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5/04/11

生日禮物 文�非夜

不論原因是什麼,今天都起了個大早。

暖暖陽光透進虛掩的鵝黃色窗簾,編織成懶洋洋的景色,嘴角不自覺地揚起一抹笑。

打開電腦,進入電子信箱,兩封相同標題的新信,深深地映入雙眼。

「恭喜您,您的時空蛋到期了,快去看看結果吧!」

往事偷偷被收藏心底的櫃子拿出來,太過昏暗的色澤、飛揚的塵土,都讓我稍微感覺不適。

有些鼻酸混著疑惑,我輕輕點入了附在信中的網址。

***

《非夜》

親愛的自己:

已經升上大四了,今天剛好滿24歲了,恭喜妳,已經是個大大女孩了唷。

2002年的我,還是很喜歡F,2004年的妳是不是已經找到幸福了呢?我很希望等妳看到這些話的時候,妳會想起過去曾經那麼認真的喜歡過某個人,但是真的可以放下一切,把所有的傷痛、美麗,都化作只是過去。雖僅有淡淡的色澤,再也傷不了妳,而妳也只會淡淡一笑,說:「都過去了。」

是的,都過去了:)

2004年的非夜,也要加油唷!不要忘了自己的夢想,不要忘了2002年的非夜,是這麼認真地期望2004年的非夜,要快樂、要幸福唷:)

2002年的非夜

《親愛的非夜》

親愛的自己:

人都會成長,我也知道妳總是慢了許多。但至少都是成長,對不對?

未來的妳好嗎?會不會感到寂寞?我希望妳不會忘了,還有我……這個2002年的我。希望妳到時候能夠記得僧肇說過的:「人以為動者,以昔者不至今,故謂動不曰靜;吾所謂靜者,亦以昔者不至今,故曰靜而不曰動。」過去的我,是屬於這一秒的我,我依然是我,依然是深深為妳祈福的我……

希望未來的妳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已經不需要我這份太滿的祝福與關心,因為妳已經擁有了別人給予的關愛,以及對自己的信心……

永遠愛妳的非夜

看完這兩則信後,眼淚迅速逃出眼眶,在朦朧之間憶起:哦,是了,兩年前的我在極度絕望中,寫了這兩封信給兩年後的自己。

當時韓片「我的野蠻女友」正風行,雖然沒看過這部電影,卻也趕上「時空蛋」的列車。

2002年11月19日,一個早在我記憶中與其他毫無兩樣的日子,此刻卻變得很不一樣。

深深的藍也許是那段日子的總體顏色吧?傷痕累累、痛苦不堪──即使是自作孽,不可活,哭泣似乎成為生活的一種不良習慣。

聽不進任何人的勸言,只牢牢記著他給予過的褪色溫柔,緬懷、哭泣、緬懷、哭泣,不斷地循環,再循環……他媽的為什麼我可以這麼沒用?

兩年後的我,的確是能這麼堅定地咆哮,然後再給兩年前的自己一個足以讓人斷氣的用力擁抱。

昨天補習班老師道:「人常常說:『不是早告訴你如何如何了嗎?』但這個『早』,就是因為『早了』,對方當時聽不進去,所以根本無法在最重要的時候發揮作用,那麼你說『早就如何如何』,又有什麼意義?」

可不是?沒有過去的我,哪會有現在的我?即使從僧肇看來,每個時候的我都是獨立的個體,但累劫累世的因緣,造就了2002年的我,亦反映出2004年的我,若不是一次又一次的落淚、囈語,又怎麼會有現在懂得佯裝起堅強的自己?

我不會笑當年的自己過度癡愚,我只有後諸葛的捨不得。由認知而習得的感覺,與親自走過、痛過、傷過的滋味,截然不同,也只有刻骨銘心地愛過、戀過、傻過,才算真正嚐過愛情。

現在的我不全然是當時的自己,無法確切地道盡執著於F的理由是什麼。或許回到過去詢問自己,仍得不出個答案吧?一如現在的我不懂為什麼堅持愛著某人,以後也更難釐清。

如果可以,讓我也寫封信給兩年前的自己吧:

2002年的非夜:

妳好,我收到妳的祝福了。

這麼開頭似乎過於客套,請相信我無意拉開彼此的距離,只是……妳知道的,面對自己是最需要勇氣的難事。

2004年的我很好──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雖然我不像梅花擁有清香怡人的芳香,經過一波波事件的焠鍊,我也長了點智慧,長了點成熟。

妳知道的,不管過多久,F在妳心中永遠是最特別的男人。偶爾捎來的問候、祝福,知道對方好,這也就夠了。珍惜愛過的曾經,祝福曾經的愛過。

我知道那很難,那時候的妳不見得能夠真正相映於生命。請相信我,妳可以的,瞧,未來的我不就是個很好的證明?

我也明白接下來妳會遭遇很多困頓,也還有遺留至今待解的問題,但那就是人生,走人間一趟,為的就是學習、磨練。

眼淚可以盡情地流瀉,混著鹹鹹的鼻涕也無妨,哭過後,記得擦乾淨,這樣才會美麗。

謝謝妳的努力,蛻變成今日的我,謝謝妳,妳真的很棒,很棒。

2004年的非夜

NO.604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915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1/11/26 上午 09:58:46
  • 線上人數: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