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5-03-07

神州懺悔錄 (上)

自古,龍就一直被視為不祥之物。在這片土地上,人人都是神的子民,人神共處,純潔的虔誠。自禹以後,王位世襲,家天下的結果,造成了混亂的王位之爭!在人心被血洗浸染後,神的存在只成為一種儀式;為了宣揚奪位者的狂霸,人們改稱自己是真龍再世:繡龍袍,戴龍冠,以龍體、龍顏等等名詞表現自己的不凡。到現在,整個神州的子民甚至改稱自己為龍的傳人,於是,在一場又一場的王位爭奪中,人們用自己和敵人的血,相互濺染出一齣齣神州懺悔錄。

夏桀王末年……

一天,夏后氏.桀王正在後宮賞花飲酒。突然,天色驟變!從滾滾烏雲中降下兩條神龍。

兩條神龍,一雄一雌交繞於庭院半空,口吐龍涎,不可一世地說:「我們,是褒國的二位君主。」

桀王又驚又怒,(這是我的王朝,憑什麼叫此二畜說趕就趕!)於是命左右弓箭手射死二神龍。雌龍稍一閃神,矯長的身軀霎時被射中了要害!嬌貴的龍體意外地脆弱,呻吟幾聲,便緩落在地,如風吹雲般散去了生命。

桀王大喜之下,命人割下幾片龍肉加以烹燉,鮮美香滑,桀王一吃再吃,居然把整條龍都吃完了!

桀王吃完龍肉,還不滿足,想命人再追殺雄龍,一旁的臣子見狀即言:「龍雖是不祥,但至少是天降之物,王如此大啖天之物,又想趕盡殺絕,實屬不德,請王開恩!」

這時,雄龍口吐黑涎,並挾著猛烈氣勢衝回後庭,一時雷聲大作,響喝天際,桀王腹中的龍肉似有感應,在桀王腹中翻攪,令桀王冷汗直冒。雄龍對著褒國下了一個詛咒後,便撞地而死!

雄龍亡後,口中黑涎直冒。有臣子言:「龍涎,乃龍之精氣,存之而吉。」桀王遂命人以木匱盛之,收藏於後宮,就這樣過了五百年……。

經歷夏、殷、周三代,始終沒有人注意到那個小木匱,一直到了周厲王末期。有一天,那小木匱突然金光大射,好奇的厲王打開木匱,想一探究竟,卻,龍涎溢滿一地,怎麼也除不盡,厲王令幾位適婚年齡的宮女們,裸身沾除黑涎。

一位年少的宮女身上沾滿的黑涎竟化為一隻蜥蜴,煙也似的鑽進宮女腹內,不久後,這名處子之身的宮女居然懷孕了!

無夫而生子,宮女嚇得幾乎發狂,倉皇逃走,過了四十年,生下一名女嬰,宮女視之為不祥異物而丟棄。只有一對賣桑木弓及箕草製的箭袋(皆為犬戎的製品)的夫婦敢收養被視為妖子的女嬰。

宣王時,小女孩因其美貌被選入宮中服侍,自此,就是一切的開始。

她被取名為褒姒,周幽王即位後三年,褒姒被派去服侍幽王。當褒姒用那似哀怨又似無情的眼眸盯向幽王時,幽王立刻就被擄獲了!

那年輕、嬌好的皮膚彈性,那水蛇扭腰的流暢,那美目,那手足,還有眉間看不見的糾結;幽王愛用他的眼凝視,愛用他年輕時練功練出的粗糙手掌感受她細緻白玉的皮膚。每當幽王在燕好間停頓時,他便從褒姒的身上感覺到自己……老了!

她才十五歲呀!還是在成長的小筍,卻一天比一天更顯出她妖冶成熟的魅力!

她才十五歲呀!該是愛笑愛跳的年紀,卻一點也不輕易表達自己的感情。小小青嫩的腦袋裝著的是鋼鐵般堅強又複雜的。

她太年輕,太年輕了!

年輕到即使受寵,也抵抗不住後宮嬪妃的刺目及閒言閒語。

年輕到不懂得如何分配別人曲意奉承,以至於被評為不識相。

褒姒呀!還記得母體內的溫暖嗎?

褒姒呀!四十年的培育,妳是有使命的啊!

褒姒呀……

幽王日思夜念著褒姒,彷彿能從褒姒身上吸取到年輕般地需索她。留戀於她柔軟的身段,豐富的舞姿,她簡直像個異星的生物,突然降到這片土地上,給大家一個驚喜似的引人注意;即使她動也不動,仍發光樣兒地勾魂,褒姒呀!

漸漸地,幽王也不上朝了,廣大的朝上,只剩下疏疏落落幾個臣子,叨叨絮絮地一會兒嘆氣,一會兒歇斯底里地大罵,臣子們憂心如焚:「一個多月過去了,王天天罷朝,朝裡的事堆積如山,別國又不安份,大王再不想辦法處理,我看呀,周朝就要毀在那女魔頭的手上啦!」

「是啊!一定是那個妖女施法,狐媚了大王的魂,企圖勾去整個周朝的命呀!」

不只是這些臣子的咒嘆,後宮裡,申后和宮女們也在大嗔怨氣:

「真該把她的臉皮兒給扒下來,那小丫頭,才來沒多久竟把大王給霸去了!」

「是呀!皇后,那小妖精太下賤了!」

「唉,誰來替我公道呀,我貴為皇后,卻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不只如此,大王也不專心朝政了。」

「皇后,奴婢為您不平呀,您豔震後宮,母儀天下,這般高貴的人居然要和那野來的妖女爭寵,太不值了!」

每天,每天,這些人的咒罵如誦經般激昂一整天,迴繞在整座宮內任何一個空虛的角落,而也永遠止在那歌舞昇平的一間:幽王和褒姒,機械似地歡樂。

褒姒呀!妳是用所有最好、最單純的素材精煉成的!

褒姒呀!我的靈魂已悲慟九百多年,已成血海了!

褒姒呀,妳是有使命的啊!

褒姒呀……

褒姒一直感到鬱悶,即使幽王為她找來全天下最稀奇有趣的玩藝,她也不曾稍紓眉皺。

「愛妃呀,要怎麼樣妳才會笑呢?」幽王對褒姒愛之入骨,即使她不曾慇勤獻媚於自己,他還是對她有著入魔的疼愛。

直到有一次,一位宮女不慎撕破了布帛,那種像在撕毀什麼不爽快情緒的聲音,吸引了褒姒的注意,她要宮女再撕一次,一次又一次,她突然感到好過多了!

幽王知道褒姒終於有感興趣的事之後,大為欣喜,命人每天準備好幾匹的高級帛織物撕毀讓褒姒聽個高興,而那如同撕裂人肉般的聲音,一直帶給褒姒解壓的快感!(待續)

NO.599 | 更新時間:2010-09-27 | 點閱:1487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3-01-12 14:50:04
  • 線上人數:1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