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2/05/27

走入,走出 海青

上班已兩個月,薪水28800元,代價以自由。

軀體活躍,靈魂卻相對沉寂;鎮日說了太多空話,皆非不得不的深刻之言,而多說長道短的流語蜚言,它們借我之口發聲,於我的生命意義卻無交集。

理想主義者總是否定現狀的,不是嗎?即便努力提醒自己,眼前的一切並非全無可取,但當卸下角色扮演的戲服,我的眼及容顏依舊映照出冷漠的光采,因為厭於太多外人干涉生活情節的編寫,厭於真我受假我操作而成傀儡,更怕假我就此鳩佔鵲巢,真我一去兮不復返。

因而不想再理任何人,那些全副身心只為情慾所驅使的人們;當他們鎮日環繞身旁,我卻總是可以益發理智,因為,他們已代我糜爛、代我愚昧、代我荒謬;而我,看他們顛倒世界已夠眼花撩亂,撩亂得我差點以為自己也在另一個他們眼中亦是顛倒的世界裡了;大是相形於大非,亦成另一種大非。

我們顛倒彼此,彼此顛倒。

於是感覺一種走出的必要,走出他們眼中所及的視界,走到我嚮往的遠方,走到他們的目力所從未、永未能探及的一幅清朗景象裡。

並非低估他們的視力,而是當發現同他們所想望的圖畫竟如此相異,不得不提醒自己,該是啟程找尋符合我深心一幅圖畫的時候!

不好找,是知道的;即便找到了,我明白我所想做的,並非只是走入那幅圖裡,而後立定稍息,就此停格,讓自己給鑲死在畫框裡。

真正的想望是,走入那幅尋覓已久的圖裡,然後步履不息地漸行漸遠,遠到觀圖者將我的背影視作一粒沙塵,看著我終於漸漸湮沒於一片無垠的未知之漠……。

在他們眼中消失的,是從前追尋此圖的我;實際上,我並未就此消失無形,不過是走出了先前走入的一幅,然後又走入了下幅裡。

在現實裡整裝待發,在跋涉中邁向理想的朝聖地;出入之間所變的,是心中所想望、更接近理想輪廓的那幅未知圖像;不變的,則是我依舊繼續著那無盡的追尋之途,不斷地走入,再走出……。

NO.504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907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2/5/24 上午 08:27:48
  • 線上人數: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