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 1998/06/13

八 年 抗 戰 無 怨 悔 ☉ 數 研 所 博 士 畢 業 生 張 員 榮

六 月 九 日 接 到 淡 江 時 報 的 賴 小 姐 電 話 , 希 望 我 能 在 畢 業 前 , 發 表 一 些 在 本 校 學 習 的 感 言 。 我 衷 心 感 謝 賴 小 姐 的 邀 請 , 更 佩 服 她 的 獨 具 慧 眼 , 因 我 實 在 夠 老 ( 已 四 十 三 歲 了 ) , 在 本 校 讀 得 更 夠 久 ( 包 含 休 學 共 計 八 年 ) , 也 就 夠 資 格 來 向 各 位 讀 者 談 談 自 己 這 段 求 學 的 心 路 歷 程 了 。

身 為 本 校 「 新 八 年 抗 戰 」 的 歷 史 見 證 人 , 我 要 說 的 仍 是 「 無 怨 無 悔 」 四 字 。 做 學 問 本 來 就 是 勇 往 直 前 , 義 無 反 顧 的 。 我 從 輔 大 數 研 所 畢 業 後 , 即 回 到 母 校 淡 水 新 埔 工 專 擔 任 教 職 。 說 到 新 埔 , 有 一 點 也 要 趁 此 機 會 向 各 位 讀 者 報 告 , 此 校 乃 由 基 督 教 臺 灣 聖 公 會 及 上 海 聖 約 翰 大 學 校 友 共 同 創 辦 。 本 校 張 創 辦 人 建 邦 博 士 就 是 聖 約 翰 大 學 的 校 友 , 且 擔 任 新 埔 董 事 多 年 , 貢 獻 良 多 。

我 在 新 埔 擔 任 行 政 工 作 七 年 之 後 , 一 直 希 望 能 抽 身 離 開 行 政 工 作 , 以 免 技 藝 不 精 , 反 倒 被 學 生 所 淘 汰 。 正 巧 本 校 數 研 所 博 士 班 剛 剛 成 立 招 生 ; 不 但 給 了 我 進 修 的 機 會 , 更 給 我 一 個 離 開 行 政 工 作 的 充 分 理 由 ; 我 想 這 是 我 要 深 深 感 謝 本 校 的 。 君 不 知 我 來 到 淡 江 校 園 重 做 學 生 , 真 是 如 魚 得 水 , 神 采 奕 奕 , 好 似 年 輕 了 許 多 ! 正 是 行 政 工 作 讓 人 老 化 , 更 多 更 大 的 行 政 讓 人 加 速 老 化 !

猶 記 得 第 一 年 來 到 本 校 , 正 值 數 學 系 胡 德 軍 教 授 擔 任 理 學 院 院 長 , 他 待 人 親 切 熱 忱 , 卻 也 語 重 心 長 地 告 訴 我 們 這 些 在 職 進 修 的 同 學 , 在 數 研 所 唸 個 八 年 算 是 很 正 常 的 , 只 是 不 要 像 當 年 在 美 國 唸 書 的 那 位 中 國 大 陸 留 學 生 , 在 拿 不 到 博 士 學 位 後 , 開 槍 打 死 指 導 教 授 ! 胡 院 長 真 是 一 言 九 鼎 , 我 們 數 研 所 第 一 屆 博 士 班 研 究 生 也 真 聽 話 , 還 真 的 都 在 第 八 年 才 畢 業 ! 在 此 奉 勸 學 弟 妹 們 少 跟 胡 教 授 吃 飯 , 否 則 在 飯 桌 上 他 一 提 到 八 、 九 年 , 可 就 要 歷 史 重 演 了 ! 當 然 , 這 是 個 玩 笑 話 。 「 追 求 真 理 , 繼 往 開 來 」 , 本 是 每 一 個 學 子 應 有 的 態 度 。 我 的 指 導 教 授 李 武 炎 博 士 , 就 曾 與 我 分 享 他 在 美 國 求 學 的 經 驗 , 當 他 面 對 他 的 博 士 論 文 百 思 不 得 其 解 時 , 也 曾 有 過 放 棄 的 念 頭 , 但 他 的 指 導 教 授 適 時 給 予 鼓 勵 , 激 發 出 他 不 甘 心 和 不 願 意 放 棄 的 意 志 , 終 於 在 極 短 時 間 內 完 成 學 業 。 我 相 信 , 在 漫 漫 學 習 長 路 上 , 良 師 與 益 友 真 會 是 扭 轉 前 途 的 重 要 轉 捩 點 。 可 喜 的 是 二 者 我 在 本 校 都 碰 到 了 !

在 本 校 後 五 年 寫 作 論 文 的 階 段 裡 , 真 是 經 歷 了 酸 、 甜 、 苦 、 辣 , 每 一 篇 論 文 寄 出 去 , 都 是 既 期 待 又 怕 受 傷 害 。 期 待 它 一 旦 被 刊 登 , 即 順 利 畢 業 , 害 怕 它 一 再 被 拒 絕 , 又 要 另 起 爐 灶 。 我 想 , 人 生 亦 復 如 此 , 總 是 在 嚐 試 錯 誤 中 更 加 精 進 , 只 是 我 們 的 韌 性 與 毅 力 , 是 否 經 得 起 千 錘 百 鍊 與 各 種 試 探 ! 當 然 , 指 導 教 授 的 百 般 鼓 勵 , 系 上 老 師 的 不 斷 打 氣 , 系 辦 助 理 的 精 神 鼓 舞 , 在 在 使 我 在 灰 心 喪 志 中 面 見 曙 光 !

畢 業 並 不 是 學 習 的 結 束 , 它 代 表 我 們 新 學 習 的 開 始 。 一 九 四 八 年 六 月 , 一 位 軍 官 在 以 色 列 戰 役 中 陣 亡 。 在 他 的 錢 包 中 有 一 張 卡 片 , 敘 述 離 別 。 上 面 這 樣 說 :

「 我 站 在 海 邊 , 一 艘 船 在 我 身 旁 展 開 它 的 帆 , 在 清 晨 的 微 風 中 , 開 始 駛 入 海 洋 中 。 她 代 表 了 美 麗 及 力 量 。 我 站 在 那 兒 看 著 她 , 一 直 到 她 變 成 一 朵 白 雲 , 在 海 天 交 接 處 消 失 。 有 人 在 我 身 旁 說 : 『 看 , 她 消 失 了 ! 』 。 消 失 了 ? 只 是 在 我 眼 中 消 失 。 其 實 她 是 一 樣 的 存 在 , 她 的 桅 杆 , 她 的 船 身 , 都 是 與 先 前 離 開 我 時 一 樣 的 大 。 她 一 樣 能 載 貨 , 運 往 目 的 地 。 她 的 消 失 , 是 在 我 心 內 , 不 是 在 她 內 。 正 當 那 人 說 : 『 她 消 失 了 ! 』 時 , 就 會 有 另 一 個 聲 音 大 聲 高 興 的 呼 叫 : 『 她 來 了 ! 』 這 就 是 離 別 。 」

經 過 了 八 年 淡 江 彌 足 珍 貴 的 學 習 , 特 別 在 校 園 中 你 我 可 能 只 是 擦 肩 而 過 ; 似 曾 相 識 的 我 們 共 同 分 享 了 本 校 的 人 文 地 理 、 行 政 資 源 以 及 全 體 教 職 員 工 生 積 極 營 造 的 淡 江 文 化 ; 但 我 們 也 創 造 了 淡 江 歷 史 , 並 塑 造 出 一 個 共 融 的 生 命 體 , 我 想 這 正 是 身 為 淡 江 人 的 驕 傲 !

海 明 威 在 獲 得 諾 貝 爾 文 學 獎 之 後 , 把 獎 金 全 數 捐 給 了 古 巴 東 部 的 一 座 聖 母 堂 。 有 人 問 他 原 因 , 他 說 : 「 人 要 把 東 西 捐 出 去 之 後 , 才 算 真 正 擁 有 了 它 。 」 今 天 , 我 們 在 此 受 教 育 獲 得 學 位 , 唯 有 貢 獻 所 學 , 才 能 彰 顯 此 學 位 的 真 正 意 義 , 並 賦 予 它 永 被 肯 定 的 價 值 ! 共 勉 之 。

NO.372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1303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1/9/22 上午 10:36:21
  • 線上人數: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