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讀書人 2014/10/13

小灰驢與我:安達路西亞的輓歌

導讀 吳寬 西語系教授

作者於序言中敘及「在這本小小的書中,快樂和痛苦是並存的,就像小灰驢的一對耳朵。寫這本書是為了…我怎知道是為了誰?…為了那些看我們抒情詩人作品的人們…現在要拿去給孩子們看,我什麼都不刪除,一點也不增添。就這樣!」印象派風格的莫格爾小鎮的風情畫沒有故事、無敘述之順序,138章的散文詩篇經由光影瞬間的變化烘托出內心的感受,在詩人細膩觀照之下哀愁凌駕美麗,此乃本書副標題「安達路西亞的輓歌」之所在。全書138章的散文詩意立基於小毛驢與主人徜徉於風光明媚的大自然之中,同時敏銳的鋪陳群體生活,美感裏沁出的淡淡哀傷。

故此書中心靈與大自然之間的互動俯拾皆是,展示莫格爾所潛藏的諸多令人不快與心疼的畫面。四季遞嬗中生命大海起波瀾,卻無損其中的生機。時空意義上的反差隨處可見。第3章「黃昏的遊戲」,夕陽餘暉場景裡看到貧苦孩童天真地嘻戲,模擬身分改變,憧憬未來,詩人當下吶喊著:「……是的!歌唱吧,織夢吧,可憐的孩子們!當心啊,過不了多久,你們青春的曙光出現於天邊之際,春天宛如乞丐般,戴著冬天的面具來嚇唬你們。」

詩人以對比的手法呈現孤獨,心痛的感覺,成就意涵上的張力。例如,不喜歡小鎮裡的鬥雞場、鬥牛場喧囂肅殺,他與小灰驢溜開,兀自享受被大眾拋棄之原野。為被刺傷的小毛驢拔除刺,字裡行間滿滿的心疼。第二十章黃昏時分受傷的盜獵者哀號聲中,伴隨診所裡一角的鸚鵡的安慰話語「不要緊」;午後的沉寂中被獵槍射殺死亡的癩痢狗躺在地上,哀號的是迎著強風的桉樹。不捨被漠視的智障兒忽然離世,側面揣摩喪子的天下父母心; 「易碎百合花般」的肺病少女不喜曬太陽也無法出遠門,跨騎小灰驢出門,歡顏展現,是令人心動的畫面。

解讀本作品之奧義需要將之視為人生道路上形形色色風景的展現,世間的美麗與哀愁的哲思方能浮現。

NO.942 | 更新時間: 2014/10/13 | 點閱: 587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