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2010/10/04

永遠的搖滾少年陳瑞凱 放肆青春揮灑人生

【記者翁浩原專訪】阿凱說「我們玩了14年,還是覺得音樂很好玩,我們30幾歲,看起來還是很年輕。」他是成軍超過10年的1976主唱,以《不合時宜》獲得今年金曲獎「最佳樂團獎」,本校土木工程學系校友陳瑞凱。

陳瑞凱不是大家印象裡,如滾石樂團主唱,米克傑格那樣狂放不羈的「典型搖滾歌手」,反而是歌迷眼中的文藝青年。小時候的他想成為土木工程師,「看著最小的舅舅工作室裡頭,那傾斜30度的繪圖工作台,想像著自己畫著工程藍圖,多麼厲害呀!」這樣的嚮往,讓他在建國中學畢業後,進入土木系就讀,其努力用功的程度,使他曾拿過工學院高材生的「大禹獎」。阿凱說「不管角色怎麼多變,做自己喜歡的事,格外投入。」

童年心中嚮往的工程師畫面,在接觸音樂後,發現音樂的美,開始產生變化,他在高中加入民謠吉他社,大學時代是西洋音樂社的一員,阿凱開始認識不同的人,如:導演莊志文、河岸留言老闆林正如、糯米團馬念先等。當時觀子音樂坑的林生祥、鍾成虎等人。他們當時和學校商量,在牧羊草皮開售票演唱會,阿凱說,「沒人想過要這樣,他們這樣幹實在很厲害!」,我心中也吶喊著:「我也好想這樣做。」阿凱回憶笑說,這樣的心情讓他持續努力著,即使現在身為職業音樂人,阿凱對音樂「是一種潛意識的喜歡。」他回憶,大學會開始寫歌、組團、練唱和表演,是因為「練團可以賺零用錢,還可以耍帥,吸引異性,是多棒的一件事。」這樣有趣的動機,讓他在現已歇業的Vibe PUB中表演,當時Vibe規定要唱自己的作品,才能表演!自此他開始創作。

對地下樂團十分有研究的地下好樂作者許逸凡說,「陳瑞凱以音樂將抽象化成具象。」這種能把非實體的感性化成文字的能力,對於熱愛自由的他,無疑是如虎添翼。許逸凡指出,阿凱是將舊的翻新,重新賦予新樣貌。談到阿凱對於創作音樂的態度,「是一種自我實踐,要先能感動自己的作品,才能唱給別人聽。」西語系校友蔡安惠說,聽76的歌有種追憶青春的感覺,充滿詩意影像和畫面。獲得金曲獎對他們來說是絕佳的肯定,阿凱說,「樂團要有特色,才能吸引幾百萬投資在你身上」。阿凱說,我們開始努力營造獨立音樂圈,而且「要把音樂當作一個職志,而不是一個工具,就算我是一個司機、餐廳服務生,我都會繼續玩音樂。」

我們相見在阿凱開設的海邊卡夫卡咖啡廳,位在台大公館附近,遠離喧囂的巷子裡,一個5年前築起的小天堂。海邊卡夫卡,是一個阿凱「以理想而打造的場域,用自己喜歡的方式,打造海邊卡夫卡咖啡廳的獨特樣貌」。走進裡頭,有一大片的CD牆,設備良好的音響和放滿藍小說的書架,不時還有攝影展、獨特的不插電的表演。談到卡夫卡設立的過程阿凱說,「當初和挪威森林的阿寬一起合作,想從開店中學習像現金週轉、與房東溝通等商業手腕。」但阿凱說,這裡已是喜愛音樂欣賞與熱愛創作的音樂人聚集的地方。同時也讓音樂人有更多地方可以發表場域。

遊走於多重身分中,都是活在興趣,並運用專業,阿凱說這是一種「風險的分擔」。近年和主流公司簽約,可以讓他們有更多的通路,可以有更好的資源去嘗試,像是使用強力錄音室,音樂和影像的結合,還有可以在KTV唱到1976的歌,都是1976地下時期沒有的。阿凱坦白說,「我也想紅,有很多影響力。」也就是說,「讓更多人知道很小的事,連我都可以做到,任何有夢想的人一定也可以。」不過歌迷的支持是音樂人最重要的力量,阿凱回憶,2008的野台開唱很驚訝也很感動!「因為我們上場的時候狂風暴雨,雷聲雨落,我當時很緊張的好怕大家都跑走,但大家卻把雨傘拋下,雙手高高舉起,和我一起唱著。」那是一種「做音樂雖然久,但比以前更喜歡。」

當年那玩著搖滾樂的男孩,在河岸長堤談論著村上春樹,想念著淡水最壯觀的夕陽,漁火接手點亮,觀音山肅穆沈靜……對城市長大的阿凱來說,淡水的美,依然深深的吸引阿凱,牽著心儀女孩的手回到淡水定居,如同阿凱在《方向感》「我並不想成為誰的指南針/也許妳該學習相信/自己的方向感」所說,應該尋著自己夢想的路,自信地一步步的往前走去,朝向更多元,且無限的延伸和發展。我聽見阿凱義無反顧地說:「找到自己喜歡的,因為自己喜歡的沒有壞處。」

NO.797 | 更新時間: 2010/10/04 | 點閱: 3064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