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2009/12/21

一手粉紅豬一手古書 詩詞怪傑侯裕隆忠於自己
翻書成狂 只要「與創作有關」一本都不放過

【記者施雅慧專訪】當你面對穿著印有水蜜桃姐姐的衣服、揹著皮卡丘或粉紅豬背包上課的40歲中文系博四學生侯裕隆,你應該很難把他跟兩屆全國古典詩詞冠軍聯想在一起,但這樣跳TONE的人,卻蘊含了令人詫異的深厚中文底子,以極自我、不管旁人眼光的態度,優游於創作世界。

因為欣賞動漫世界豐富的創造力,而總是將「卡通」穿上身的侯裕隆,總令人覺得突兀,他博士班學姐許薌君說︰「第一眼看到他時真覺得他是奇怪的人,身上還穿著美少女戰士的衣服,打扮就像剛從幼稚園走出來的小朋友!」但侯裕隆卻認為卡通影片不只表達對真善美的追求,還與古典詩詞有異曲同工之妙--皆給予觀者正向啟發的核心價值。在課堂上認識的余美瑛,形容他是本活字典,「和他交談可以激發許多你未曾注意到的想法!」

從小就擁有不按牌理出牌、鬼靈精個性的侯裕隆,即使在受訪過程中,也不斷瞧著單眼相機望呀望,或是拿起桌面上熱咖啡杯蓋看呀看,似乎想探索些什麼。其實,內心總蟄伏著「不安定」靈魂的他,原本不是唸中文的,他畢業於實踐家專服裝設計科,本想依著自己愛觀察、富無限想像的創造力,設計各式各樣的服飾,然而應用的美術設計極易受到市場商業導向影響,無法完全依照自己喜歡的樣式設計,他認為當藝術與現實妥協後,就無法創造出不同於既定生活中的其他可能性,所以「選擇改變,以另外一種途徑繼續創作!」

就在畢業、當完兵後,侯裕隆在重新摸索的過程中,看到民國初年文人溥心畬的書畫時,「頓時有股不能不學詩的體悟。」他認為傳統水墨畫的題詩極具畫龍點睛之效,「詩是有聲音的畫,畫是無聲的詩,沒題詩的畫就如同沒有聲音的電影,沒有了靈魂」,因此當下的第一個想法是「馬上考中文系!」

行動派的他,拋棄了服裝設計的包袱,接連就讀政治大學中文系、暨南大學中文系碩士班,及本校中文系博士班,「起步晚,就要比別人更認真!」他曾經每天只睡2小時,只因還有好多好多書想唸。「不論雜誌或是中國古典書籍,只要是對我創作有幫助的書,我都不會放過!」像海綿一樣,盡己所能地吸收各種中文知識,尤其是古典詩詞,只要一有空就拿起相關書籍閱讀,於是就在經年累月的努力下培養出扎實的基本功,並在即將滿溢之際開花結果,於2007年拿下第9屆南投縣玉山文學獎古典詩第一名,今年又再度獲得「98年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古典詩詞特優。

但侯裕隆的成功並非一蹴可幾的,「當沒有靈感時,我簡直無法睡覺、吃飯,這種寫不出的感覺,對我真是一種折磨!」書籍是侯裕隆的創作靈感來源,於是翻書成狂的他,手邊總有幾本相關書籍隨時供他查閱,就是這種堅持和熱情,讓他能屢獲佳績。而接觸古典詩詞後,侯裕隆的心變「軟」了,牡羊座的他,個性原本直率、衝動,但是在接觸詩詞後,讓他原本「大鳴大放」的作風,轉向含蓄、低調,只是他外放、童心的個性又往往不經意地竄出,他哈哈大笑的樣子,讓所謂的「含蓄、低調」破了功。

在侯裕隆的創作上,父親一直是影響他最深的人。他父親雖然是國中的理化教師,但熱衷於書畫,由於當時環境與經濟的不允許而未繼續深造,因此當侯裕隆決定加深對中國書畫的認識而轉唸中文系時,父親「絕對的支持」讓他深受鼓舞,而他也一直謹記父親教導他的兩件事,一是風骨、二是氣度。風骨意指「態度」,即是要忠於所愛、忠於自己,氣度則是「堅持」,即不能隨波逐流、要有己見。而喜愛愛國詩人--杜甫的侯裕隆,在創作上深受杜甫社會寫實風格的影響,因此在詩詞中多有傳統士大夫對國家時勢的關心。

侯裕隆認為,寫出好作品的祕訣就是要「真誠」!他強調這必須是一份來自內心的感動、一份生活的體悟,兩項缺一不可。對侯裕隆而言,「詩詞是另一個自己、是心靈獨白的世界,而創作幫助我們找到生命的無限。」中文系教授王邦雄對於侯裕隆在詩詞中表達「道」的意境與生命抉擇的感觸有很大的啟發,王邦雄形容他是一個非常「純真」的人,就是這種「遠離塵囂」的個性,讓他保有老莊心境的桃花源, 讓他在古典詩詞中有更深廣的創作空間。

談到完成博士學位後的生涯規劃,侯裕隆期待能將所學貢獻於學術界,但也不放棄對古典詩詞等美學藝術的學習,「創作難免孤單,但我會堅持理想、持續前進,一直創作到不能拿筆為止。」

NO.772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1269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