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9/04/13

屬於

◎文�呂侑倫圖�芮安

男孩問女孩,要考哪一所高中。

女孩不假思索的就說出,當然是綠色制服那一間。

的確,女孩在學業上超越一般正常人的極優異表現,根本就是易如反掌。

那你呢?女孩問。

男孩說,我的成績不好,考得上就念,考不上就工作。不過我還是想要念餐飲學校。女孩點點頭,因為她覺得,她就只是會品嚐美食而已,壓根不會想要瞭解一道道美食,究竟是如何誕生的。

那妳幫我補習好不好?

那些衝刺的日子裡,女孩漸漸瞭解,男孩為何想要念餐飲學校。男孩從小父母就離婚,而他跟著媽媽一起生活。每天,媽媽為了賺錢,早出晚歸,唯一有機會能盡母親的責任的時機,就是在深夜時,將簽好名的聯絡簿夾著一百元,放回已經熟睡了的他的書包裡。就當昨是隔天的餐錢,五十元早餐、五十元的晚餐,而中餐就吃學校的營養午餐。日復一日,男孩也厭倦外食的生活,漸漸開始自己研究料理,反正是煮給自己吃的,好不好吃不重要,重要的是便宜又能夠為家裡省錢。母親節那一天,男孩用省吃儉用存下的零用錢,替母親買了一組保養品。因為細膩的他,早已經發現多年來母親為這個家的付出,歲月在臉上刻下痕跡,白髮也漸漸的從髮根蔓延了。

母親節夜裡,煮了宵夜就等著母親回來,想要給母親一個驚喜,想不到卻是母親給了他一個,他不能拒絕,只能含著眼淚接受的結局。

「妳的媽媽因為太過操勞,導致肝指數上升,引發猛爆性肝炎,剛剛已經走了。」話筒那一頭,是他已經好一陣子沒見過面的父親的聲音。在男孩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眼淚卻已經不聽使喚的奪眶而出了。

「媽媽最喜歡我煮的乾麵,只要下個麵,拌上現成的炸醬,再加幾條青菜,就是我多年來的晚餐,而那一餐來不及吃的宵夜,也是乾麵。」

男孩泣不成聲,女孩眼眶也濕潤起來。

女孩下定決心,一定要讓男孩考上他想要的餐飲學校。為了男孩也為了男孩的母親,也為了我自己。

開學那天,男孩意外的在同班的餐飲教室裡,看見女孩。

女孩吞吞吐吐的跟男孩說話,因為考試那天,女孩得了重感冒,搞砸了,簡直是糟透了。但是女孩卻不願意重考,只要再等一年,她一定能夠穿上夢寐以求的綠色制服。不管家人如何勸說,女孩還是毅然決然的念了這一間餐飲學校。

而女孩臉上沒有不甘願,男孩臉上只有說不出的喜悅

上課的時候,男孩與女孩自然的牽起手來,下課的時候。女孩坐在男孩的腳踏車後座,就這樣五年。一直到畢業那一天,男孩只公開的在女孩的左臉頰留下一個輕輕的吻,還是女孩生日那天,被班上同學起鬨之下才有的。為了繼續專業,兩人一邊在學校進修,一邊在飯店裡實習。而兩人各自選擇了不同的道路,女孩選擇了餐飲的餐,男孩選擇餐飲的飲。每天每天,在忙碌的飯店裡,就算見了面也只能點頭微笑,連辦公室偷情的程度都稍嫌不夠,寒暄幾句都不太可能。只有回家的時候,再分享一天下來的心得,還有順便抱怨難搞的客人與飯店經理囂張的臉孔。最後,如果氣氛夠美,燈光夠佳,心情夠好,最重要的是男孩有足夠的體力可以使用。男孩會在女孩還在沖澡的時候,打開浴室的門,先讓熱水淋濕兩人,再在煙霧繚繞中,與女孩深吻,一直吻到白色床單上,將一天下來沒用完的體力,還有上班時的怨氣,男孩會再做衝刺的,在女孩的身體裡留下。

女孩在廚房,一邊想著,要是你敢變成花心大蘿蔔,我就把你剁了,這一幕嚇到了不少飯店的大廚,而忽然一陣玻璃碎聲,把大家都引了出來。

男孩在吧台練習甩瓶,摔破了酒瓶,也割傷了手,女孩在醫務室裡幫男孩做了簡單包紮。「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受傷了」他說。男生總是這樣輕描淡寫,殊不知這樣一次又一次的傷痕,不僅刻在男孩的身上,也烙在女孩的心上。男孩有自己的一個急救箱,裡頭隨時都充滿著碘酒、棉花棒之類的用品。反正都是女孩在準備的,男孩只知道受傷了要找女孩,卻從來不知道,每找一次女孩,女孩就多一次心疼。不過女孩明白,這是男孩愛她的方式。

那天,一向嘈雜的飯店,被女孩尖銳的尖叫聲給劃破,原來是有色老頭在女孩上菜時,對她毛手毛腳,女孩向經理投訴,經理卻要女孩跟客人賠不是,女孩受了好大好多的委屈,她不肯道歉,因為她沒有做錯事情。爭吵中,那位色欲薰心的老頭,被一腳踹到地上,杯盤散落一地,劃傷了女孩。是男孩要挺身而出保護女孩的時候了。這下禿頭的經理就更是氣壞了,氣得頭上所剩無幾的幾根頭髮都站了起來。他大聲責備男孩,男孩也只能用正義與勇氣的鐵拳回報在他令人厭惡的嘴臉上。想當然,這樣子不顧一切的下場,就只有捲鋪蓋回家吃自己了。

男孩從來沒有給過女孩什麼,這一次,男孩用行動表示他有多在乎女孩,看著為了拉住男孩而意外受傷的女孩的手,男孩有說不完的心疼。「每次都是妳幫我包紮,這一次換我來幫妳。」男孩用繃帶的在女孩手上纏繞,第一圈他說對不起,第二圈,他說我愛妳,第三圈••• •••

女孩小心翼翼的收下了剩下的繃帶,這是男孩第一次為了愛她所做的事。

女孩換了一間飯店,男孩到了PUB當了BARTENDER。

再也沒有可以拆散他們的理由了,從幾次為愛做的傻事來看,男孩一點也不懂得怎樣才把愛說出口,只能以行動表示。不過女孩一點也不介意,只要她知道,他是愛我的,這樣就很夠了。現在,女孩開始又多了一件事情要擔心,擔心男孩的血氣方剛,煩惱男孩的不顧一切。每當聽到屋子外頭呼嘯而過的警笛聲,每響一次,女孩的心頭就揪了一次。但是能做的也只有替他治療,幫他祈禱。

「他說妳不要臉,硬要倒貼我。」「所以你就揍他一頓?」

一次又一次次的,男孩為女孩出頭,不許有人傷害她。

「我心甘情願倒貼你阿。」女孩靠在男孩的肩膀上,有開心也有擔心。

懸崖邊的愛情。

這次女孩再也無法挽回男孩,不是男孩變了心,也不是淡了情。

「他說我是沒娘養的,才要出來混飯吃。」女孩知道,這是男孩這輩子最大的痛,

尤其是在母親節前夕。每年到了這個時候,女孩都刻意的不要讓男孩想起這件事,安排了許多活動。今年也是,但是等不到男孩回來共度晚餐,就得先到警局保他出來。「重傷害,現在還在加護病房。」警方說。

女孩心疼著男孩也擔心著那個白目不識相的人,一切只希望他早點從加護病房出來。我們回家吧,先洗個澡,我幫你準備宵夜。

女孩還在廚房,男孩接到了警方的電話,表情沒有任何異常。

「他死了。」

女孩沒有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吃飽我再陪你去警局吧。」

在一起的幾年來,女孩鮮少為男孩下廚,每天總是蠟燭兩頭燒的,忙著學校還有工作的事。女孩才想著,已經忘了有多久,沒有替心愛的人下廚了。以前的她,是只懂得品嚐,連荷包蛋都煎不好的人。而當她有能力可以為心愛的人下廚時,她卻又沒有把握住機會,她實在後悔極了。

其實,自己才是一直沒有把愛說出口的那個人。

女孩端著一盤乾麵,來到男孩面前,「下個麵,拌上現成的炸醬,再加幾條青菜。就是我們最豐盛的料理,因為裡面有滿滿的愛。」男孩已經止不住淚水,女孩也是。似乎,患難才能見真情這句話是真的,不過用在這裡已經沒有意義了。

看著男孩熟睡的面容,已經沒有慌張的驚恐,只有安詳而深沈的呼吸聲,也難怪,因為女孩參了好幾顆安眠藥,剩下的,女孩都吃了。

「我真的不能沒有你」女孩拿出那綑沒有用完的繃帶,是男孩第一次為她打架時,幫她包紮的。緊緊地勒在男孩的頸子上,第一圈她說對不起,第二圈,她說我愛你,第三圈••• •••。一直到男孩沒有了呼吸,女孩解開繃帶,一頭綁在男孩的小指上,一頭在自己右手的小指。「到了那邊,不要忘記來找我喔。」

拿起廚房的菜刀,往自己左手腕,劃下了一道,永遠無法挽回的深淵。

好痛,真的好痛。

如果可以重來,我會好好愛你。我不會欺騙家人,明明可以考上第一志願,卻在志願卡上,把餐飲學校填到第一個。如果可以重來,我會好好愛你。我就不會跟同學串通好,叫你在我生日的時候,吻我。如果可以重來,我會好好愛你。我就不會在飯店吧台的瓶子上動手腳,讓你受傷。如果可以重來,我會好好愛你。

我就不會跟經理演戲,害你被飯店開除。如果••• •••

「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有多愛我而已!」

沒有人知道,男孩到底有多愛女孩,只有女孩自己最清楚。因為從沒有人教過女孩,怎樣談戀愛。也許當他明白,女孩小時候的陰影,他就不會讓女孩這麼沒有安全感。女孩,曾經被自己的父親一次次的羞辱。而母親卻在一旁冷血得沒有任何阻止的意思。但是女孩並沒有想不開,卻是更堅強的站起來,因為長大以後,她才有足夠的能力,返回譴責他們,抑或是更遠走高飛。女孩明白,只有遠離,才能真的解脫,於是她念了遙遠的餐飲學校的原因,有一半是愛著男孩,有一半是為了逃離家庭。所以女孩從來不在母親節那天,為男孩下乾麵,因為這樣,令男孩難過,也讓女孩想起他痛恨的母親與父親。誰有錯,誰又是對。女孩最後找到了她的安全感,也總算解脫。男孩跟著母親的腳步,最後團聚一起。這樣或許是另一種圓滿吧。

眼前一陣白,陽光刺眼,她以為來到天堂。

女孩醒來,感覺十分疲倦,似乎做了一場很長的夢。而男孩還在床邊睡得香熟。今天是萱萱第一天上小學,我要去叫她起床刷牙洗臉,我還要起來做早飯。

「老公,快點起床,上班要遲到了。中餐吃什麼好呢?吃乾麵好了,乾麵簡單又充滿愛。還有。老公,我愛你。」

「老婆,我也愛妳。」

〈完〉

NO.747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1098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1/4/16 下午 05:29:49
  • 線上人數: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