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4/11/22

天蠍少女
文�焰寒 圖�凌綺

天蠍少女,愛恨分明,有仇必報。國三那年轉學到妳的班上,妳待我極好,我倆很快地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對許多異性而言,妳充滿神秘,視線總是若即若離,讓人想靠近,卻又怕觸碰了禁忌,標準的天蠍座女生。

在我面前,妳卻像個天真的小女孩,總是吱吱喳喳訴說妳心上人的點點滴滴,妳常說,他很像謝霆鋒,既酷又帥,雖不想以偏概全,但對我而言,「謝霆鋒」卻是花心與負心的代名詞,可妳堅持他絕非那種人。

記得當年,同年級有十一個班,每班都有數個妳的追求者,常常,我和妳走在學校,都會有不認識的人拿著兩瓶飲料或是其它零食,然後匆匆的丟下一句,這是XXX給妳們的。凡是見過妳的人,都會誇妳長得真漂亮,妳也知道自己的美,一到下課,妳就迫不及待的拉我直奔廁所,對鏡梳理已經夠整齊的髮型,我很想跟妳說,妳的髮質好到連發明梳子的人都會想折斷梳子。我常羨慕妳那頭又直又亮又帶點淡淡棕色的髮。離子燙、染髮、護髮的美容師,我想都賺不到妳半毛錢。後來我發現,長得美麗的人,都會有一種無可自抑的「自戀」。不論男人女人。

世界是很奇妙的,很多人愛妳愛得無可自拔,可是妳喜歡的那位「謝霆鋒」對妳卻嗤之以鼻,妳被他逮到妳喜歡他,妳就死定了。而妳真的被逮到了。

一天,放學途中,妳追著他,要他停下來,妳拿了一張妳特製的「問卷」請他填寫。問卷開頭是這麼寫的,「你願意跟我交往嗎?」問卷中間畫兩個小方格,一格寫「願意」,一格寫「不願意」。他遲疑了三十秒,勾選了「願意」。妳欣喜若狂,妳沒有問他為什麼選願意,妳也沒有問他是不是也喜歡妳,妳沉浸在喜悅裡,沒有發現他嘴角的那抹笑。

接下來的每天一大早,妳懷著興奮喜悅的心情,親自去買熱騰騰的早餐,放到他的桌上,妳在宣誓妳的地盤,這桌子的主人是妳的。他來上學了,妳見他吃完,心裡泛上滋滋的甜意。妳沒發現,他沒說一句感謝,沒有看妳一眼。

因為妳的宣誓,而他也沒有反對,每個人都知道你們在交往中,似乎只有我看出他的不懷好意。他是學校的大帥哥,又擅打籃球,身材頎長,臉孔俊逸,風靡了全校女生,而妳擁有了他,「看似」。

慢慢地某些女生對妳擁有他感到不滿,她們開始展開排擠攻勢,大家訂的便當常常就少妳一個,妳挨著餓還說,「好險他有拿到,我沒拿到沒關係」。我很想賞妳一記當頭棒喝,拜託醒醒。最常被登記在黑板上上課講話、離開座位、吃東西的也是妳,老師處罰的對象頭一個一定是妳。

慢慢的妳也發現了女生們的計謀,她們躲在後面想見妳氣急敗壞的神情,可是妳不為所動,神態自若。終於,在一天的體育課,妳也出招了,拉著我趁大家不注意時,偷偷溜回空無一人教室,妳宛若女王,開始在審判每個人的罪,「李珊珊上禮拜跟我的他講超過三十句話」,妳知道她每回上完體育課都會猛灌水,妳到黑板挖了一匙粉筆灰,倒入她的保特瓶裡,搖了搖,妳看了看微微混濁的水,得意的笑了,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妳說。然後妳走向劉小涵的座位,在她的椅子上塗了一整罐的膠水,妳笑著告訴我,塗這要有技巧的,要不被看出椅子上有東西又要保持膠水的黏性,我笑著問妳,劉小涵的罪狀是什麼,妳說,「上課偷看我的他超過一分鐘」。目睹妳將陳心惠的童軍椅的兩顆小螺絲拆掉,妳解釋,明天就週會了,陳心惠這個大胖妹,肯定會將椅子給坐垮,成為全班的笑柄,再也抬不起頭來。妳還將吳郁華最心愛的Hello Kitty 原子筆筆蕊給摔斷水,再裝回去。

彷彿已在妳腦海裡排演了千遍,妳不費吹灰之力,以很快的時間,完成了所有的刑罰,然後又拉著我回到運動場,沒有人發現我們出走,也沒有人發現我們回來,那段時間,像是被妳用魔法給凍結,是我和妳的秘密。

我真的很慶幸,我是妳的朋友,我深刻的體認一件事,千萬別和蠍子為敵,否則被螫得全身是傷一點也不稀奇。

在妳和他交往一個月後,他甩了妳。並羞辱妳,「當初只是想看妳能白痴到什麼境界,沒想到還真的挺白痴的,我從來沒喜歡過妳。」轉而瘋狂追求妳另一個好友「小文」。「小文比妳可愛一百倍!」他這樣告訴妳。妳整個人像融化的雪,崩了,妳抓著我拚命問:「我什麼比不上小文,為什麼是她?」我無言以對。妳樣樣都贏,可能就輸在世間某種奇怪的「注定」,帥哥愛醜女、美女配醜男,常見。俊男配美女、郎才配女貌,少見。沒有人懂為什麼。

過了一個春秋,在高一的暑假,再見妳,妳整個人已徹頭徹尾改變,當初的天真早已不復見,世故、老練是妳身上最表層的膜。我穿著笨拙的高中制服,妳光鮮亮麗,髮色整個染成金黃色,在陽光下搖曳透出金色光澤,穿著時髦大膽的粉紅色小洋裝,整個人散發自信,但再怎麼樣還是掩飾不了那淡淡的青澀氣味。妳已經在社會打滾一個年頭了,換了幾個工作沒再念書;而我,還是個與聯考奮戰,啥都不懂的黃毛丫頭。妳說有個工程師每個月都會給妳錢,我不懂為什麼,只知,我倆的路,從交集到平行,才短短二年,卻再也走不回從前了。而妳早已經知道,「不能再被逮到了!」「被愛,比愛人幸福多了!」妳說。

那個像「謝霆鋒」的男生,是妳永遠的痛,令我驚訝的是,妳說妳無法原諒「小文」,常常,在半夜的時候,妳會想起從前他們恩愛的模樣,妳就會到附近的公用電話,打無聲電話搔擾「小文」一整家人,要不就用偽裝的聲音叫小文「起來去上廁所啦!」妳說:「我恨一個人就用全心全意去恨,愛一個人也是全心全意去愛,他們兩個,我既愛又恨,恨上了就永無止盡的恨。」

天蠍少女,愛恨分明,有仇必報。我是說真的。

NO.590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897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1/6/18 上午 08:45:37
  • 線上人數: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