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 2000/06/17

山旅歲月  ■吳煜慧(法文系畢業生)

對我而言,淡江的日子代表的是我在登山社的日子。我很高興能夠在登山社裡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也一起走過台灣一部份的山山水水。大家都戲稱自己是登山系,主科系反而變成了某某社。的確,在這五年中,大自然教了我們很多,我們也走過、看過一些台灣比較少人去的地方。而我也因為山的緣故,現在和未來的諸多經歷又跳回生物的領域。

在我的標準裡,爬山活動是精確的、有計劃的、多元化、學術化的。你可以走技術的溯溪、攀岩、雪攀,甚至去國外念登山學校,也可以走學術路線,走走古道、甚至研究古道、野生動物、植物、攝影、順便看看星星,或者就純粹的享受人與自然、個人與團體的感覺。

很高興我走過心中的夢想,那也是在山社所有隊伍中的夢幻隊伍──八通關清古道。我可以說那是我最引以為豪、最懷念的一次。你絕對想像不到我為了夢想中的這個地方,幾乎每天吃中餐、晚餐時,都瞪著那塊地圖看,腦中一遍又一遍神遊每一條稜線,猜想計劃的路程中的植被、過溪點的水流大小、下溪點可能遇到的狀況……,也為了十天的行程而比別人常跑、多跑校園──那時真的很享受這種自我訓練,而在真正走入八通關清古道時,有一種似曾相識、很熟悉、很親切的感覺,當我站在公山上時,看著眼前一層層的山巒和山巒下若隱若現的溪谷,心裡很感動,我想:米亞桑、馬西桑、塔魯那斯,我終於比較接近你們了!

而之後,我和這塊地方也有很大的緣分,因為從去年六月起,我加入台灣黑熊研究小組,開始了不一樣的登山生涯。1999六月到十月,我們每個月上山至少十天,就為了收三天完整二十四小時的資料,以前總認為探勘十幾天很了不起,但是,第一次上山追熊之後,我才發現這種研究更累,因為,你必須背著大背包追著熊跑,熊翻過一條稜線,我們可得收拾營地,重新追起,再加上山區容易下雨,更增加一些不方便。不過,也因為常跑同一塊山區,所以,對那塊地方也很熟悉,每一次去,都會發現一些現象,也看到很多野生動物,有山羌媽媽帶著山羌小孩的,也有三隻黃猴貂跑出來玩的,也曾看過藍腹鷴的巢,都是令我一再回味。也因為我喜歡這種研究過程,另一方面也因為台灣這樣的基礎研究實在太少了,所以,我也將如願進入東華自然資源研究所,想進一步學習這方面的知識。

NO.440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948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