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2006/12/11

學中文好難!

今年大傳系多了一位金髮碧眼的大一新生--奧克薩納。即將從俄羅斯遠東國立大學中文系地區管理組畢業的她,在取得我國外交部的獎學金,並在曾來本校當交換生的朋友的推薦下,申請就讀大眾傳播系。同時修習俄國中文系與台灣大傳系的學位,是她與其他國際學生最大的不同。至於選擇就讀大傳系的原因,奧克薩納表示,台灣的中文系對她來說,古文太多,過於艱澀。此外,她餘暇時喜歡寫文章,因為聽在俄國的教授說過,多寫文章可以增進語文能力。「傳播領域的課程常常需要動筆寫文章、交報告,這是訓練中文能力的好機會,於是我決定唸大傳系。」

但是,之前在遠東大學學的是簡體字,而且只會讀,不大會寫,因此現在上課抄筆記時相當辛苦。奧克薩納說:「回家後,我還要拿繁簡體字典對照。甚至還要去找原文書來唸。但是,英文也不是我的母語,所以不懂的地方還是要查俄英字典。」繁複的學習過程並沒有澆熄奧克薩納對大傳系的熱情,反而更激勵她想要克服障礙的心。

從法國里昂第三大學國貿系畢業,現修讀本校國貿系碩士雙學位的胡雪慶與林培盟同學也認為:「台灣的大學生都很害羞,不常在課堂上發表意見,喜歡私下找教授交談,這一點與我們的大學文化很不一樣。」她們表示,以往對華語文化的認識侷限於中國,希望在台灣發現不同的特點,又因為淡水交通方便,所以來到淡江就讀。

來自德國科隆大學的鐵爾曼,對語言有著極大的興趣,來淡江就讀中文系。不過,不習慣台灣的期中考,還是讓他出了糗。「期中考的時候,我記錯了時間,到考試的教室,才發現已經下課了,同學們早就考完試,因此,我被老師要求交報告解釋為什麼沒有去考試。」鐵爾曼困窘的說。

來自日本長崎大學的有島心回憶著剛來到台灣的時候「耳邊聽到的雖然是已經學了兩年的中文,卻覺得猶如外星文一樣聽都聽不懂!」在日本學習簡體字的她,剛來到淡江時相當辛苦,常常靠著日文漢字的底子來猜測中文的意思,不過她說:「幸虧班上的同學和室友都很熱心,可以問他們問題。」聽著她現在相當流利的中文,很難想像當初她剛到台灣的時候還聽不太懂呢

NO.664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962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