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5/10/03

?pureKDS

沒停過的雨,使得空氣中冷颼颼的感覺更是強烈,星期一的早上,雨聲聽起來特別的明顯,鐵皮屋頂上傳來的滴答聲,半夢半醒間從被窩裡,望著露水參雜著雨珠,偶爾在毛玻璃上時快時慢的往下滑落,掙扎了許久,不情願的裹著睡衣踢著拖鞋往浴室去,試摸洗手台上一直不來的熱水,指間傳來的刺痛感,都像是可以寫在假條上的理由,讓人如此難過,毫不意外,褲子是冰的,外套也是,襪子也是,無奈的把腳套進半濕的鞋子裡,心裡想,晚上回來這雙鞋只會更濕。

在昏暗的下樓電梯中,倒數著閃爍中的數字,像是羅馬有罪之人數著通往競技場的階梯,是啊!這是我的階梯,責任感和期望不時在背後頂著我,深怕我逃跑似的,但我又能去哪呢?從中庭望向憂鬱的天空,透明大門外的風雨暫停了我的腳步,注視著被瘋狂搖擺的棕樹葉,像是外翻的傘,無力抵抗,水池中的波濤,像是被大軍侵略後的城牆,那樣的斑剝不平,唯一的不同,是門外的那場戰鬥,還在進行著,此刻的我稍稍能體會臨陣脫逃的意境,在面對以自己為籌碼的選擇時,沒人想當英雄,我知道我也不例外,但人的命運始終沒辦法由自己全權掌握,事事推擠著你,事事都有兩面,你必須要選擇,有時必須選擇犧牲,而我,也做了抉擇。

握緊手上唯一的武器,倒吸了一口氣,在開門的瞬間,我似乎可以從臉上的風速感覺到敵人想突破這扇門的慾望有多強,隨著風向調整著傘的角度,快步的跨越在積水間,左邊、右邊,熟練得找尋窪地中的突起處,帶點節奏地往前躍,左邊、右邊,兼顧著風的力道和角度,以及溼地的距離和大小,正當身體逐漸有了熱度,不遠處出現了兩步都不一定會過的障礙,繞道的念頭才一閃過,就已被時間弓起的箭給逼退,我不得不用僅存在兩個鞋面上的領土去做賭注,再次握緊我唯一的庇護,緊依著肩,往後挪了兩小步,衝向它!

起跑的瞬間,我感覺到腎上腺素流過全身所帶來的興奮感,腳尖充滿了力量,我竟然有一絲絲高興的感覺,面對挑戰的成就感?發現自己還有勇氣去衝刺的喜悅?享受這場戰鬥?此刻的我是不是已經把這場決鬥所背負的成敗給拋諸腦後?我希望我是,是這種能放開一切去奮鬥的人,不留下任何遺憾,像個英雄一般,為了不一定會成功的事用盡心力,往前飛! 在空中睜大了雙眼,我咬著牙,似乎可以感覺到停留在空中的那一瞬間,伴著從身體傳來心跳聲,我才發現我的心跳是這麼的有力,這樣的讓人著迷,這感覺讓我沒有心思去想接下來會發生的事,而結果,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用同樣的步伐走完剩下的路,沿路沒有觀眾的喝采聲,也沒有國王的目光,陪伴著我的,是也在雨中掙扎的殘破花朵,即使失去外人所在意的一切,卻依然在雨中用存在來綻放美麗。

NO.618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774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