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爾不群 2020/12/06

【卓爾不群】金曲入圍金音獲獎 鄭宜農優游文學變創作養分

【記者李沛育專訪】下課鈴聲響起,看著同學成群相約吃飯,此時你是否湧現出「孤單」的惆悵呢?「從現在開始,是孤單的練習,孤單的所在,都沒人能脫離」這首臺語歌詞源自於中文系校友,演員、歌手鄭宜農創作的得獎作品「玉仔的心」,或許可以讓你轉個念,學習與自己相處,享受孤單,不再害怕孤單。

歌手鄭宜農創作「玉仔的心」一曲,榮獲第30屆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入圍,與第十屆金音創作獎–最佳另類單曲獎,描寫的是臺灣60、70年代下,帶著鄉土氣息的女工們縱使離鄉背井,到大都市工作,內心有說不出的寂寞等種種困境,她說,其實自己的祖母就是這位主角,她聽著祖母淡淡地說出她和其他姊妹的故事和心情,當年懷抱著希望,堅毅的在城市中奮鬥,身邊總會帶著一塊玉的配飾,這樣的心情如同她們手中握著溫潤的玉,隨著時間的流逝與溫度,日漸展現出屬於她們自己光輝。於是她唱出:「你不變的願望,淹沒在茫茫的城市,但是你捧著玉仔做的心,你依然捧著玉仔做的心,從現在開始。」

透過發音 玩出音樂的無限可能

憶起在淡江度過的學習時光,鄭宜農分享她與眾不同的科目偏好,原來她反而偏好大家認為艱澀難懂的科目,如「聲韻學」,因為有聲韻學的基礎,讓鄭宜農在詞曲創作更加和諧,更能透過文字的發音玩出音樂的無限可能,如今已成她的創作養分,而印象深刻的是顏崑陽教授的「文學概論」,是她最喜愛的科目,因為她喜歡讀古文,優游在老師講述的文學故事中,考試時特別能觸類旁通,「尤其記得顏老師發考卷時給予肯定的眼神以及不錯的分數,我到如今仍感念再三。」想不到多年之後,鄭宜農有機會與老師的女兒顏訥結為好友,是種不可思議的緣分和師生情誼。

愛打球 耍浪漫 懷念師生情誼

她當年喜歡「浪漫的法國」而選了法文系雙主修,難忘李佩華教授的優雅和法國腔,她形容:「是校園中一道優雅美麗的身影」。而論及與大學同學的回憶,鄭宜農回憶擔任中文系女籃隊員時,曾經為了練球搶佔球場,大夥兒凌晨3時躺在學校籃球場上望著星星待到天亮,就為了一早可以練球,以及她最喜歡與同學相約在宮燈教室,那種情誼至今不變,想起這些,讓她不禁莞爾一笑,勾起只屬於她的美好回憶。

關於「創作」,對鄭宜農而言不單是份工作,也是她排解情緒與挖掘社會本質的方式,以自己的生活故事發抒作品作為橋梁,讓自己與歌迷們互相交流想法,今年8月《2020鄭宜農巡迴–校外暑修Summer Vacation》在北中南共舉辦4場巡迴講座,邀請網紅團體「反正我很閒」、金馬影后謝盈萱、文青系女星連俞涵等嘉賓,與歌迷一同激盪社會對不同「#主題標籤」如討論「#驕傲」、「#戰鬥」等不同主題的各種可能,11月剛結束的《井之聲#Acoustic Tour》也是「#主題標籤」的延伸,舞台設計圍繞這跟#相似的井口設計,讓觀眾驚呼連連,這場巡演也是鄭宜農與觀眾一起探索自我、從井裡到井外世界的過程。

詞曲創作 戲劇 嘗試更多不同面向

提及最近的歌曲創作多以臺語作為發想,鄭宜農表示,是「奇蹟的女兒」這齣臺語劇帶出她對臺語創作的玩心,其實她本來不太會說臺語,但創作刺激她想再著墨更多的可能和嘗試,現在的她更沉浸在臺語的趣味中。戲劇作品也是鄭宜農創作的展現,近期口碑好劇公視和民視「鏡子森林」的小未一角,縱使性格天真爛漫與鄭宜農自己較為理性截然不同,也讓她樂在其中,「未來我想嘗試更多不同於自己的角色,想在戲劇中玩玩我人生中更多不同的可能。」

對於曾經感受到迷惘的同學,例如看著同學們充滿熱忱地討論未來,自己只能強顏歡笑的應聲附和,彷彿一個人身陷名為「人生」的迷宮裡,面對這樣迷惘孤單的心境,鄭宜農以旁觀者清說明,她認為迷惘永無止境,其實是再正常不過的事,「當你意識到迷失茫然,不要因為它而困在驚慌失措的狀態,應該面對它、解決它,就會是一次成長。」

「孤單對我來說,是個可以當下解決的可改變狀態;孤獨則更像一種本質,是每個人都會面對到的課題,可以有各種不同的樣貌呈現在你面前。」提及孤獨的心境,鄭宜農是這麼說。對鄭宜農來說,「孤獨」並不負面,相反的,還可能是種美好。「孤獨」在心中呈現各種模樣,會讓她在腦海中迸出許多故事,在近期第2本散文集《孤獨培養皿》中,窺見鄭宜農的千萬種孤獨故事,用文字書寫孤獨,除了替自己找一個出口,也是她與聽眾、讀者們共賞「孤獨」的一種管道,「藉由分享孤獨,讓彼此不再孤獨。」

NO.1115 B | 更新時間: 2020/12/06 | 點閱: 238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1/2/25 下午 03:01:23
  • 線上人數: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