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5/10/03

第二十一屆五虎崗文學獎極短篇首獎
迂迴暗廊  ?文�遊 圖�黎明

這是一個很短的故事,真的相當短,我希望,但我沒有把握我可不可以把他說的那麼短,所以,我只好加上,我希望,三個字。

這不是廢話,我保證這真的不是廢話,但要是我多保證幾次,這句話就變成廢話了,所以我也沒有太多的空閒做多餘的保證。

事情是這樣的,那天,我一個人走在沒有人的路上。

街道的燈忽明忽滅。彷彿已經忘了,那是冬天的夜晚,燈光保持在絕佳的狀況是必要的。

這麼冷的天氣,這麼暗的夜晚,一個人走在閃爍的燈光下是很不好受的,但這是一條人生必經的路,所以我也無從選擇,只好用力地走下去。

我為什麼要在這種夜裡到處走來走去?在如此昏昧的街道上?原因是這樣的,因為,我正在找一個人。

那個人有著修長的軀體,亮而黑的直髮,美麗的雙眼,總是散出富家子弟風度。他的聲音總是帶著一抹他自己也沒有發現的自信,他那會說話的眉宛如拂過湖面的柳。

他簡直是我的全部,我希望可以跟他到天涯海角。在那一年的相遇後,我就緊緊地盯住他不放,但他始終是對我冷言冷語,甚至是不准我靠近。

我不能說我愛他,不過,我就是不能忍受離開他。

所以即使是在最黑的夜,我也常常溜出我應該待的家,跑到他的窗下,等他。

這是他第一千兩百五十五次,企圖更換他的根據地。但他的心地實在是太好了,所以,我總是可以在他出發的前一夜,發現他明天即將出走。

我試著挽留,但我也知道他一向是不會把我放在眼裡,所以我只好讓他先走,我再偷偷地跟在後面。

一片雪,緩緩的落了下來。

就是那片雪,告訴我,我應該到公園去看看。

公園裡別於街道的冷清,暖烘烘的聚了不少人。

我知道那些人是誰,他們都是正要向他行禮的傢伙。那些人都是他的部下,每次只要他一搬家,所有人就得聚集到最近的空地,再次向他宣示效忠。

我看了好多次,所以我自然也見怪不怪,悄悄的混進人群中。這次,看他還能不能找到我?這是我第一千兩百五十六次企圖混在他的人群中。

「你!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離開現在的根據地嗎?」

來了!來了!又是這句話,「請您讓我也加入您的行列!」這也是我第一千兩百五十六次向他請命。

「不行!你明明知道我的規矩!」他的傲慢尊貴,令我不禁又再度對他升起好感。

「是的!我的王!但我無法離開您,不論您到哪邊,我都會跟上。」

「我的規矩是:要是你願意捨棄一切的夢想,我就可以接納你!」

「是的!我的主啊!我願意捨棄我一切!捨棄一切的夢想!就只為了追隨您呀!」

他終於有些動容了,但馬上又恢復了先前的冷酷。「這是我有印象以來,你第一千次向我請命你知不知?」

「一千兩百五十六次。」

「但你知道為何你始終無法被我接納嗎?」

「……」我的嘴角在笑,我知道他就快要答應我的請求了。我以為。

「只要你已經沒有夢想,就可以追隨我的腳步!但你!不管你如何賣力,你卻永遠不可能加入我!」他說的有些驕傲,「因為,你就是『希望』!所以,你永遠都不可能加入我們的!所以,你放棄吧!」

那個冬天,絕望帶著勝利的笑容向希望說:「你,永遠都不可能加入我的!」

NO.618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809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