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0/09/25

矛盾 ?何德仁

我生,我死。我悲,我歡。

我深愛我的生命,它給了我知道這世界的可愛。但是,生命;也給了我生、老、病、死的痛苦。

我愛知識,它帶給我智慧。可是,我恨知識,它給予我憂國憂民的煩惱。

我慶幸有了第三代,他們使我享受含飴弄孫之樂,也讓我欣慰有了宇宙繼起之生命。不過,這不就表示我已到了燭火將熄之年?

每一晚睡覺,就不知何時醒來。每一天起床,殊不知是否安穩。一睡一醒,人生就這樣地燃燒。可是,又不能永遠不睡,更不能長睡不醒。

每一次領薪水,就恨不得下個月快到。卻不知生命就這樣悄悄地過去了。

我喜愛文學,它可以給我享受人生、吟詩作樂。可是,環境迫使我唸別科。在現今社會,文章不值錢。

我愛坐飛機,它讓我有騰雲駕霧的感覺,也可以給我超凡入聖、俯視大地的視野。有一天,從天而降,驟然仙去,不用子女扶侍,不費兒孫半分錢,又可以帶給他們大筆保險金,也有那眾多達官顯要,惺惺作態,何樂而不為!然而,這就表示我生命的終結。再怎麼哀傷悼祭的場面,我也不知道。

宇宙,有爆炸,有膨脹,但是也會收縮。人生,有悲歡,也有離合。這一次的宇宙,真理、定理、定律、原則、性質是如此。下一個宇宙又是如何?另外一個有智慧的生命,它又會是怎麼想?

我,只求在這一個短暫有靈性、有知覺的生命中,快樂地生活。但願問心而無愧,不求聞達於諸侯。過,我可以擔;功,可以給別人享。所謂兆民有罪,罪在朕躬。但是,為什麼就是有那樣的人,功勞都是他的,錯都是別人。

生命,有時而盡。歲月,並不饒人。別以為對得起良心自己,就可以安然渡過這一生。須知,就有那亂臣、賊子,硬是要興風作浪,巧言令色,給予你莫須有的罪名。雖然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但已是百年、百年之後的評斷。

我不知該歌功頌德,逢迎拍合。還是要堅守原則,始終如一。做人、做事,那個才對?只好保持乾淨的自我,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有時候會浮起離家出走,脫離凡塵俗世的念頭。然而,我又深愛我的家,它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人,為什麼那麼矛盾?

八十九年六月一日凌晨

(本文稿費捐贈本校僑生輔導組)

NO.443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835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0/9/24 上午 09:31:44
  • 線上人數: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