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2000/11/08

金鷹獎專訪 二十餘年春風化雨
陳淼勝帶著淡江經驗到南華

【記者蘇南安專訪】從年少輕狂的學生模樣,到今日西裝筆挺的校長風範,三十多年來淡江陪伴著他,他也陪伴著淡江,現任南華大學校長的陳淼勝校友說:「我還是時常夢見淡江,我所有的青春歲月都在這裡。」

陳淼勝歷任淡江管科所所長、推廣教育中心主任、管理學院院長,目前是南華大學校長,廿多年來,服務淡江,未嘗懈怠。民國八十八年,由星雲法師向張建邦創辦人「借人」,借調陳淼勝到南華大學擔任校長,張創辦人同意了這個提案,開始了陳淼勝的校長生涯,他時常笑著說:「我從來沒去過南華大學,我到南華的第一天,就是接校長。」他表示,因為在淡江待了二十多年,所以在南華大學開會的時候,往往脫口而出「我們淡江大學……」,因此常常被學校同仁抗議。雖然是南華大學的校長,他說:「一些制度典章的制定,還是常常以淡江為例,我經常打電話,跟母校索取資料,作為南華制定規章的參考。」

到了南華大學之後,陳淼勝常常想起淡江的種種,他常對南華的教職員說:「我唯一的教學經驗就是淡江,我的教育理念也都有淡江的風格,淡江的一些辦學優點,南華可以更加發揚。」他表示,淡江給了他一個很好的環境,與學生接觸的過程中,他充分感受到為人師的滿足感:「教了這麼多的學生,看到他們一個個對社會有貢獻,就是我最大的成就。」

陳淼勝三十多年來在淡江服務,現在又是南華大學的校長,似乎學術成就不錯,仕途也一帆風順。可是他有一段艱辛的過去,卻少有人知道,這些耀眼的成就,都是他克服這個困難,一步一腳印走出來的。陳淼勝有著一段艱辛的童年,他在十歲的時候,生了一場病,因為延誤送醫,內耳發炎而且腦部受到感染,情況十分危急,經過醫師的搶救,救回了他的大腦,但是他的右耳,卻從此再也聽不見任何聲音。

他回憶起這段往事,「治療的過程是相當痛苦的,換藥的時候,要將一條長長的紗布從耳朵裡拉出來,再用一條新的紗布塞進去,因為太難受了,所以我好幾次從醫院偷跑。」出院之後,還有一件事需要解決,因為開刀的時候,顏面神經受到傷害,使他的鼻子和嘴巴都歪了一邊,要用電療來矯正。面對這一段回憶,他總是微笑著說:「我原來的長相,說不定還比現在更好。」

因為右耳聽不見,對於聲音是從哪個方向來的,很難去分辨,所以他到成功嶺受訓的時候,比別人更加辛苦。他說:「當班長喊口號,向左轉、向右轉。我會以為是另一個班長的聲音,常常轉錯方向。」他表示,甚至到了大學還有同學消遣他,「怎麼一個大學生,連向左轉、向右轉都不會。」陳淼勝在成長的過程中,比一般人辛苦,但是他並不因此氣餒,他不去埋怨自身的小缺陷,反而積極面對自己的人生,一步一步邁向學術之路。

他因為耳疾的緣故,沒有辦法選擇工學院就讀,而選擇自己還滿有興趣的數學系,唸了四年,順利考上本校的數研所。他表示,張創辦人對國際化的遠見,讓他受益不少。陳淼勝在碩士班的時候,是跟著日本大阪大學的兩位教授學習,分別是佐藤政次與永井治老師,由他們兩位指導陳淼勝的碩士論文,他的論文也在當年的國際級的期刊上發表,獲得不錯的評價。他說:「雖然老師是日本人,上課時總是日文、英文夾雜,但是給了我很多人生態度上的啟發。」拿到碩士後,陳淼勝就在淡江擔任講師,三年後升級為副教授,在而立之年就拿到了教授資格,民國七十六年又取得交大管科博士。他謙虛的說:「我是比較幸運啦。」

他對推廣教育的看法,是當時公私立各大學中最先進的。他提出校外教學這個觀念,與當時的教育部打了不少筆仗,最後教育部也接受了此種做法,於是各個學校群起效尤,紛紛開辦推廣教育班,而他們的組織章程、教學規範,很多都是以淡江作為範本。他說:「淡江在推廣教育上,扮演著開創者的角色,引領著公私立大學,建立了推廣教育的典範。」他說:「我是一個關起門來就可以做學問的人,而接觸推廣教育的這段時間,讓我與企業界有更多的互動,讓我走出學術的象牙塔,也交到了更多的朋友。」

NO.449 | 更新時間: 2018/05/30 | 點閱: 700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