後被封島的狀況下,淡水經濟盛況不復以往,百姓的生計嚴重受到影響,生活品質也隨之變調,港口的經濟貿易活動被迫停歇,導致各地物資供應短缺,日常生活品與物價隨之高漲,百姓的生計更受到影響。

1885年3月28日法軍在越南北諒山戰敗後,事件傳回法國,法國反對派的人員對法國總理茹費理提出了辭職要求,認為其未經國會同意,而擅自向中國開戰是違憲行動,茹費理也因此而下臺。中國方面也因朝鮮事件爆發,中日之間危機升高,且朝鮮之地與越南相比更為重要,所以清廷和法國在1885年4月4日簽訂兩國停戰議定書;法國同意立即解除臺灣封鎖;1885年4月13日光緒皇帝批准「中法天津條約」,法國於4月15日解除了臺灣的封鎖,6月法軍撤離基隆,7月撤離澎湖,至此清法戰爭宣告全部結束。

NO.1093 B | 更新時間: 2019/10/06 | 點閱: 378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