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1/02/19

紐約行有感 ?李光第(大傳三)

一月廿四日,大年初一的下午,在台灣還洋溢著濃濃過年氣氛的同時,我帶著兩大箱行李,和所有關心我的人的期許與祝福,飛往紐約參加第廿三屆「世界大學先生小姐」比賽及親善訪問活動。

世界大學先生小姐比賽,是由創立統一教的南韓文鮮明牧師在1978年於日本首度倡導發起,並且由大學原理研究會(簡稱CARP)主辦。起初只是日本的國內性比賽,參賽者都是日本的大學生,自1982年起開始擴大舉辦,逐漸變成世界性的比賽。比賽的重點和一般選美活動不同,強調的是「純潔與美麗」,文鮮明牧師希望藉著這樣的比賽交流,能超越種族、民族、國家之間的藩籬,增進各國間的友誼。

其實,把這項活動稱之為「比賽」我覺得並不恰當,因為在活動進行的幾天當中一點兒也感受不到比賽的氣氛。我們和來自世界各國的學生代表每天玩在一起,打打鬧鬧在一起,一有空大夥兒就一塊兒唱歌跳舞,感覺就像是參加救國團的夏令營。這項活動的英文名稱叫「Mr. and Miss University Beauty Pageant」,「pageant」這個字有「慶典」的意思,到了紐約,我才發現我其實不是「出國比賽」,而是來參加一場「美的慶典」。

參加比賽和參加慶典的心情就截然不同了。我和一同參賽的台科大企管系四年級徐慧君同學都不禁想,既然是「出國比賽」,好像就應該「得冠軍,拿金牌」才能「光榮回來」,再加上去年保險系的黃莉智學姊才得到世界大學小姐第二名,為國爭光,因此我們其實都肩負著不小的壓力,深感不能辜負全體國人之付託。但到了國外才發現完全不是這一回事。

其實這項「世界大學先生小姐」比賽,規模並沒有想像中的盛大,這項活動的主辦單位是「大學原理研究會」(簡稱CARP),目前的世界CARP會長是南韓的文顯進先生,他是統一教總裁文鮮明的第三個兒子。CARP每年都會舉行年度大會,宣揚純潔的愛、理想家庭和世界和平的理念,在為期大約五天的時間內舉辦一系列活動,而我們參加的比賽只是其中的一項類似暖場的活動。

由於這項活動的性質其實只是一項很單純的民間交流,因此在世界各國得到的關注都不如在台灣這樣受到重視,甚至去年得到大學先生第一名的韓國先生告訴我們:「去年我得到第一名的消息,在韓國除了我爸媽以外,沒有別人知道。」聽得我和慧君嘖嘖稱奇,不過也因此,我們完全卸下了準備比賽的緊張情緒,放鬆心情來享受這場「美的慶典」。

這次共有十八國的三十名代表參賽,許多國家的學生代表都是CARP的會員,有些國家甚至是用遴選的,直接推派CARP的會員與會,並不是像我和慧君一樣,先在國內比賽脫穎而出後才得到參賽資格。參加這次活動使我真的感受到世界大不同,光是看待一項活動的眼光,在世界各國間就有截然不同的差異。

由於CARP一向提倡純潔的愛、理想家庭、等待真愛的理念,反對任何婚前和婚外的性行為,因此這次參賽的各國大學生代表,也和我們原先印象中的外國大學生有很大的差異。原本經由好萊塢電影中的印象,總以為外國大學生的性觀念非常開放,諸如一夜情、交換性伴侶等行為都不足為奇,不過這次一去才發現事實不然。

在國外,由於CARP長年來的努力,在大學生中已經逐漸獲得迴響,愈來愈多人能認同「純潔的愛,愛得純潔」的理念,愈來愈多人服膺CARP推動的「等待真愛」的信念,在外國有愈來愈多的大學生願意許下「True love waits, true love lasts.」(真愛要等待,真愛才會長久)的諾言,相較之下,我反倒覺得國內大學生開放的性態度似乎有點過頭,因為在國外,大家都愈來愈能體認到愛滋病的可怕,「保守」反而是一項趨勢,「開放」,卻是一項漸趨落伍的表現。

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第一階段比賽進行「自我介紹」時,美國先生告訴大家,他今年已經廿一歲了,但仍然維持處子之身,但是他覺得很光榮,他也從來不避諱告訴別人這一點。因為他認為,只有當他找到真愛的人,許下婚姻的承諾之後,他才能真正享受兩性之間的性愛,要不然就是對自己不負責任的表現。

另外一位坦尚尼亞先生也告訴大家,在非洲,在坦尚尼亞,每天都有數千人死於愛滋病,每天也都有數百名自母體感染愛滋病的嬰兒出生,生長在這樣的國家,他有深切的體認,只有每個人都信守「純潔的愛」這樣的理念,才有可能阻止愛滋病的蔓延,並且更進一步找出根治的辦法。

他們兩位的演說都贏得了滿堂彩,相形之下,我和慧君的演說就太拘泥於「自我介紹」的形式。我們談了很多有關於自我生涯規劃的東西,與其他各國參賽者以全世界為關懷重點的主題相比反而顯得很狹隘。

比賽的第二階段進行的是才藝表演,我表演的是龍形劍法,慧君表演的是扇子舞,我們這兩項帶有濃濃中國風味的表演贏得了外國人的高度興趣,許多外國參賽同學都不時把我的劍和慧君的扇子借去比劃把玩,展現了他們對中華文化的好奇。在表演完後,還有很多外國觀眾向我們致意,表示很欣賞我們的表演,此時我突然有點慶幸這次大陸代表因為沒拿到簽證而無法前來,我們因而可以獨享中華文化的「正統」地位,我在想,如果這次大陸的大學生代表也與會,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情況。

比賽最後結果是由坦尚尼亞先生和菲律賓小姐得到桂冠,我和慧君雖然沒有得到獎項,不過我們贏得了很多寶貴的友誼,贏得了難忘的經驗和美好的回憶,獲益匪淺。更重要的是,我們很努力地讓外國朋友知道台灣的存在,傳達了台灣兩千多萬人民的聲音,讓台灣在國際舞台上不沉默,擁有發言的空間,我想這也是我們為國爭光的另一種表現方式。

這也是我此行中一個很深的感慨,「台灣」兩個字在國際社會上的知名度並不高,甚至,這次我們的「官方身份」是「中華台北先生小姐」,而非用「中華民國」或「台灣」的名義。在國內時,雖然我們很自豪擁有輝煌的經濟奇蹟,然而我們在文化上卻沒有什麼能夠令人印象深刻的特色,許多外國朋友也弄不清楚兩岸之間的關係,而誤以為我們是來自大陸的代表。

我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和幾個外國參賽同學圍坐在一起閒聊,大家說起最能代表各國的東西,尼泊爾同學說「我們有喜瑪拉雅山」,巴西同學說「我們有足球和亞馬遜河」,荷蘭同學說「我們有風車、鬱金香、梵谷和林布蘭」,正當我盤算著該說什麼來代表台灣的同時,克羅埃西亞的同學搶著幫我說「你們不是有長城、李小龍和孫子兵法嗎?」

聽到此話,我哭笑不得卻不得不大費周章地向他們解釋兩岸之間的差異,換來的卻是每個人一知半解的表情。最後,想了很久,我才告訴他們「你們看過臥虎藏龍這部電影嗎?這部片的導演李安贏得了今年的金球獎,他是我們台灣的驕傲。」

我們被誤會是大陸代表的事情一直持續了好幾天,甚至到了最後一天大家要道別時,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韓國小姐還依依不捨地告訴我「我們兩國距離很近,我去過你們的國家兩次了,今年我可能會再去北京,希望我們會再見。」聽她說的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好,雖然後來澄清了誤會,但還是感覺「中華民國」或「台灣」在國際社會的地位,真的很渺小。

政府多年來一直高喊要走向國際化,為了打入國際社會,也著實花了不少金錢和心力,然而成效卻是如此有限,不禁覺得有點悲哀。其實我們對國際社會的關注真的還不夠,每天看電視或報紙,往往國際新聞少得可憐,可能非洲因為一場瘟疫死了數百人不會見報,然而台北某條小巷死了一條狗卻會成為新聞,這一次出國真的深感台灣本土化有餘,國際化不足,我們真的應該多關心國際社會,如此一來,也才能贏得國際社會的關心和了解。

NO.458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1414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9/29/2022 2:46:31 PM
  • 線上人數: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