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2/12/02

永遠的花
■詹淑莉(俄文一)

人生也許就只是一種不斷的回憶吧!

一個涼爽的午后,我走進爺爺的房間,看他正忙著:「爺爺,你在做什麼?」「我在找一件灰外套!妳有看到嗎?」為了幫忙找一件灰衣,我無意中在木箱子裡看到一只褪色的牛皮紙袋,「好舊的袋子!裡頭是什麼呀?」

「它裝著爺爺的自由、理想和……愛!」一陣迷糊衝腦,「什麼?我聽不懂。」「小芛啊!在這褪色的袋子裡,填裝著我一生難忘的故事。」「故事?什麼故事?我想聽,快說快說。」爺爺輕閉上眼,開始娓娓道出他的「故事」……

五十年前的一個寒冷夜晚,我踏上夢想中的都市,拎著一只破舊的背包,懷著一顆對愛情充滿憧憬的心,到這城市找尋夢想和愛,父親再三叮嚀我:「不能涉入風化場所,更不能對城中女人動心,做我的好兒子。」

然而,父親的忠告始終敵不過我年輕炙熱的心,我糊裡糊塗闖進了她的舞台──一個集所有男人目光、金錢於一身的女子,陰錯陽差與她相遇,此時此刻,我也和一般男人一樣,深深被她撩人的雙眸所迷住了。

之後,我埋首於寫作中,但,都是為她而作,我腦中的千言萬語都屬於她,容不下他人的「忠言」。

她的眼中只有財富是唯一,愛情豈是她會了解?十天、幾個月過去了,我的字句似乎起了作用,漸漸熔化了她冰雕的心,塑成一顆愛我的心。

我永遠記得那是我們認識的第七個月,一年當中,那夜的星光最亮,那夜的月光最美;我寧願生命停滯也不要離開她身邊。就在那晚我們被拉進愛情的漩渦裡,轉……轉……轉,我們被捲進最深處,不見蹤影。那時,她,明瞭了愛。

記得,柳樹在河岸排列成行,看我們的愛情茁壯;雪花在窗邊片片飛落,為我們的愛撒上祝福。在丘比特的庇護下,我們過得像神仙一般的生活,不想回到現實,我們在愛河河岸,彼此承諾:「愛到永久……」

看著爺爺甜蜜的模樣,就像一個害羞的男生在品嚐他得來不易的棉花糖一樣,好甜好甜。爺爺繼續說著:

我想就算是陶淵明的桃花源也會別有天地吧!那天地,屬於死神的地盤,而她誤闖進了它的領域,無法自拔。她不想讓我傷心,於是撒了謊:「我要回到財富身邊,因你不能給我一切。」看著她狠心離去的背影,心痛,會令人陷入絕境。

那晚的霧氣,沾濕了我濃密的髮;月光,在我愛情失敗後給予嘲笑,我踩著氣憤的步伐朝她走去。

推開層層的阻撓,看到她,心驚動不已,因為夢中她的倩影如今卻幻化成即將香消玉殞的花,蒼白的臉色、脆弱的呼吸,可是她那對迷人的雙眸依舊綻放出光芒。

她離開時,我用她最愛的紫玫瑰蓋滿了她的舞台,讓她不孤單。

在爺爺悲傷的語氣中,我聽得出他無限的愛意。「原來爺爺有這麼一段感人的回憶啊!」爺爺默默點點頭。「這是她離開後,我寫給她的唯一一封信。」

「長相思,長相憶,妳如花般隔著雲端找不到妳,去往彼此無消息。妳依然迷人嗎?妳有著我最愛的笑容嗎?淌著淚的眼,找不到妳的背影;淌著淚的眼,看不清妳的雙眼。不要勸我閉上眼,找尋另一個人,因為我們彼此承諾過:『愛到永久。』一朵綻放的花如妳,散發出誘人的氣息,我像隻蜂鳥迷上了這朵花,自此不願離開,儘管風強雨大,都澆不熄妳的氣息。十年、百年、千年,妳是我心中永遠綻放的花。」

好感人的一封信,可以想知她對爺爺是多麼特別,可是,「爺爺,為什麼你都不說出她的名字呢?」

「妳錯了!我每天都叫她的名字呢!她現在可是我最寶貴的財富!呵呵!」說完,爺爺一把抱住了我。

她的名字是……

NO.520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859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2/5/16 下午 07:07:23
  • 線上人數: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