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0-05-29

深藍 ■菊子

二千年春天,毛毛細雨的午后,一杯咖啡,伴著我。

不是巴黎塞納河畔,亦非關寧靜的感官,速食的味覺與喧鬧的人聲鼎沸,充塞了小小的立方。人們是悠閒的嗎?有人沉思、有人專注、話多的人開開閤閤的嘴,未嘗停過。

後現代的解離,在音樂、藝術與文學中,表露無遺。存在主義聲嘶力竭,人們活在當下、享受當下,卻又迷失在當下!什麼是真正的存在?我在看著永遠看不完的Paper,你在說著永遠不可能兌現的情話,他在虛擬的空間裡尋一個真實的未來……。

是不是,是不是當人們再也不靜止下來,看看自己、看看他人與世界時,這一切就成了繼續不斷的落失呢?當我以為找到了真我,真我卻又慢慢的死去。艾茉莉的淡水小鎮,隨著時光,消逝。

四月天裡的人間細雨,該是個美好而詩意的節氣。怎麼會、怎麼該被困在這不見天日的四方城?用我的思想同你換一副羽翼,用我的情感跟你換一刻自由,讓我得以尋覓一個牧童,遙指杏花村的悠哉。

NO.437 | 更新時間:2010-09-27 | 點閱:816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3-01-12 14:50:04
  • 線上人數: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