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林驚聲 2001/03/12

李元貞:讓女性文化豐富主流的文化

題目:新世紀女性文化的願景

講者:中文系教授李元貞

時間:三月八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地點:國家圖書館

主辦單位:中文系中國女性文學研究室自由副刊

【記者蔡欣齡報導】中文系教授李元貞說:「只要新世紀不走回頭路,女作家能以優秀的作品來競爭,女性的智慧一定比過去世代更有機會長久地貢獻於人類社會。」臺灣的婦女運動至今三十年,李元貞以自身的生命來實踐理想;新世紀初始,這番話格外引人深思。

所謂「女性文化」,指的是女性文化工作者(如作家、畫家、音樂家、舞蹈家、戲劇家及電影導演、各類文評或藝評家、社團、編輯、出版家等)的種種活動,將女性的文化才能貢獻於社會。其中,女性文字工作者遍及各行各業,比起其他的領域受到重視。因此李元貞認為,女性文字工作者所關聯的文化現象值得注意。

從50年代開始,臺灣女作家的言情小說與男作家的武俠小說都一樣賺錢。如今,暢銷女作家名利雙收的程度,甚至凌駕暢銷男作家。李元貞說:「這是好的文化現象。」然而,女性參與主流文化的時候,常常要向男性的文化價值看齊,例如目前暢銷女作家仍恪守『清』而『抒情』的傳統文學品味,因為這樣是比較能賣錢的。「有趣的是」,李元貞說:「無論是哪一代的女作家,無論敏不敏感性別問題,其作品中的創新處,實在難逃『女性經驗的書寫』與『女性觀點的流露』。」

「難道痛苦的流露不能算是『清』嗎?」以李清照來說,她是文學傳統中的少數女性,當她的作品成為「經典」後,她的女性經驗就被主流社會篩減掉了。舉例來說,她的婚姻是有再嫁的,但是明、清時喜歡她的人就說她沒有再嫁,心情類似是「怎麼可以這樣污辱她,她是這麼美麗的女詩人」等等。於是,文學傳統中的李清照就成了婉約的詞家,而她生命中勇敢的部份卻不為人道了。這種現象對男性沒有太大影響,但是卻會影響後代女性的自我伸展,以及更複雜的人生探討。

再以「政治鬥爭」這個主題為例,其他男性作家筆下的受迫者常有「英雄」的意味,但是陳若曦的小說《尹縣長》寫的是人民最敦厚的部份,讀者看到的「根本就是一個平凡的老百姓想好好當一個好縣長而已」,相當不同於其他男性作家。李元貞認為我們必須重視「女作家的文化價值」。

由於文學工作是文化工作的基礎,這一整套的運作除了作者之外,應該還包括記者、編輯、翻譯、出版、研究、文學史的書寫等等。男性的作品常有重印的機會,當它成為經典後,更有機會一再重印、一再接觸讀者、一再影響文化,進而形成文學傳統。這也是女性參與文學或文化工作非常多,但是女性自己的作品能影響社會,相對來講卻不多的原因。

在討論作品好壞的問題之前,「如果社會的政治、經濟、教育體系沒有把女性納入,女性作家常常不能被選入經典」,因此也就難被討論。李元貞希望在新世紀裡,男性、女性、主流、非主流的文化都能交織,而女性主義、性別研究、種族等多元價值都能存在,並且「讓女性文化豐富主流的文化」。

NO.461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1147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1/10/20 下午 05:27:17
  • 線上人數: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