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8/04/21

番薯 V.S. 櫻花---在日本的十個月

文�日本中央學院大學交換生 中文四 劉盈菁

第一次離開番薯地,第一次搭飛機。異地的十個月生活,就在「我不想掉飛機」的不安下,展開了序幕。

到日本時,剛好是櫻花盛開的季節。當櫻花飄落,象徵一切新的開始,那時我也赫然驚覺,原來我有花粉症。在語言方面,學了快將近三年的日文,去了日本後,才發覺一切又從0開始。辦網路時,就簽了快四個小時的約;第一天接到電話時,完全聽不懂,只能一直說:「不好意思,您可以再說一次嗎」;有一次在公園裡,想要稱讚一個小孩(可愛),卻說成一二三(可怕),那個日本媽媽聽到後,臉頓時變得很綠…。

然而語言並不是最大的障礙,讓我最無法適應的是,日本的禮儀做法。在日本敲門時,要敲兩下(不好意思,我完全不記得以前我都敲幾下門) ;搭手扶梯和電梯時,應該讓長輩站何處(不是隨便站嗎?);筷子要如何拿;用完餐後,餐具又要如何擺放;去別人家裡拜訪時,應該要如何應對……等等。面對這一連串文化的衝擊,我在不斷的學習中,慢慢地習慣。

身處物價高昂的日本,不知不覺練就了一身省錢的功夫。為了「省錢大作戰」,彷彿搖身一變成了精打細算的家庭主婦,無時無刻都在收集宣傳單、作筆記,紀錄哪裡的超市有特價,哪家的蛋較便宜,何時衣服促銷,哪天要衝去搶一條88圓日幣的白蘿蔔…等等。

獨自在國外生活時,的確可以學到很多。以前像井底之蛙,所以完全看不清楚台灣的國際地位。當看到自己的外國人登錄證上,國籍欄處寫著「中國」二字時,真的會有無限的感慨。和日本人聊天時,知道在日本人眼中的台灣(有很多好吃的水果);與中國人談話時,了解在他們眼中的我們(立法委員很愛打架);美國人(美食很多)、英國人(台灣是福爾摩莎)……等。我想這些事情,如果不去外國,是不會那麼深刻地體認到,台灣是什麼。

此外,在和很多人相處、交流後,也發覺有些事,原來自己可以辦得到,可以努力到這種地步。不斷地發現新的自己,我想這也是留學後的最大收穫之一。以前我完全不知道,我可以自己一個人去旅行,從規劃行程到預約車票、住宿,原來我是可以做得到的,在無形中也增加了自己的信心。從一開始搞不懂電車的路線,到自己規劃行程,去了東京、大阪、京都、奈良、德島、鳴門、神戶、箱根、橫濱、日光、廣島、岩國…等等的各地旅行;從不敢吃納豆,到晚餐沒有納豆不行的日子。一個暑假去了三家homestay,在短時間內,必須要適應不同的家庭,不同的生活。有晚上九點半就睡,早上四點半起床去散步的家庭;也有愛煮十分鐘料理的媽媽。我想當我在適應他們的同時,那些寄宿家庭,也很努力地在適應我這個外國人。

回想那段日子,覺得自己就像0.999…一樣,在無限的循環下,體驗了很多事,收藏了很多的回憶,得到了很多人的幫助,最後,終於到達完整的1了。

NO.712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1126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2/5/21 下午 06:37:41
  • 線上人數: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