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讀書人 2013/05/20

反對完美:科技與人性的正義之戰

導讀 江正雄 電機系教授

這本書是邁可.桑德爾(Michael J. Sandel)教授以社會學者的角色來評判目前最熱門的基因工程之應用,桑德爾教授一直以來對社會現象、自由主義、與所謂的正義都有很深刻的見解,也寫了許多這方面的書;但在本書中,他對使用基因工程來篩選我們的下一代,提出了很精闢的看法。

基因工程為人類的未來提供無限的可能,它或許能夠醫治現今無法醫治的疾病,或許能夠為等待器官移植者帶來希望的光芒,如果純粹以醫病的角度來看基因工程,其實是無可厚非的。但進行基因工程研究的研究人員,他們的野心應不止於此,想想,既然可以利用基因工程來治病,為何不利用這個技術來改變胚胎的基因排列,創造新的、好的新人類?甚至是複製動物 (包括人),讓這些動物獲得永生。因為這個想法,未來父母親在生孩子的時候,可以利用這些技術來選擇他們所想要的特色的孩子,這些特色包括性別、性向、體格、個性等。如果基因工程走到這一步,那就不僅僅是科技,還包括了很嚴重的社會倫理問題。

以宗教的角度來看,人類是上帝最鍾愛的子民,上帝煞費苦心來創造人類,但自古至今,人類的繁衍自有一套方式,那就是新生兒的不確定性,有男、有女、有聰明、有平凡、有強壯、有虛弱,父母對新生兒的態度就有如神學家威廉.梅所謂的「對不速之客的寬大」,如此,整個社會生態才能平衡。但是如果為了求取下一代的競爭優勢,而求助於基因工程,量身打造當下該父母認為的優秀孩子,這其實會造成生態平衡的破壞,而且也破壞了上帝的期許。試想,在某個地區重男輕女,這些父母全部打造男孩,將來這些男孩去哪裡娶妻?如果每個人都打造天才孩子,全部希望他們從事高端工作,有誰會去從事比較勞力的工作?這些現象會造成社會失衡。

在沒有基因工程之前,一九三〇或四〇年代,很多國家,如美國與德國,倡導優生學,但因執行的問題,在美國造成很嚴重的社會問題,在德國,納粹因過份強調優生學,而造成對猶太人大屠殺的慘劇。雖然二次世界大戰後,優生學已經式微,但是目前所倡導的以基因工程來打造優秀的下一代,難免會讓人有憂慮,憂慮有甚麼事情會發生。

我們的社會對以基因工程的研究來改造人類包含了正反兩個意見,贊成者大多以優生的角度來看,但對社會倫理的糾葛比較不去探討,而反對者則比較多元,譬如神學家、社會學者、還有一些科學家。我們未必全面接受作者的看法,但他的想法值得探討。

NO.896 | 更新時間: 2013/05/20 | 點閱: 1477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