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5/04/06

出軌的靈魂
文�君萍 圖�risumi

今天的我,很不同,有點出軌。

陰霾的天氣,讓人看了就不爽!明明太陽都還沒有下山,為什麼天空卻昏暗的,讓人連抬頭仰望它的心情都沒有!

就因為只是身著名校的制服,頂著一個名校頭銜,所以不管走到那裡,有的只是別人羨慕的眼光,和崇拜的神情嗎!哼,我不屑!因為,不管走到那裡,我就只能帶著一副和善的表情,有禮的舉止,合理的態度,絕佳的教養……哼,去他的禮儀規範,那些世俗的眼光,沒有辦法約束到我,尤其當我心情正「火」的時刻!

走進校園裡,一陣微風吹過,那些嬌弱的花瓣終於敵不過輕風的誘惑而散落一地,嗤!真沒用。我敢說:如果現在有人敢跟我說話,我絕對會讓他後悔一輩子!

「學長,我可以跟你說句話嗎?」羞怯的表情,含羞的嗓音,十足的表白樣,我在心裡暗忖。

而我也以嘴角上揚15度來回應她,不過不同於臉上的和悅,我只回應一個字:「滾。」

這也讓我在有生之年,能有幸親眼目睹到女人變臉的神速:由一個羞怯且含情脈脈的神情,剎那間變成孟姜女哭倒萬里長城的慘白樣。

不過,這小小的插曲還是無法令我的心情好轉,但,倒也讓我明瞭自己原來也有叛逆的因子,就是今天,趁著風和日麗的好天氣,蹺課去!

走在冷清的街頭,不過我倒不引以為意,反正只要遠離學校,到那裡我都樂意接受。一手梳理自個兒的亂髮,另一手拆掉纏繞在頸上令人煩悶的領帶,順手再解開上頭幾粒扣子,現在的我看來,就跟路邊的小混混沒什麼兩樣,真想讓那些視名譽為生命的人看看我這麼頹廢的模樣!

拎著那幾乎沒有重量的書包,踏著步伐朝街頭一直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只知道街道已由熟悉的景象變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忘了自己走過幾條馬路,也沒去記彎了幾個轉角,反正只要手一攔,錢一丟,馬上就會有人送你到家。這就是世界,這麼地現實。

看太陽已經西掛了,抬起腕上的錶,發現早已過了放學時間。原來,我走了這麼久了?!但,心情也沒變得多好。當我正想結束今天的鬧劇,起身回家時,突然間,有一個招牌吸引我的注意。

「星情」多麼平凡的名字!在我的眼裡,它代表除了平凡以外,又多了幼稚且可笑的意味。正好,符合我今天像白痴一樣的行徑:幼稚又可笑的蹺課決定。所以,我推開門,準備進去這間咖啡店看看。

我以為,我會看到很多星星的裝飾。但,非我所預料,這間咖啡館內所有擺設,都沒有星星的圖樣,嗯!這不禁令我在心裡為它多加了幾分!

進去後,我就挑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看不出來這裡倒是高朋滿座,靜靜環視一下這個咖啡館,發現在其中的清一色不是剛放學的學生們,就是下了班在這裡偷閒片刻的上班族。嗯,輕柔的音樂聲,加上舒服卻又不失昏暗的燈光,在這裡時間彷彿過得比外頭慢一點,難怪會吸引那些生活平常就十分忙碌的人們。

當我悄悄打量這間咖啡館之際,侍者也拿著一本menu過來,我點了杯Caff'e naporitanno,看到侍者投以一個訝異的眼光,而我回應一個挑釁的笑容。

我承認,我對咖啡有一種莫名的堅持:我不喜歡咖啡上有莫名其妙的鮮奶油或是巧克力,所以,我才點Caff'e naporitanno。不過,我也承認點它的時機是有點怪,因為Caff'e naporitanno在國外又稱是早晨咖啡,以現在這個時間點──快要接近傍晚的黃昏,似乎怪了點,不過我又不是做事慬慎的英國佬,沒必要去配合人家國情的習慣!

不一會兒,侍者送來了我所點的咖啡,正當我要好好品嚐店長的手藝之際,突然有一陣急促的鈴聲從我的書包響起。我並不覺得有什麼好丟臉的,但還是在接聽……發出噪音的……我的手機之際,投以旁人一個抱歉的眼神。

「喂。」我一接通就後悔了,在此更正──這並不是我的手機,我才不喜歡時時刻刻都被別人找到感覺,不過……他的手機怎麼會在我的書包裡?!

「你在搞什麼東西呀,我打了一整天的電話都找不到你,你知不知道老大他失蹤了……」顯然對方是沒有聽好我的聲音,要不然他就會發現他俗稱失蹤的老大──也就是我,正在和他通電話。但這倒是讓我馬上明暸來者何人了。唉,不過他的嗓門還真大,大到要手機離我一點距離並且把音量調到最小,我才敢再把手機放在我耳邊。

等對方霹靂啪啦念完一大串後,我才慢條斯理地說:「你知你在和誰說話嗎?」

「……老老老老老老大,怎麼是你?……我打錯手機了嗎?不對呀!就算打錯,應該也沒人接聽才對呀!老大你不是都幾乎不帶的,咦!那你在那小子那邊嗎?啊!怎麼可能……」

呿!老老老老老老……我有多老呀!不過,老大來,老大去的,不知情的人聽到這通電話說不一定還會以為是誰在混幫派!唉∼再次在心裡重重的嘆一口氣後,我慢慢攪拌杯內的液體,嗯,先聽完他的嘮叨再說話吧!

不過,被人找的感覺還真不錯,至少代表有人在關心你,不是為了你的身分,或是為了什麼好處,而是因為你是這個人而在關心你。出人意料,我今天原本很「火」的情緒似乎平息許多了。

「歡迎各位今日光臨本店,我是這家咖啡館的女主人,又到了我們的『星情』時間,今天我同樣地也是要與大家分享一個和星星有關的故事。傳說,每顆流星都是天上天使眼淚的化身。你知道嗎?當你向上空許下一個心願,實現的代價就是一位天使破碎的心和絕望的淚。」

收了線,才有空仔細聆聽那如女中音般悅耳的嗓音。原來這就是這家咖啡店命為「星情」的原因。側著頭,一手拿起已涼的咖啡輕啜一口……果然非常苦澀,原本就屬於適合熱飲的咖啡,難怪在冷卻之後會如此苦澀,但……並不影響我現在的心情。

怪怪……為何同樣是出於麥克風的聲音,人家店長的嗓音如天籟般動人悅耳,為何學校的老師總有辦法把它化為催眠曲或是像烏鴉般──嘔啞嘲晰難為聽。不過,這個傳說,頗耐人尋味……看著周遭的女學生都一副不可思議又心疼的表情;而成年的上班族都擺出一副「那只是傳說,聽聽就好」真令人……好笑。

「不知道,有沒有人想與我們分享聽到這個傳說的心情。如果,今天有一個選擇,你會許下願望嗎?」

「我寧願讓天使開心的看著我們,就算是痛苦、不快樂,也能一起分享,畢竟這樣才是活著的證明。」

「願望還是親手實現才好。」

「我才不願意呢!這樣天使太可憐了。」

聽著她的問話,輕攪動著杯內咖啡的我,不意外的看著四周的人們都是以「不願意」作為回應。而當一個成年的男子自信滿滿接起麥克風發表他的高見時,我忍不住輕笑出來。

「我認為任何的成功,除了他的結果令人喜悅,還有他的過程。如果靠著天使的眼淚達成,那就如同是靠外在的幫助來達成心裡的願望。我寧願親手去實現心中的願望,無關我的自尊和自信,只是我覺得那樣的成功才能為我帶來真正的喜悅。這就是我的回答,那美麗的小姐,如果是你,你呢?」

嗯,他的這番說詞贏得滿堂的掌聲。我不否認大家的理由,都是真摰的,但我聽了,卻只覺得好笑,好好笑……

「我想,我會願意……」一向散發出溫暖的聲音,如今聽起來似乎多了絲悲傷。

「畢竟有些願望並不是只靠努力就能實現的。」頓時室內一片安靜。

直到店長柔柔的一笑說:「我可是很執著唷!」一句話,頓時化解了室內的冰冷……

「好啦!我們再來聽看看誰的想法呢!啊…就是坐在最旁邊的那位男同學好了!」

呃……差點打翻咖啡,我盯著侍者向我遞來的麥克風,望著四面八方大家的眼神,原本應該有膽怯的心情不知為何突然消失,接起麥克風,想著我一聽到這個傳說,心底就浮現的一個臉孔。

「我會。」才剛落下二個字,就聽到四周女同學抽氣聲。「因為我是個自私的人。」再看了看四周……「因為沒有失去過的人……才不懂失去的痛苦。」丟了句語焉不詳的話,我遞回麥克風,嘴角勾出一個只有我自己知道的苦笑,心已不能再飛揚。

今天的我很不同,有點出軌,而出軌的對象是……另一個自己。

NO.603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1103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8/12/2022 4:50:19 PM
  • 線上人數: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