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5/04/11

這都市  文�瓦希里

在都市,最夜的地區,最暗的角落,最豔的場所,最瘋的旋律。

有人在這裡尋找杜絕寂寞的良藥,有人在這裡找尋逼近孤獨的管道;有故事的人來這裡延續劇情,沒故事的人來這裡編輯可能的默劇。從一片燈紅酒綠裡得到另種想像,想像自己在宿醉裡得到一種得不到的慰藉︰談笑、搖擺、沉悶、靜默,從眼神的一個抖動,軀體的一陣不規則律動,將僅存的生命價值拋擲在一片昏沈迷離的紛彩絢麗中,用殘餘的最後一眼餘波勾勒出另一篇沒有結局的風寐韻事。享受了性情的撫慰與纏綿,諷刺在那一夜陌生的傷感之間……妳用甚麼眼光看待自己的價值?他又用甚麼樣的標準衡量彼此的距離?

瘋狂了一整夜,有誰看到了甚麼得到甚麼?

放逐了一整宵,有誰失去了甚麼放棄甚麼?

翻過身,從壓下鬧鐘惱人的鈴聲到驚醒自己躺在連自己都陌生的床沿,才慢漫卸下濃妝,洗滌渾身的煙硝味;然後趕在清早的第一班列車上,擠壓著滿載疲憊的軀殼裡那根本喪失生活本領的靈魂。於是,在睜開眼的下一秒間,在錯過原該離站的下一刻裡,花5分鐘問問自己︰「我是誰?」然後再花15分鐘給自己找一個名字、一個稱呼、一個身分、一個頭銜,從一張名片裡去確認自己的地位,從他人的言語裡發現自己的生存,直到清醒後才赫然想起,原來自己是一個人!

進了辦公室,跟一個個喊不出名字的同事寒暄問暖,著手收拾起昨夜下班前散落桌面的文件夾,用滑鼠在螢幕上來回點選「Page up」和「Page Down」的按鍵假裝忙碌,反覆走動在茶水間與辦公桌間那杯永遠放不涼的咖啡。我們用生命去周旋時間,為薪資去耗竭生命,期待把自己再度丟回夜裡的那個另個面具的自己,然後想像,想像著誰會是下一個走向吧台點杯龍舌蘭的過客?於是期待,期待在哪一天世界的眼光將注目在這角落的殘影上?

用11個鐘頭的白晝囤積生命的力量,再用11個鐘頭的黑夜耗盡庫存的精力;在天明的時候虛偽面對生命的接觸,用夜盡的時刻戴上面具接觸另個尋找寂寞的人皮。最後,留下些許的真實給自己,讓自己躺在沒有生命的房裡,讓自己沉睡在沒有回應的空間,等待著發現昨夜不經意滑落的傷心,等待著在淋浴時遮蔽自己眼淚的不知所措;沒有誰聽見那顆想飛的心,沒有誰注目到那張蒼白枯寂的臉,只有把另一個自己投入另一個以為可以尋覓到奇蹟的世界裡,用灰暗的顏面把自己包裝成一個彼此推銷的現代產品,也利用灰暗偽裝成自我刻意隔閡的保護色。

等到了曲盡力竭,燈熄酒怯,才從鏡中瞧見一個連自己都陌生的顏容,後悔著那燃放生命光彩後落下的殘燼……

NO.604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897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2/1/24 下午 05:01:12
  • 線上人數: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