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5/05/09

禮物 ◎假的狗

已經是第三天了,每天清晨,媛于在這只有4.5坪大的套房醒來,臉上的水便會流個不停,幾乎就是一睜開眼,當窗外的陽光透過上面鋪著白色小花的藍色窗簾布,悠悠地灑在媛于的臉上時,這天的酷刑就開始了。

媛于總得趕快離開她那溫暖的單人床鋪,到2步之遙的書桌抽屜裡,抽取一大堆的衛生紙,每當這個時候,她總會不自覺的坐在木質的書桌椅上,想起了三天前的夜晚……

* * *

那天晚上的風很冷,就連漁人碼頭平時溫暖浪漫的昏黃燈光,也無法補救這脫軌的情形,氣氛不協調的直逼人想放聲瘋狂的尖叫,但她卻硬生忍住了,隱隱地,她可以感覺到,這將會是她出生以來第一次失戀的場景。

基於日後回想起的唯美程度,所以她違背心意地,只是默默的走著,她,與他即將分手的準前男友,隔著一個腳步的距離,像兩條平行線的走著,這樣的沉靜與陌生,幾乎都快使她忘記,前一天的晚上,他們還是兩條火熱、交纏扭曲的模樣。

就在這分手在即的時刻,她小小的腦袋裡,快速地跑完了與他交往這3個月來的點點滴滴,像是他常送的金莎巧克力和火似的紅玫瑰,還有從網路上抓下來的浪漫短訊,然而,這些竟是那麼的遙遠?彷彿是上輩子的事,喔!不,連嚴重值得質疑的前世說,也比那些畫面來的親切可人。

當她的準前男友停下腳步,轉過頭來看著她時,她心想,這一刻終於來臨了!

但同時,她也被自己仍有如此清晰的判斷能力弄得有些困惑和質疑。這和瓊瑤劇應該有的情景和邏輯一點也不符啊?她的眼睛甚至乾的徹底,一點水汪汪的跡象也沒有?

這時的她,決定先擱置下這個令她深深感到困惑的現象,打算集中肉體與靈魂的所有力量與精神來共同抵抗這危艱時刻,她不只一次的幻想過,這一句「我們分手吧!」該會是怎麼樣個波濤洶湧、拔山倒樹地迎面襲來!然而,就在此時此刻了!

她摸了摸口袋裡的手帕,心理想著的是手提袋裡的3包kitty圖案和5包路邊為了廣告而發的衛生紙。

「我們就坐這裡吧!」她的準前男友終於說話了。

「嗯。」媛于柔情似水的應了一聲。

接著,又是冗長的沉默,就像拖戲的連續劇一樣,真不知道這就是原本的人生面貌,還是受了戲劇的影響,她想,連分手也是格式化了的呢。

媛于驚訝的責怪自己怎麼又胡思亂想了起來?她命令過自己要專心迎接這特別時刻的到來呀?!

就在她努力勸說自己的當口。

突然,她又想起了一件事,如果分手是在說完那句關鍵性的話後就完成,沒有醞釀的前戲,沒有冗長、浪漫式的空白,那麼,日後回想起來,套句廣告台詞,那真的是「5分鐘就玩完了!」思及至此,媛于忍不住遮遮掩掩無聲地笑了出來。

他們吹著淡水河的冷風,就坐在他們昔日相擁而坐的木質階梯上,如今,她再也聽不到她準前男友的心跳聲了,還有他身上一股特別的味道,那是一種以他淡淡的個人特殊體味為基調,再揉進了一抹肥皂香氣,然後又繞上了一絲絲車內和宿舍裡芳香劑的味道。

她已經開始懷念了起來,就在她的愛情尚未死絕的瀰留狀態,屬於她的愛情告別式就沒法子控制的跑了起來!

就在她漫長的懷念中途,她的準前男友終於說出口了:「我們還是分手吧!」

儘管媛于早有準備的心裡,但仍是為了這句話而沉沉地震了一下,一襲淡淡的訝異,輕輕地撫上了她年輕的臉龐,不需多想,她兩瓣玫瑰似的嘴唇開閤間,毫不費力的悄悄問了句:「為什麼?」

她的準前男友看起來十分的悲傷,原本陽光式的俊臉,現在像黑夜一般深沉,媛于覺得他的臉似乎都快埋進這樣的空氣裡了,這樣又黑又冷的空氣,她都快看不清他了。

她不知道他的沉默究竟代表著什麼?如果他的沉默是有意思的話。天曉得過了多久?她甚至不敢看一眼手錶,就像怕洩漏了什麼一樣。

他終於又開口了,帶著低低的嗓音催眠般地訴說著:「你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子。」

然而,這又是哪門子的回答?

然後?然後,他便升格成為她的前男友,並以她前男友的身分護送她回到宿舍。

* * *

媛于仍坐在放著一大堆八股教科書的書桌前的椅子上,現在回想起來是非常的浪漫沒錯,但是卻非常的不──痛──快!

因為她竟為了這樣一個差勁的理由,甚至不算是什麼真正的原因,而處心積慮的醞釀自己的心情那麼久,最後才終於有點進入狀況內。但是那天晚上,她竟然連一條手帕都不需要!更別說什麼排山倒海翻湧沸騰的情緒了,說真的,那時候的她,很想惡狠很的對他比個粗魯的中指作結,然後再潑辣辣的罵上一句:「什麼玩意兒啊你!不過是個披著人型外衣的王八蛋!」至於王八蛋,到底是個什麼奇怪的生物倒也不那麼重要了。

現在她臉上的水仍流個不停,她簡直沒辦法,為了這樣一個執著卻無聊的念頭,她付出的卻是多麼大的代價?

媛于在用完最後一張衛生紙後,便下定決心似的站了起來,用她那兩個小小嫩嫩的手掌,抓起這一大團一球球的衛生紙,走到了廁所,一把扔進沾有自己排泄物衛生紙的桶子裡。她照了照鏡子,看看自己紅紅的眼睛和擦到有點脫皮的鼻子後,便開始梳洗了起來。

媛于先仔仔細細的刷完她貝殼一般細細白白的牙齒,然後注進了一些清涼的水在水藍的洗臉盆裡,像一個非常神聖儀式的開始,她閉起眼睛,緩緩的、用對待一個新生兒的溫柔,掬起一小漥一小漥的清水,輕輕地、謹慎的讓水滑過她臉上的每一吋肌膚,懶懶地睜開雙眼,搧了搧簾子似的長睫毛,用一條乾淨的橙色毛巾,像甜蜜的親吻一樣,一小塊一小塊地逐漸吸乾她臉上晶亮的水珠。

花了10分鐘,她簡單但不馬虎地將自己打理好,上了一點粉紅色的唇凍,整個兒臉蛋立刻生氣勃勃了起來,細嫩的肌膚透亮透亮的,隨意地紮了個馬尾,一件淡紫色及膝的洋裝,在鏡子前轉了一圈後,媛于拿起書桌旁小茶几上的綠色手提袋,正要出門時,突然想到了什麼,她回過頭來,從抽屜裡拿出健保卡放入袋內,並把裡面8包未開封的衛生紙拿了出來,一把扔在書桌上。

NO.608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844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張瑟玉、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0/8/10 下午 03:35:49
  • 線上人數: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