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5/12/12

困局
?文�阿飛 圖�張佳宇

坐在騎樓下鐵捲門依舊緊閉的店家前,華弟找了塊還不算太髒的牆靠著,老練地點起手中的菸,深深的吸了一口又一口,像是關在牢房失去自由的犯人,一直抽到了菸屁股都還不停止,彷彿少吸了一口,自己的生命也就少了一截。

已經記不清楚這是第幾次了,華弟在心中盤問著自己,為什麼每一次和大家出來KTV喝酒唱歌,總是會和不認識的人吵起架來,明明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卻可以因此大打出手,好幾次要不是身旁有人拉著勸架,自己今天恐怕不是蹲在警局就是躺著進醫院了。

是因為酒精在血液裡作祟,讓身體的衝動快過腦袋的思考,才會一次又一次犯下同樣的錯?還是在潛意識的認知裡,自己仍是那個不怕錯卻怕輸的少年?這點,沒有人知道。

「喂……原來你在這裡喔!找你好久了。」不放心華弟一個人獨處而追出來的天樂走了過來。

「你在這裡幹嘛?他們都很擔心你欸。」天樂憂心的問。

大概是喝多了吧,華弟並沒有答腔,只是把臉埋在手臂裡,好像只要這樣不做任何回應,就可以阻絕所有的聲音。

天樂見狀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是靜靜的陪坐在一旁,任由華弟呆在一個人的世界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這時華弟開口了

「我早就知道他們不想混了……」

「小武走了以後他們就不想混了……」華弟像是自言自語般的叫著。

聽著華弟近似哽咽的嘶吼,天樂心裡明白,小武走得那麼突然,對他們而言的確是個打擊,本來一票人開開心心的出去玩,沒想到最後卻釀成了悲劇。

仔細想想,華弟就是從那時候起迷上重型機車的,或許在華弟的心裡,一直想代替小武去完成小武生前沒做到的事,而在那之後,「小武」這個名字就常常出現在華弟的口中,只不過華弟自己沒有察覺到罷了。

談到小武,天樂其實並不了解,關於小武的種種,天樂就像是個外人般,只能偶爾透過華弟得知,一切對天樂而言是那麼的陌生。

一個人的離開究竟會帶來多大的改變,這點是沒有人可以預料的,過往的歡樂日子不再,心中的回憶更是無法取代,思念就像是瓶糖罐子,伸手用力去抓卻一樣也帶不走,也許只有放下,才能重新擁有。

「走啦!跟我下去,大家都在等你……」天樂拉著華弟起身。

華弟看著天樂,搖搖頭表示不要。

「不要這樣,今天是來送阿慶去當兵的,有什麼事情過了今天再說,不要讓阿慶走得不開心。」

「好!那走吧……」華弟示意要天樂先走。

走沒幾步,天樂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回過頭問華弟:「欸……我問……你……」但華弟的身影就像是人間蒸發似的,完完全全的從眼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從天空緩緩飄下的雨絲。

天樂追到街上,華弟已不見蹤影,只聽見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引擎聲在耳邊迴響,像是剛離開卻又走了很久。

天樂不知道華弟去哪了,也不知道華弟為什麼不告而別,但是聽著殘留在空氣中斷斷續續的引擎聲,天樂知道,在這個城市的某個角落,華弟正在追著他所失去的昨天。

也許,喝醉酒會醒,但心中下的雨卻不曾停。

NO.628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736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