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0/11/27

冰河貴公子 ?元人

東西伯利亞河上,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放眼望去盡是一片瓊瑤。一名金髮碧眼的日俄混血青年口啣玫瑰,隻手鑿穿冰層,二話不說就往裡跳,只為一睹長眠於沈船底部的母親……。

白鳥座聖鬥士冰河是我最喜歡的漫畫人物。我從小學三年級起就為他著迷。在盜版漫畫還猖獗的年代,我總是為著寶瓶宮的決戰心焦,一日三顧書店,冀望搶先目睹結局好向同學炫耀。和朋友們比賽腳拳,大家愛用「天馬流星拳」、「廬山昇龍霸」,我偏不依,硬是要使「鑽石粉塵」,縱使屢戰屢敗也無怨無悔。而在「曙光女神之寬恕」問世之後,跨大步抱拳比劃已不是非常,彷彿那能冰封萬事萬物的「絕對零度」終極凍氣真會自我指間流瀉而出似的。對我來說,冰河的魅力就是這麼無窮無盡,影響我的人生至深至遠。

初開始崇拜冰河的原因非常簡單:因為他帥。身披欺霜賽雪的白鳥聖衣、能使三種酷炫華麗的凍氣絕技、本身個性又是孤傲不群,略帶一點揮之不去的淡淡哀愁……只要是人,大概沒有不心動的。

但嚴格要求起來,冰河的必殺技華而不實、性格也太多愁善感。凍氣絕招雖然眩目,卻對黃金聖衣束手無策──十二宮兩場戰役全是對手放水、恩師卡妙打狗入窮巷才完成薪火相傳;對戰海鬥士時,性格上的缺陷讓他先是被幻像所惑、後來又想對師兄以死謝罪,險些因小失大。這樣的冰河令我又氣又愛,想厲言指責卻又忍不住心生憐憫──因為我和他是同一種人哪!

平心而論,咱們家冰河的內外在條件都遠勝小矮子天馬座星矢,但他卻永遠與主角無緣,這其中關鍵全在一個「貴」字。冰河有三「貴」:第一貴,身嬌肉貴。為維持優雅形象,戰鬥場面輕描淡寫,縱然苦戰也儘量讓他衣不沾血,缺乏男子氣。第二貴,世途多貴(人)。強敵多半是親友故舊,與他對戰若非相讓就是點到即止,寵得他一身稚氣,像個小孩子。第三貴,情珍意貴。平生所欠人情太多,綿綿情愁剪不斷、理還亂,讓他小事精明,大事糊塗,大悖少年漫畫原則。綜合以上三點,冰河可以做個出色的配角,但不可能當上主角。因為他缺乏單純強烈的信念,本身條件也受限,不能「燃燒小宇宙」。先盛後衰的劇情舖排讓他成為本書中最美麗的水晶花瓶,身為冰河應援團團長的我雖不甘心,也只能徒呼奈何。

當聖鬥士旋風橫掃台灣之時,人氣度最高的並不是主角星矢,而是中國風味濃厚、實力高深莫測的紫龍。很多人都愛他的「強」,紛紛向他靠攏;但我卻偏偏示「弱」,一舉投入冰河的懷抱。若是問我為什麼?除去客觀條件我只有一句話說:「男人不該留長髮。」

NO.452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770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0/9/29 上午 10:44:16
  • 線上人數: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