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2005/11/21

同時就讀台灣大學兩個博士班
勤則難朽 逸則易壞 莊欽龍好學不倦 雞鳴才眠

【記者王頌專訪】甫於今年於本校電機系碩士班畢業的莊欽龍,順利考上台灣大學醫學工程及生物產業機電工程博士班,令人驚訝的是,他除了同時就讀這兩所博士班外,還兼任中央研究院的研究助理,他是怎麼辦到的?

大一時就立定志願要雙主修的莊欽龍,在成績方面一向很拚,在大學就讀的是資訊系,但他認為資訊系偏程式,而電機系則偏硬體,兩者可以互通有無,所以選擇電機系為雙主修科系。為了課業,莊欽龍犧牲玩樂的時間,在他的大學生涯裡,從沒參加過聯誼、家聚、班遊,每天的行程就是教室和實驗室兩邊跑,他笑著說:「我以前在實驗室還有準備睡袋呢!不過我不覺得可惜,我犧牲玩樂,卻得到我想要的知識,這筆交易還挺划算的。」

莊欽龍的座右銘是「勤則難朽,逸則易壞」,回想大二、大三,那段雙主修的日子,莊欽龍說:「每天都有讀不完的書、做不完的實驗,每天都被作業追著跑,晚上唸書要唸到凌晨才讀得完,那時我住在大田寮,附近有人家在養雞,每當早上四、五點雞鳴時,就是我睡覺的時候。」就這樣,莊欽龍靠著意志力撐過最辛苦的那兩年,但也由於這樣的苦讀,讓他培養了非常扎實的專業知識。

在淡江唸碩士班的時候,愛看書的莊欽龍很喜歡去圖書館借閱各種領域的書,碩士生一次能借20本書,這讓莊欽龍涉獵了化學、天文學、生物……等等,加上就讀碩士班時,系上的蕭瑛東老師曾拿一些關於生物科技的資料要他嘗試著寫程式,因此激發他對其他專業領域的興趣,這也就是為什麼當電機碩士生畢業後,大多選擇繼續考電機博士班,而他卻把目標放在醫學工程及生物產業機電工程博士班。他說:「在淡江圖書館看的書,比如生物方面DSAN動態連結神經網路,或是人工智慧系統,就對我目前做的研究很有幫助。」

莊欽龍隨身都會帶幾張紙,只要一想到有好的點子,一定會馬上寫下來,並且把紙張保持得乾乾淨淨。對於書本,他更是寶貝,從不在書上畫線或做筆記,如果有必要,他就會拿張便利貼貼上,他說:「這樣才會有想閱讀的心情。」而工學院的書都很大本,又是精裝的厚皮書,莊欽龍往往一塞就塞了四、五本,但他仍不嫌沈重,他以略帶孩子氣地笑容說:「即使背包破了,我還是甘之如飴。」

莊欽龍做事一向主動出擊,有一次他看到一本生物書籍,發現有一個基因網路的問題,便在網路上打關鍵字搜尋,結果發現有一位中研院統計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謝叔蓉的著作,提到這個問題,隔天他便打了通電話給謝叔蓉,結果謝叔蓉很大方的邀請他到中研院一起開會,會後莊欽龍針對他們在開會中時提出的問題主動寫了相關程式,並呈現給謝叔蓉看,結果受到很大的讚賞,於是他得到了中研院研究助理的工作。莊欽龍說:「遇到問題就要腦力激盪,而淡江的學生是我看到最有創意的,只要用心,我相信以後淡江畢業的學生成就會很高的。」

別以為莊欽龍是個書呆子,不懂感情的事,現在他有個感情甚篤的女友,他以前作研究很忙時,女友如果吵著要逛街,他就默默地拿起一台筆記型電腦,說:「要逛街是吧?來,YAHOO奇摩,eBay拍賣隨你逛!」結果最後,他女友變成了網路拍賣家。到現在,他還是一直很感謝女友的體諒。

目標一向明確的莊欽龍對於未來有什麼規劃呢?他並不選擇到業界去賺大錢,而是選擇從事學術研究的工作,他說:「中央研究院是我最大的目標,因為那裡提供了一個非常單純的研究環境,可以整個心力都focus在研究上。」在讀完博士班後,他還計劃學物理,因為他認為物理是一門很有趣而且很有深度的學問,他說:「我希望,等我老的時候,能夠好好地鑽研物理,活到老學到老!」

給學弟妹的建議

從一些小研究開始做起,逐步累積成功的作品,這樣到高年級作專題研究的時候不至於找不到方向,像現在有很多學生迷信補習班,這是一件本末倒置的事,補習班教的是解題技巧,而不是真正的學問。

NO.625 | 更新時間: 2011/07/25 | 點閱: 1908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