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7/04/23

右眼

█圖文/謝慶萱

三十元一次,一次三十元。

好誘人的價格,只要三十元,無論是什麼,落下的東西就是你的。

該死的颱風天,強大的風雨像是一隻匍伏的野獸在肆虐,彷彿企圖阻礙我的行動,不過這都是徒勞無功的。縱使傘骨早就被吹斷了好幾根,身上的雨衣和雨鞋也抵擋不了雨水的入侵,我還是咬牙逆風而行,踏著堅定的腳步前進。

終於,那台扭蛋機出現在眼前,我緊緊握著銅板的掌心沾染銅臭,但早已溼透的我不以為意,一心為著眼前的機器雀躍不已。這種心情比樂透開獎還要期待,也比緩緩來到最高點而即將俯衝而下的雲霄飛車還緊張,更比和暗戀的對象四目相交還令人忐忑不安……嚥了一口氣,顫抖的手將三枚銅板送入投幣口,用力一扭……鉲鏘、咚!這次會是什麼呢?是已經重複過的,還是從來沒到手的呢?迫不及待伸手一探究竟,先是觸到圓圓的物體,有點濕濡,用指尖再三確認,是個軟軟的球體。天哪!這……該不會是我期盼很久的那個吧?看來我在颱風天冒險出門果然值得!將手從取物口伸出來,攤開手掌,無法掩飾的欣喜若狂隨著映入眼簾的畫面蔓延開來……琥珀色的瞳孔,眼球後方還連著完整的視神經和血管,這是他的右眼沒錯!

一回到家,我趕緊將右眼球放入培養液中,以免腐爛。雖然我迫不及待將它放進他空洞的眼窩中,但我打算等雙眼都到齊了再一起放進去,讓他一擁有視覺,就能用完整的雙眼凝視我。

他是我的戀人,是我夢寐以求的完美戀人,我從扭蛋機裡購得他零碎的身體,目前已經有臉、腎臟、小腿,以及鎖骨,但距離拼湊完整還有一段距離。我小心翼翼地照顧他的每一部分,等到全部收集完成了,我的戀人就可以擁抱我,而我也可以欣賞他美麗的笑容。

也許你有疑問,為什麼要收集一個被保存在培養液中的情人,而不試著去愛上那些從母體子宮出生的人?答案很簡單,因為在我們的世界裡,沒有人會這麼做。最初,大家都曾經愛上身邊的人,並肩而行時自然牽起的手的溫度、緊緊相擁時頸側傳來的體香、熱情擁吻後唇瓣上殘留的唾液,美好的點點滴滴讓人們神智不清,忘了什麼叫做自我,義無反顧地把自己當成燃料,不斷燃燒只為了照亮並溫暖愛人的世界,儘管燃燒後化為灰燼,也會幸福地微笑。

如此美麗又真誠的心,就像精緻的陶瓷般脆弱,在善變又難以預測的人心面前,美好的一切漸漸崩解,裂成碎片然後一一剝落,深深刺進柔軟而毫無防備的心。人們用盡心力追求永恆不變的感情和牽絆,但越是苦苦追尋,就越是被狠狠逼退。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種扭蛋機出現了,遭背叛後臉上淚痕未乾的人們帶著銅板來到它面前,剛開始是玩票性質的心態,直到轉出了一隻手、一個脖子、一雙唇,他們突然意識到,這些是永遠不會離開或消失的,可以緊握著這隻手入睡,一早起來不用害怕只剩自己的雙人床,這雙唇不會在自己看不到的世界偷吻另一個人,這頸間的香氣也永遠只有自己知道。只要幾枚銅板就可以換得比虛假的承諾更可信的永恆,哪個人不會心動?

我透過燒杯凝視著愛人浸在水藍色培養液裡的右眼,載浮載沉的眼也回望著我,彷彿深情款款地對我說:「快收集到胸膛和臂彎,我已經迫不及待要擁妳入懷…」

從抽屜底抽出一疊塵封已久的信,上面滿是背叛我的人的謊言,那些不真實的字句曾經用絢麗的姿態迷惑我,像在黑暗的夜空中綻放的煙火,繽紛的光芒灑在幸福滿溢的笑靨上,煙花凋謝後,我的愚蠢和可悲無所遁形,那些甜蜜的片段都成了諷刺,再再地恥笑我,讓他的臉孔變成一把利刃,死死地插在我的心窩上,每當回憶起,只剩心痛。

現在我已經明白,別再相信人心才是上策,只要幾枚銅板就可以杜絕傷害,還有什麼理由冒風險?縱使只能拼湊出一個沒有心的軀殼,但沒有心又如何呢?人心會改變,留不住和不曾擁有又有什麼差別?不如捨棄……沒錯!捨棄就是最聰明的方式,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專心收集情人的身體……好拼湊出一個沒有心的完美軀體……沒有心也無所謂,沒有心也無所謂……

當我再次抬頭,對上燒杯裡那顆琥珀色的瞳孔時,它似乎正惡狠狠地瞪著我,一股強大的無力感瞬間排山倒海襲來……

NO.674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792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張瑟玉、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0/9/18 下午 05:42:23
  • 線上人數: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