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聊天室 2012/10/01

【校園無礙】忘了展翼的天使

作者/俄文三陳奕先

「匡噹!」一聲,便當盒摔落地面,巨大的聲響伴隨著散落一地的飯菜,教室裡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吃力倚著桌子的女孩身上,老師急忙走過來,輕聲責備道:「品銘,不是要妳別走來走去的嗎?妳看,便當被撞倒了。」

女孩扶著桌子,踩著搖晃的步伐,有些狼狽的坐回自己的位置,當時還只有小學五年級的一干孩子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猶豫著是否該協助清理一地狼籍。我不知哪來的衝動,率先抓起一個塑膠袋幫著老師將地上染了塵埃的飯菜撿起來、丟入廚餘桶,一旁的同學們見了便也紛紛跟進。

此後兩年,扶品銘走路就成了我的工作。說「扶」,其實是品銘將手搭著我的手腕當作施力點,藉此前行,她是一名腦性麻痺患者,當要換教室上音樂課或電腦課時,我跟另一名同學就成了名符其實的「護花使者」,一人拿著三人份的課本和鉛筆盒,另一人就與她相偕而行。

品銘的母親將她照顧得很好,她如常人般讀書、寫字,僵硬的手指寫出來的字跡卻比常人好看,她也如一般的十一歲小女孩一樣,被稱讚了會害羞一笑、心情不好會癟著嘴鬧鬧脾氣。那時小學生訂便當吃桶餐,每到中午,我便拎著兩個便當盒替她打菜,她纖瘦的身體塞不進太多的食物,兩個便當的分量常有些差距,有一段時間我都懷疑,是否我的胃口太大,而不是她的胃像小鳥兒?

老師和同學都與品銘相處融洽,並不因她的殘疾而有太多的特殊待遇,我想,品銘也希望如此吧?活得自信非凡,和一般人沒兩樣。至今我還記得那份搭在手腕上的重量,好似提醒著我,有一個人將信任放在我手上,我該溫柔、細心以待,讓她在人生路上盡量走得平穩順暢,就算踢到石子,也有人扶一把,使她不至跌倒受傷。

母親的職業是一名居家看服員,平日到各案主家依需求處理家務、清掃、烹調餐食,案主多為行動不便的老人或身心障礙者,工作內容看似簡單,其實更多的時候,是給予陪伴和安慰,沒有樂觀的個性和堅強的心理建設者還真不能勝任。

媽媽照顧阿珠兩年多了。由於阿珠媽工作繁忙,阿珠三個月的時候發了一場高燒,延誤就醫,從此失去了視力,除此之外肢體顯得不靈活,學習能力也比常人差,阿珠媽本來心存希望地送阿珠去上啟明學校,但阿珠不同於許多後天失明的人,她幾乎是在還不懂得這個世界的色彩繽紛前,就陷入了黑暗,因此,她本能的懼怕熟人聲音外的一切聲響,聽見打雷時,她會嚇得大哭;收音機放廣播時,她也覺得驚恐,更遑論接受嚴格的學校教育了,恨鐵不成鋼的老師時常施以打罵,於是阿珠更加怯於學習,不斷的往自己內心裡的保護殼中縮去,阿珠媽沒有辦法,只能將她帶回家自己照顧。

「上輩子做了錯事,這輩子才這麼辛苦。」阿珠媽無奈而平靜的轉述多次求神問卜的結果。阿珠已經四十二歲了,長期坐在椅上使她顯得臃腫肥胖,銀白摻雜的髮絲倍顯老態,四十多歲的人倒似六十歲了,因為不會自己咀嚼食物,飯菜都得靠年邁的阿珠媽切得細碎才能吞嚥,一生相隨的母親骨子裡極為硬氣,就算腰也彎了、背也挺不直了,自己的女兒無論如何都要好好守護下去。

阿珠極愛說話,媽媽和另一名家服員林先生到阿珠家服務時,她都會喊著:「小姐!妳來囉?妳吃早餐沒?」知道阿珠很喜歡林先生,媽媽有時會逗她:「還沒啦!我等下要跟林大哥去喝咖啡啦!」她就會顯得焦急:「喝咖啡?不要啦!林大哥還要上班欸!」

儘管看不見,畢竟仍是女人,對長期相處的男人仍抱持著少女心性,雖然阿珠能夠戀愛結婚的機率並不高,但這點甜蜜,就令她相當滿足。

老天可能想補償阿珠一點什麼,給了她一副好歌喉,時常哼哼唱唱聽過的老歌,倒也怡然自得。生命就像一張五線譜,或許身障朋友演奏得不是輕鬆愉悅的快樂頌,但在殘疾壓迫下所譜得命運交響曲卻更加澎湃激昂,只要還能唱出一個樂音,終究有許多人會為他們的堅韌而鼓掌。

走在校園裡,常能看到牽著導盲犬的盲生或奮力推著輪椅的同學,他們盡全力爭取自己受教育的機會,我真心希望所有人都能幫助他們,在前頭有車經過時,出聲喚住看不清路況的同學,在輪椅卡住門檻時上前為身障生推一把,走出校園後,也不忘留心周遭,我們花一點心思留意,就能免除身障人士的危險,世界上仍有許許多多個品銘和阿珠,他們是天使,在入凡塵時忘了展翼而受傷,人人皆有自己的際遇和故事,在社會各個角落上演著,請一同作他們的眼睛和腳步,讓陽光的金光燦爛,也能射進他們的心中。

NO.869 | 更新時間: 2012/10/01 | 點閱: 827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張瑟玉、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0/8/10 下午 03:35:49
  • 線上人數: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