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78 期 卓爾不群 2018/12/03

電機系講座教授劉金源 翻轉通識教育獲終身成就榮譽獎

【記者林毅樺專訪】在電機系講座教授、海洋及水下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劉金源的辦公室裡,擺放着由中華民國通識教育學會頒發的「終身成就榮譽獎」,係由中華民國通識教育學會新設立的一個獎章制度,針對在通識教育領域上貢獻良多、表現卓著的學者給予榮譽。為臺灣通識教育貢獻了20餘載光陰,同為臺灣通識教育策略聯盟暨品質策進會理事長的劉金源表示,很榮幸獲得學會認可自己在過去生涯中推動通識教育的貢獻,未來會繼續為通識教育的發展而努力。劉金源說:「走出去了就不會限制發展,做了就變成一種能力」他跨出了第一步去推動通識教育,就相當於跨領域的學習,至今收穫斐然。

「無心插柳柳成蔭」這是劉金源對於其推行通識教育的心路歷程。從民國85年起,適逢大法官釋憲,大學共同必修的改革浪潮掀起,兼任國立中山大學教務處出版組組長的劉金源,當時該校校長劉維琪委派其重大任務「改革中山大學的通識教育」,自此之後,劉金源便與通識教育結下不解之緣。「通常推行通識教育的老師是擅長人文、社會領域的教授,我卻是專長水下技術、水中聲學的領域。」劉金源笑言這是一個跨領域的挑戰,當時抱着挑戰的心態,認為不懂的只要用心學必有所得,便接下這個任重而道遠的任務。從參加多場通識研討會、走訪學校的過程中,劉金源積極收集着各界對通識教育的見解,後組織學校成立校級共同教育委員會,開啟了中山大學的通識教育改革之路。

民國93年,中山大學的通識教育中心成立,由於長期的投入,劉金源擔任第一任主任,同年獲得了教育部大學通識教育評鑑第一,奠定了中山大學在通識教育的地位,備受矚目。「沒有專業的通識是空洞的,沒有通識的專業是盲目的。」談及通識教育在大學裡重要性時,劉金源表示,「通識教育是大學課程中不可缺少的一環,屬於基礎教育,涵括人文與科學不同面向的學問,大學生應先學習基礎與核心教育,對不同領域均有所涉獵,彌補學生在高中時期因考試分科分流而限制學習的不足,藉此建立學生人文與科技跨域合作之能力,同時培養人文與科學素養,進而建構專長,成為一個跨領域的人才,否則只能是浮沙築塔,難以應對社會未來的競爭環境。」

劉金源引述了屏東商業技術學院校長杜炯峰的一句話「沒有專業沒有前途,只有專業前途有限。」他認為教育不只專業,也有文化面向的教育,現今臺灣需要的不是一個偏頗的學習,而是需要全人教育,一個全面向的教育,學生的學習態度、品格、素養同樣重要。

對於現行通識教育課程的劃分準則,劉金源說明通識教育為形塑各校學生之特質,故應注重理念與目標,以本校通識與核心課程中心為例,秉持校訓「樸實剛毅」的精神,並融入三化政策與八大素養,透過理念與目標規劃課程與科目,形成一個PDCA循環。在現時臺灣的通識教育師資發展、教學品質如何控管,劉金源直言設定通識課程應有一定廣度與深度,以生命教育為例,師資應為「大師級」人物,本身對於生命經驗與教學經驗有一定歷練,才能深入淺出地傳道授業,同時學校的配套資源是非常重要的,例如足夠之教學助理、經費,每一門課程的心思、資源付出都很龐大,才能控管、維持良好的教學品質。

劉金源語重心長地說:「目前臺灣各大學都忽視通識教育的問題,認為通識教育只是補充教育而並非核心教育。」臺灣的大學生普遍存在錯誤的價值觀,只着重於其學習的專業領域,修讀通識只是為了拼湊學分畢業,更有了「營養學分」一說,往往學生的教學評鑑的標準都是老師給分是否寬鬆、課程是否好過。劉金源認為「通識教育」、「專業教育」被等同對待的觀念在此階段較為困難,甚至當教育部宣布不再評鑑後,許多通識教育中心被解散,故而臺灣通識教育需要力行宣導,提倡跨領域的學習氛圍,注重通識教育和就業競爭力之關係,例如通識教育對態度、品格、基礎教育、第二外語能力之訓練。

劉金源亦建議教育部可思考過去所推行之通識教育制度是否有改善空間,進而「去蕪存菁」地提出新的模式,而老師則精進自己的能力,充實自我,以教學實踐研究,應對將來不同的教育體制。「老師是演員,學生是觀眾。」這是劉金源對於現行教學模式的觀感,在課堂上,老師往往準備了投影片照本宣科地解讀課文內容,卻失去了課堂的意義,學生可以在網絡上下載投影片閱讀而不去上課。因此現行的教學模式應該改變為「老師為導演,學生為演員」,老師應該引導學生如何去學習課堂主題,由學生去講述主題,再由老師去更正學生的錯誤,從而建立良好的師生溝通管道,提升課堂效率。(編輯/梁淑芬)

更新時間: 2018/12/10 | 點閱: 216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