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4/09/20

夏鬱
文�瓦希里

2003,一個盛夏的時分,距今一年有餘的時刻,南風獵獵向我,夏陽映射上我胸前那身白色上衣的藍色繡線。那是個標誌,那是種標語,一襲制式的束縛,一成串無理蠻橫的條文,桎梏了我青年的時光,阻撓了我洋溢的思維;壓抑出一顆破繭的心靈,綻裂了碎痕下永不掩飾的殘忍……

浩浩脈動左右校園的行進,在鐘聲響起的一瞬間,黑板上密麻的粉白字跡模糊成一片醜陋的臉孔。周圍充斥著百樣的心思愁慮,漫著悲憤、無奈、麻木、空白,沒有誰的心思隨著錶面而波動,沒有誰的腦袋思索著下一秒的行進。望向昏黃紫薇的天景,在末日宣言與頭角崢嶸和我們扼止的歌聲下,默默地反抗,靜靜地追逐,沒有誰會相對扶持,沒有誰會頓下腳步去對周遭事物加以正視。熱血的奔騰在心思下蠢動,自負的眼神與騷動的鋒芒宣示著反叛的時節已至,面臨著呆板教條與教本的不知所云,肅殺的氛圍傳染了磚牆內每一顆欲動的眼瞳,在悲哀的佐證與幫襯下倍顯出青春年少的黯淡無光。我們僅是學生,一群埋首書前的學生,每一頁書面的鉛字下流竄著我們的鮮血,每一劃筆觸下有著傷深入骨的殘痕。那是2003的盛夏,在錯綜教條的規制下,對時代的反擊,對冬烘師長口中至高無上的規範大加撻伐,對不合時宜的秩序徹底背叛,對自我思想意圖獨立的朗朗申言……

這是一次年輕的反動,訴諸著不願被時代洪流沖刷生命的悸動。於是,我們發言,用破碎邏輯的心聲呈送入一去無回的廳堂,用浪漫與熱忱呼喊出切肌入理的嘶啞。沒有人回應,沒有人投注關懷,一顆顆渾沌錯位的內心,零散窘迫的論言,被時代的風向牽引至歷史交雜的古戰場的甬道……

過早的自我啟蒙招致更為寒愴與孤立的困厄和險阻,在矛盾猶豫遲疑徬徨的路程上,抒發的言語不堪一擊地破碎於戰場上,沒有人聽見哀嚎,沒有人望見那懾人刀光的逼近,沒有人發現那僵化心智的絆索。當青春的創意與激昂夢想被傳統守舊的利刃刺入,突然沉載於暖陽光亮與森冷冰河的介面上,我望不見粼粼波光的閃爍,我聽不見溺斃前呼嘯的泣聲,唯一的救贖被時代濃稠的迂腐所淹沒,荒謬的自我在無奈視角裡衍生的驚慌失措中,倉促地重回母體的秩序。

在甘於臣服時代的觀眾面前,我們揭開了自扮丑角的序曲,在沒有結局的慌忙下潦草地謝幕拆景;是一齣喜劇悲劇鬧劇默劇,在自以為是的動作下攀越禮制的圍籬豎起生命的旗幟,豔旌當風,卻燃放於舊俗抑制的烈燄裡。

悲劇之闕如。觀眾之闕如。掌聲之闕如。憐憫仰望,憂悒於不得不的雛型。

當秋風嬴弱地吹去,失焦的步伐終又循更顛簸的小徑重溫過往足跡與轍印。在歷經了無數鐘擺的迴盪,我望向今夏的海,是那樣地寬闊,也那樣地藍……

NO.581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1046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1/10/20 下午 05:27:17
  • 線上人數: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