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聊天室 2013/04/08

【一流讀書人對談】李命志 VS. 鄭婉秀 刺激經濟下的機會與風險

文字/李亞庭整理 攝影/羅廣群

編者按:一流讀書人對談中財金系教授李命志簡稱李,副教授鄭婉秀簡稱鄭,內容如下:

◎近期安倍晉三上任,日本政府直接表明,日本央行和政府共同合作要讓日本通膨達到目標區。教授能否談談目前國際貨幣戰爭的現況是否如書中所談「結果造成通貨膨脹,沒有贏家,只有輸家」?

李:曾有學者直言,稱為「戰爭」,就沒有所謂的贏家,各國或多或少都會受到衝擊影響。

本次貨幣戰爭的元兇是美國,為了刺激持續疲軟的美國經濟,美聯準會執行了極為寬鬆的貨幣政策,持續維持超低聯邦資金利率之後,美聯準會開始執行「量化寬鬆」政策,直接印鈔票。但美聯準會創造的貨幣似乎並沒有流向美國經濟,而是流向了別的國家,造成他國的困擾。從日本、韓國,最後到一系列的新興國家,雖然這些國家各自的情形相當不同,但他們面臨的困境都是相同的:就是面臨資本流入和升值壓力。新首相安倍晉三於去年年底對日本央行下達印鈔通牒,好讓日圓持續走貶,使出口導向的日本企業受益;韓國則在控制匯率升值幅度的同時,開始引入了一些新的資本管制措施,試圖減少資本流入;而中國則在繼續限制資本流入的同時,也非常節制地控制匯率升值的速度。

鄭:「貨幣戰」對美國和亞洲而言,最終的目的是一樣的,就是要保護本國的出口和就業,而不去管本國的政策是否會對其他國家的出口和就業造成負面影響。

過度貶值會讓某些不具競爭力的出口產業,依靠貶值的降價效果求得生存或者得到利益,無異保護這些不圖長進的業者苟延殘喘。反之,貶值幅度若不夠,會讓原本有競爭力的產業受傷害。各國央行猛印鈔票,提振經濟成長的效果已經顯現,但隨之而來的副作用,則是各國的通貨膨脹開始拉警報,各國必須在升值與通貨膨脹間抉擇。日本是目前最有本錢以寬鬆政策放手讓其貨幣貶值的國家,因為日本不但不擔心物價上漲,甚至訂定目標,希望能將2013年CPI年增率提高到2%,讓廠商有利潤,願意增加生產和雇用人力,從而提高其所得與就業水準。其餘國家並沒有如此通貨膨脹的空間,故各自採行不同的資本管制政策加以因應。

李:除了觀察各國匯率的變動外,幾個主要國家間的交互關係亦是相當重要。

也就是目前世界上的三大貨幣:美元、歐元以及人民幣間彼此之牽連。畢竟牽動匯率的因素太多、太複雜,要維持長期的貨幣價值,還是必須由經濟本質著手,意味著多數國家必須歷經痛苦的經濟結構調整,或許這次貨幣戰爭,是改善產業體質的轉機。

◎日圓貶、人民幣升值對臺灣是好的,但若日圓貶太兇它們的產品又會和我們競爭,若以書中的歷史經驗來看,臺灣該如何走?

李:各國進出口屬性不同,日圓貶值對韓國與臺灣的影響,恐怕對韓國衝擊大於臺灣。

針對此次的日圓貶值,央行也極度重視,指出日圓貶值對臺灣並非全無利益。其對於臺灣的影響遠不及對南韓的衝擊,因為南韓出口結構與日本相似,尤其對造船、鋼鐵、汽車業等以及工程、營造業之海外標案方面,日圓相對韓元貶值,致使兩國競爭更加激烈,恐對南韓產業造成負面影響。對於臺灣,日圓貶值有助降低進口成本,且可縮減臺灣對日本貿易逆差,有利臺灣企業購買日本技術;唯日圓貶值恐影響日商來臺投資意願,但是企業長期投資主要著眼於未來投資收益,匯率升貶並非唯一參考指標。

鄭:由此可見,各產業對應於日圓貶值各有利弊,加強自我的利基,恐怕才是其中要義。

日圓貶值有助廠商降低進口成本,但日系進口商受惠於日圓貶值,成本降低,應降價嘉惠國內消費者,但商品價格調整具向下僵固性,恐怕非短期間內消費品就能伴隨日圓貶值而降價。日圓貶值縮減臺灣對日本貿易逆差,有利企業購買日本技術、赴日投資,同時也會影響日商來臺投資和降低日客來臺旅遊。

◎書中提到當強勢貨幣的國家,只要印鈔票就可以將其他國家的資源轉到本國。現在美國重施故技,壓迫人民幣升值,中國的反制是提高工資,製造通貨膨脹,變相提高出口價格,效果和升值相同,這樣一場貨幣戰爭,請教授談談是否會如過去一樣讓中國經濟失落?

李:日本與中國的角色有差異性,因此結果不全然相同。

美國壓迫人民幣升值的作法確實與當年對日本的作法類似,因此,中國政府自然會相當注意日本經驗,避免重蹈覆轍。然而,日本與中國的經濟條件並不相同,在匯率上,人民幣名為浮動匯率制度,實質上,變動幅度極小,幾乎是固定匯率制度,可由官方掌控,可預期其調整緩慢且配合國內外經濟情勢作調控。雖然是市場經濟,但公營企業比重高,中央集權集錢,政治情勢上中國在國際上是獨立的一股力量,在經濟上的壓制能力與日本極為不同。

鄭:若中國能密切注意房地產的發展,應可避免中國走上日本泡沫化的經濟困境。

一般認為寬鬆貨幣政策,易直接誘發房價反彈,就此形成「匯率高估,降低出口,經濟疲軟,政策寬鬆,房價上漲,最終至資產泡沫」的連動,有泡沫遲早會破滅,這是日本當時經濟陷入低迷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國中央銀行也承認,房地產是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動力,但房地產市場必須保持穩定,否則,泡沫一定形成。儘管中國已積極開發金融市場,推動金融國際化,並繼續強化其貿易競爭力,但中國目前的經濟實力仍不及日本經濟泡沫前之盛況,因此,中國對經濟危機的承受力相對脆弱,恐負擔不起十年的衰退。中國政府雖然已經意識到此情形,但在監管資產的發展上仍必須非常謹慎。

◎書中,瑞卡茲強調「黃金」的角色,暗示「以黃金為擔保的新全球貨幣」是較好的解決方案。但近期黃金金價連續下跌,兩位教授談談近期美元及黃金走勢現況。

李:黃金在使用上有其不便之處,加上有限的供給量,對於經濟發展產生阻礙,金本位制是否重新出現有待商榷。

黃金在貨幣發展史上一直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相較於貨幣,它是實質存在的價值型商品,當全球金融市場動盪不安時,黃金即成為投資的避險標的。紙鈔的地位有賴於人們對國家經濟的信任程度,在美國強盛獨霸的時代,美元幾乎取代黃金,但自2002年以來美元重貶,黃金價格開始連續12年的反彈,最近美國景氣有上揚趨勢,美元走強,進而影響黃金價格表現。我同意作者書中所提到本次貨幣戰爭之後的幾個現象可能會發生,包含出現多重準備貨幣,強化特別提款權的功能以及金融局面的混亂,但是金本位制是否因此會重出江湖,倒是持懷疑觀點。

鄭:因此,在美國經濟衰退,美元的價值走弱時,黃金容易受到投資人的青睞,價值上漲,美元與黃金兩者成反向走勢。回頭來看,當時黃金因為有其使用上的缺陷而被紙幣取代,如今卻被提起要重新恢復黃金的貨幣地位,恐有很大的爭議空間存在。

NO.890 | 更新時間: 2013/04/08 | 點閱: 1189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