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江好精彩 校友報你知 2019/08/13

【淡江好精彩 校友報你知】大傳系校友、電影導演楊雅喆 日本NHK搶購版權 「囧男孩」轟動上映

【記者林世君專訪】貼近生活的作品最能感動人心!民國83年畢業於本校大傳系的新銳導演楊雅喆,首次執導電影便以處女作「囧男孩」奪下2008台北電影節最佳導演獎。

楊雅喆過去也曾編、導多部電視作品並獲各界肯定,1998年由楊雅喆編寫劇本的「野麻雀」,在當時一舉奪下金馬獎最佳短片、台北電影獎劇情類首獎、金穗獎最佳劇情片等,並受邀溫哥華影展、倫敦影展、鹿特丹影展等,從此楊雅喆難掩其才華巨焰,陸續編、導許多膾炙人口的電視劇,包括「藍色大門」、「逆女」、「鴿子王」等都曾轟動一時,而且屢次入圍金鐘獎,其中,「違章天堂」榮獲2002年金鐘獎最佳單元劇、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女主角等四項大獎;「寂寞遊戲」更獲亞洲電視節(新加坡)評審團大獎、獲邀參展德國慕尼黑青少年電視展等殊榮與肯定。

「囧男孩」以輕鬆幽默的調性,記述2位小男生的成長軌跡,笑中有淚,試片後佳評如潮,未演先轟動,除參加德國慕尼黑與美國舊金山的影展,並受日本NHK青睞,10年來首度買下台灣電影──「囧男孩」的日本版權。

楊雅喆編、導的故事內容最大特色是「題材生活化」,故事裡的主人翁就像我們身旁的人物,可能是一位頑固的奶奶,一個憂煩的女學生,或是個調皮的小弟弟。曾有人說他描寫的人物都是「邊緣人」,但楊雅喆對「邊緣人」的定義卻有自己的見解,他說:「這些小人物都在我們身邊,時時可以接觸,只是我們不會特別關注這群人,但不代表他們就是邊緣人。」他解釋,企業家第二代、有錢人家的千金小姐才是邊緣人,因為很少有人能像他們一樣富有,每天過著如夢似幻的生活。楊雅喆說:「我寫身邊熟悉的事物!因為我是一介平民,所以寫出來的東西也顯得平民化、生活化。」

回憶求學歷程,楊雅喆原就讀本校法文系,後來考慮到興趣及畢業後出路,大三時毅然決然轉到大傳系,並於此時打下傳播的基礎,談起對他影響深遠的老師,楊雅喆說:「王慰慈老師做事嚴謹、吳怡國老師擅長以批判角度看社會,系上老師不只影響了我後來朝電視、電影界發展,也改變了我待人處事的價值觀。」學生時代,楊雅喆有三年的時間投入實驗劇團,受到劇團指導老師丁洪哲的啟發,開始學習寫劇本,丁洪哲老師曾將自己的座右銘告訴他「記得以淚眼看人生」,從此這句話成為他的信念,他說:「『以淚眼看人生』不是指寫出來的劇本一定是悲劇,而是要以悲天憫人的心看世界,對世界上的事物多點同情心,才能寫出有血有淚的劇本。」

畢業後,楊雅喆踏入廣告界工作,經學長介紹開始兼差寫劇本,再從寫劇本跨足導演,並於因緣際會下打入電影圈;秉持著熱忱,楊雅喆過人的才華漸漸在電影界展露頭角,他回想起這一路走來,謙虛、感恩道:「我是這個領域的幸運兒,每次接到的case都蠻符合自己的興趣,也剛好有能力發揮。」提到經歷過的挫折,撰寫電視劇「絕地花園」劇本的經驗讓楊雅喆印象深刻,「絕地花園」以一位病人自殺做結束,卻因此遭到退貨,有人告訴他「這樣的劇情太悲慘,會讓觀眾覺得人生很沒有希望。」那一刻楊雅喆才明白,拍一部電影或許沒有「影響社會」的沉重責任和壓力,但還是需要賦予人們希望、正義和快樂。這也說明為什麼楊雅喆所拍的電視劇、電影,不論是喜劇或悲劇,總能在歡笑與淚水中撫慰人心。

得獎作品「囧男孩」甫於上週首映,問他得獎感言,楊雅喆說:「得獎並不等於成就感!若每次入圍都期待得獎,就像20多歲的人還期待每次生日得到禮物一樣幼稚。」得獎的喜悅很虛幻、很短暫,但伴隨得獎而來的是更大的壓力,因此楊雅喆選擇以平常心面對每次入圍或得獎。他說:「比起各種獎項,我的成就來自每個作品,作品更進步一點或得到觀眾的稱讚,那種成就感反而更深遠。」

編、導了許多劇本和片子,楊雅喆喜歡看什麼類型的電影呢?「除了有特效打鬥的片子,其他什麼都看。」原因還是那句老話「因為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不實的科幻片讓人覺得很不耐煩。」這也是他想勉勵學弟妹的:「做自己相信的事!對於有興趣的事,就要盡力做到最好。」楊雅喆將帶著這份信念,繼續在電影的世界中,用歡笑和淚水撫慰你我的心。

此文源自第722期,網址:http://tkutimes.tku.edu.tw/dtl.aspx?no=18569 。

NO.1090 | 更新時間: 2019/08/13 | 點閱: 471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