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2000/12/11

那一夜 盲人演戲 盲人和明眼人看戲
炸蝦捲首演 激發另類思考

�記者蔡欣齡報導

「炸蝦捲劇團」本月二日首度在實驗劇場登臺,獲得臺下勁爆如雷的掌聲。說起「炸蝦捲」這奇怪的名字,團長黃月惠說:「不是都稱盲人是瞎子嗎?瞎子走路的時候,三、兩個人手搭著肩,像不像一串串的蝦捲?」而油鍋中的蝦捲,炸響之聲勢不可擋!

「炸蝦捲劇團」緣於今年八月底,本校盲生資源中心舉辦的戲劇研習營。校友王冠斐是此次演出的執行顧問,他表示,透過戲劇研習的課程,開發盲人的肢體動作,這是盲生資源中心「口述影像」工作的新嚐試。盲生資源中心於三年前開始研發「口述影像」,除了製作過電視劇「紅樓夢」、電影「紅玫瑰與白玫瑰」等,更多是屬於舞臺劇,尤其跟賴聲川「表演工作坊」有密切的合作。王冠斐表示,這一次的演出,將可以檢視過去製作口述影像的明眼人觀點。

由於「炸蝦捲劇團」目前尚未正式成立,因此這三個月來的排練成果,算是「暫告一段落的呈現」。盲生資源中心邀請「外表坊實驗團」的符宏征擔任導演,這個劇團是賴聲川「表演工作坊」所分出的子團。盲生資源中心也事先製作了希臘悲劇《米蒂亞》、現代劇《hide and seek》的口述影像,現場透過「視障輔助觀賞系統」供盲人聽取。

他們用聲音感覺彼此的存在

「嗚嗚嗚∼嚕嚕嚕∼啊啊啊∼啦啦啦∼」六位演員一起發出不同的聲音,在有限的空間中交叉走位,竟誰也不會撞到誰!這是希臘悲劇《米蒂亞》的開場。導演符宏征說,第一次指導盲人演戲,讓他想起最初學戲的心情,「因為一切動作都要重新訓練起,甚至不能使用明眼人認知的語言。」一般人用眼神、表情來演,但是盲人沒法用,所以導演讓他們用聲音感覺彼此的存在,用肢體、空間移動發揮彼此互動的敏感。

但是指導的時候還不能太小心哦,符宏征說:「因為如果太小心,反而會阻礙演員的進步。」例如導演已經說過的事情,有時候不必因為演員是盲人,就要一直叮嚀,這樣反而會讓演員覺得不被信任。符宏征感覺得出,人在面臨學習障礙時,都會經歷自我保護與開放之間的矛盾;因此他說,這是一次難得的經驗,因為導演和演員一樣都在學習。

全盲校友楊聖弘說,導演常常會營造氣氛,讓演員感受到導演想傳達的情緒,然後演員就自然而然地表現出來、演出來。關於戲劇的呈現方式,導演符宏征說,他不太要求戲劇的藝術性,而是思考:「戲劇對盲人有什麼幫助?」例如在現代劇的角色詮釋中,符宏征就希望他們對人生有深入的探看。

至於深入到什麼程度,則需要盲人從生活去體會。導演用了比平常更多的耐心,去發覺視障者的可能性,也因此他坦白地說:「能演跟演得好不好是兩回事,當導演發覺了任何的可能後,這個戲就會變成戲。」正如參與演出的盲生校友廖志萍所說:「有些感覺已經開始。」符宏征很高興看到他們演戲的癮已經上來。

開演

當天晚上七點三十分開演,就在距開演前二十分鐘,筆者與三位盲生校友穿越海報街,正要前往文館一樓的實驗劇場。那時候天色已經很暗了,沒想到走在海報街上的幾個人,彼此都認識,大家都是演員的朋友或同事。認識的人去看戲,或許不需要特定理由,可是不認識的人究竟為什麼要去看戲呢?

中文系的選讀生陳正盱就不認識任何一位演出者。陳正盱說,他以前看過舞臺劇,卻沒有看過盲人劇團的表演,「因此我想看看形式有什麼不同。」當天他看到了令他感動的「熱情」;一部份是演員散發出來的,一部份是從演員的親友身上看到的。

全盲校友楊聖弘說,或許明眼人要看的是「視障者的一種可能」。為什麼大家會覺得盲人演得好,那是因為盲人看不到,進而產生驚嘆道:「看不到竟然也能背臺詞演戲!」所以楊聖弘認為,此次演出最大的意義是盲人的「從不可能到可能」。

他發覺自從扮演過老先先的角色之後,當別人再度提起「老先生」時,他才有較為具體的感覺,要不然以前根本無法揣想老人家的形象。楊聖弘還藉由演戲得知過去所不知道的情緒表現,這對他的日常生活開始產生影響。楊聖弘說:「世界是一片模糊的光影,但我樂於扮演一個影像世界的發現者。」

《米蒂亞》的復仇

希臘悲劇《米蒂亞》有一個淒慘的故事背景:米蒂亞是國王的女兒,她不顧家人的反對,跟一位外邦的壯士私奔到另一個國度;後來壯士認識了這個國家的公主,壯士想要恢復榮華富貴,於是拋棄了米蒂亞。米蒂亞憤而復仇,殺了公主、國王和自己的兩個小孩。導演擷取米蒂亞復仇前的片段,呈現米蒂亞的憤怒與掙扎。

當演員們分別換上紅色與綠色的希臘式長袍後,陸續坐成一排,合聲也轉趨一致,只有飾演米蒂亞的黃月惠趴伏在舞臺後方。米蒂亞突然仰天大叫,打斷眾人的合聲:「我希望從天降下的閃電,撕裂我的頭顱。我活著還有什麼用呢?我要在死亡裡尋找解脫,把這痛苦的生命甩在背後!」語畢,直立的身軀應聲倒下。很多觀眾都對這突來的一舉感到驚愕,印象最深刻的也是這一幕。中文四羅宛寧說,聽見米蒂亞剎時瘋狂的吶喊,她不僅渾身得到了釋放,也感動得想哭。

《hide and seek》

現代劇由三個片段組成,每一段都由一男一女飾演,演員的動作不大,而藉由對話,溝通彼此的感覺。

校友廖志萍與啄木鳥合唱團主唱張玉霞飾演一對夫婦。廖志萍一身家庭主夫的打扮,熟練地切著蘋果,跟張玉霞討論:「什麼是藍?」丈夫說:「一種顏色?可是一種顏色並不能讓妳看到藍色啊!」正在剝菜絲的妻子回答:「我只要說藍,然後我就看見藍啊。」「可是妳之所以看得見,是因為妳以前曾經看見過藍色啊。」兩人的對話相當富哲理,一番討論後兩人愉快地發覺,藍就是「藍中之藍」!

換場之後,輪到歷史四蔡欣哲與歷史二張瓊玉上場。呈現在觀眾眼前的似乎是一對「熟朋友」,男生坐著打電動,女生正在晾衣服。又是一番對話後,「我很高興你的高興。」「我很高興妳高興我的高興。」「我很高興你高興我高興你的高興。」接著下去當然沒完沒了,情節也在此告一段落,然而兩人莫逆於心的感覺,讓觀眾會心一笑。

緊接著,由校友楊聖弘扮演一位暮年的丈夫,他坐在客廳無聊地看電視、玩牌,當扮演妻子的黃月惠憶起往事時,他原本只是隨口回應一下:「那時我們在戀愛嘛!」後來隨著對話的牽引,丈夫也陷入了回憶中;同樣的臺詞,前後講來有不同的語氣。最後,觀眾也隨著演員的心境,跟著音樂沈入往日時光。

此時,燈光漸暗。當觀眾再度亮眼時,六位演員齊聚臺前謝幕,臺下觀眾默契般持續著掌聲……

NO.454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1114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