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2006/12/04

腦性麻痺生康鐔 漸綻放生命光采

【記者林筱庭淡水校園專訪】「我想要做一位感性、服務人群的商人。」眼鏡鑲著特殊圖案,喜歡穿著寬版T-shirt、嬉哈牛仔褲,左耳戴著耳環的康鐔,一跛一跛地走在斜坡道上,說出他未來的理想,眼裡散發出的自信與背後的烈陽一般耀眼。

剛從台灣大學財務金融學系畢業考上本校保險系碩士班的康鐔,出生時控制運動方面的大腦受到損害,使得肌肉控制產生障礙,也就是一般所稱的「腦性麻痺」。除了走路不便,康鐔的右手損傷特別嚴重,幾乎沒有功能性可言,只能略微施力夾取東西,左手外觀上看不出問題,寫字卻特別慢,兩耳也分辨不出聲音的前後距離,每每讀書寫字,康鐔都需比常人花更大的功夫。但這絲毫不影響康鐔渴望求學的心願,為了一圓自己對行銷及保險業務方面的興趣,康鐔大學一畢業就考取本校保險所。

從康鐔2個月大開始,為了不讓他的肌肉萎縮以致喪失獨立生活的能力,康鐔的父母便四處帶他做復健,往往康鐔的父親得一大早起床,帶他到醫院復健,而母親則是每天在家幫他拉筋,康鐔感性地說:「要是沒有父母無悔的付出,也就沒有今日的我。」

來到淡江之後,康鐔訝異於這裡的師生根本忽略他的「與眾不同」,把他當平常人看待,所以他在這非常自在,跟同學相處也非常愉快,一有空就呼朋引伴往外跑,他笑著說:「結伴出遊是復健最好的方式。」

一般人在對肢體障礙人士講話時,用詞總會特別斟酌,深怕一不小心就刺傷了他們的自尊,曾有一位女性朋友有天突然問他:「有個問題我想問很久了,你有長短腳嗎?」他笑著對她說「我們也不是那麼容易就受傷呀!談話之間並不需要特別的修飾。這問題我一點都不介意呀!」後來他和那女生竟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至於讀書環境,也讓康鐔覺得親切,由於他寫字比較慢,以往在台大唸書時總會在考前一週去拜託老師讓他延長考試時間,好寫完考卷,但在本校期中考前卻忘記跟老師拜託,考前他急急忙忙跑到系辦詢問助理羅斐文該怎麼辦,羅斐文笑著說:「這件事我們已經幫你處理好了,不用擔心!」康鐔大受感動,因為他也只有在入學時不經意地跟系辦助理提到他需要延長考試的事,沒想到助理會把這件事記在心上,主動幫他跟授課老師提及。

另一件讓他覺得淡江體貼肢體障礙者的是,為配合淡水校園高低起伏的地形,他買了一輛三輪摩托車代步,原本學校是不准學生在校園騎摩托車的,但警衛或巡邏的工讀生在了解他的情況後都不會為難他,這讓他覺得:「實在太貼心了!」就是因為有這輛藍黑色的kiwi100摩托車,讓康鐔可以輕鬆地穿梭校園。

與康鐔熟識的盲生資源中心輔導老師呂筱薇說:「康鐔是個很有自己想法的大男生,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並會致力於目標努力達成,什麼困難似乎都阻礙不了他。」同時她也覺得康鐔是位「特別」的學生,因為他在校園用來代步的三輪摩托車,被他改造得帥氣迷人。

對於之前在電視媒體曾播出的一位母親不忍自己重度腦性麻痺的兒子受苦,要求讓他兒子安樂死的新聞,康鐔覺得很心酸,因為他深知腦性麻痺患者家庭的艱辛,所以非常能體會這對母子的痛苦。在大四前,罹患腦性麻痺的陰影一直如影隨形地跟著康鐔,讓他無法突破心防去結交朋友,處於自閉的狀態,總為人際關係所苦,但後來跟一群大學同學逐漸熟識後,跟著他們到處玩,終於讓他敞開心胸接納人群。他很感謝這一路上所有幫助過他的人,包括幫他復健的父母、帶他走出自閉的同學等,他說:「玻璃娃娃事件後引起廣大的效應與討論,讓很多想幫助肢體障礙的人都不敢挺身而出,其實這些人是特別需要關懷的,像我之前因為腦性麻痺的緣故很自閉,幸虧有熱心的同學幫助我走出自閉,讓我有健康的心靈。」

「我很欣賞小時候受過點傷,卻又能勇敢站起來的人。」康鐔的偶像是日本歌手濱崎步,但知道她從小父母離異,十多歲就出來社會工作,甚至差點入特種行業,幸而有現在的老闆慧眼識英雄捧紅她的遭遇後,就特別喜歡她,他希望往後自己也可以學習濱崎步越挫越勇的堅強韌性。

另一個康鐔崇拜的人物就是奇美公司的前總裁許文龍,他說許文龍在賺大錢的同時不會忘記錢的本質是什麼,率先實施周休二日,讓員工有更好的生活品質,並耗資十幾億投資奇美博物館,免費開放民眾參觀。許文龍說過「人們多半記得追求金錢,卻忘記要把錢換成幸福。」這句話一直深深地烙印在康鐔的腦中。

現在康鐔時常待在保險系的研究生小間埋首研究,因為他希望自己能早日實現雄心壯志:「要做一位像許文龍一樣負有社會責任的商人。」

NO.663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1377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1/12/5 下午 04:32:52
  • 線上人數: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