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5/05/09

有一種聲音 ◎陳鈴

希臘啊希臘,究竟是怎樣的國家,前陣子翻閱希臘記事,看著阿刀田高寫的「你了解希臘神話嗎?」聽著咪咪與先生至希臘度過結婚紀念日,櫃子上放著「我的希臘婚禮」影片,以及一個名為「我的心遺留在愛琴海」的網站,讓人開始構想這個文明古國……

愛情海(Aegean Sea)又稱多島,有瑞士堡斯,薩摩斯,羅得斯,克里斯……等等,大大小小,星羅棋佈的島嶼,在此聚首相會著,同時我們也可以看清澈湛藍的天際,蔚藍海岸,白色純淨的小屋,乾裂的大地,結實纍纍的橄欖,還有大理石築成的巴台農神廟,佇立在阿克羅伯斯山丘,其綿延伸展下的俄狄尼索斯野外劇場,古希臘人,以這些為背景,產生一段段歷史傳說,延伸出動人樂章,亦不斷的追求人類理想。

然而,始終沒到過希臘,總猜想著它的模樣,朋友說水源街上有一店家,充滿希臘的異國風情,在那裡用餐的人,臉上總有一股悠閒、輕鬆的氣息,於是我便帶了「我的心遺留在愛琴海」,造訪了這顆藍石頭。

這個領土採行藍、白、米白、金黃色系,牆上老鐘的時針與分針一動也不動的,直指下午5點56分,同時,這裡放上一張張希臘的風景照,隨著音樂的流轉,讓人彷彿置身於希臘。店內的一隅,擺著誠品的定期刊物與文學、小品文、美術的書,比如:張曼娟《喜歡》,出口保夫《午茶約會》,管管《請坐月亮請坐》,一套《The book of ART》。

優美的茶具裝滿一壺異國風情的紅茶,搭配精緻手工餅乾,時鮮的水果,香滑的焦糖奶茶,不時以小湯匙攪動杯內濃郁的奶精,也讓人想起了一首詩:

美麗的事物是永恆的喜悅,

那份熱愛絕不會隨風而逝,

我們欲保留甜美的果實,

在濃郁寧靜的樹蔭底下,

沁涼的微風伴隨著美麗的幻想與我們一起

進入夢鄉……

因為這份安靜,我拿出了Justin的書,也起身拿起店內的刊物,一篇篇的讀著,所有的感覺,全都浸染於希臘的夢鄉;突然,目光被眼前的一首年僅11歲孩子寫的詩給震住了。

如果我可以改變世界

我要撤除所有的炸彈

我要滿足所有的飢者

我要收容無家可歸者

我要讓所有人同享自由

但是我不能拆除炸彈

我沒辦法消除世上的飢荒

我對於失去家園的人無能為力

我也無力使所有的人得到自由

我之所以不能不是因為我只有一己之力

等我長大而且變得堅強以後

我將找到其他跟我一樣志同道合的人們

我們要合力促使人類都能獲得自由

我們將一起改變這個世界

看到這一首和平詩,還有幾張人民在戰爭中的模樣,孩子慌張不安的眼神,似乎為這藍石頭的天空,抹上更淨的藍,想到隔著愛情海,希臘在左,在耳其在右,彼此相互對待著,而銘謙筆下「眾神爭的國度」的巴勒斯坦呢?同樣是孩子,Justin快門下的孩子,笑的無憂且燦爛,從孩子的笑臉中,我看見希臘,而另一頭呢?Jan的快門下呢?

是不是隔著巴勒斯坦,戰爭在左,利益在右?悲慟就像踏進無底洞,總分不清是白天的檢哨聲,還是夜晚的警鈴聲,面對哭牆的猶太人,望著孩子墳墓的婦人,還有戰士胞前的一朵紅玫瑰,都烙印在孩子的臉上,這時,校園不再是學識的殿堂,救護車成了狙擊的對象,我們的世界成了什麼樣?

如此的灰色地帶讓我不忍,不忍再一次看著那些照片,因為從孩子的眼神中,看到的無助遠大於無憂。什麼時候戰爭中的孩子,會像Justin書中的孩子一樣,開懷的笑呢?

然而這位風中之燭的巴勒斯坦小詩人,又到那去了,繼續閱讀下去,才知他於17歲那年喪生在車輪底下;想來,所有的事情,一旦開始,就注定要結束;有誰願意去提及那已熄滅的希望,又有誰願意煞費苦心的為人重點希望呢?歲月真的不僅帶走了景致,也帶走了人事,只徒留無可奈何的嘆息聲,在支離破碎的夜裡生存嗎?這是真的嗎?

付上5點56分的費用。

我出了希臘。

NO.608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910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張瑟玉、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0/8/10 下午 03:35:49
  • 線上人數: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