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5/05/23

歡樂街女子 ■楚子

請別如此看著我的雙唇。無論如何,那種卑微而渺視的目光,是我最不希望從你身上見到。我做的雖是如此的職業,然而雙唇的第一次卻是獻給你,這是真的喔!但如果現在再向你說這些話,只不過更加貶低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吧!就這樣,請你離開,苦澀的眼淚我會自己吞,你唯一留下的大概只有床單上的尼古丁氣息。

身為一個生長自歡樂街的女兒,我也有我的自尊,並非對於這個職業的自尊,而是身為一個被母親懷胎10月所生下的人類,所保有的內在的自我。職業這種事情,對我來說不過是混飯吃罷了,只是剛好我用來混飯吃的工具是我的身體,如此而已。這樣的人,難道沒有資格渴望一份像樣的愛情嗎?不能夠希望自己像百靈鳥一樣,一面往雲層裏鑽一面在天空中鳴叫嗎?我也不求你能了解我,只要能夠愛我就夠了。啊!我的皮膚現在彷彿是薄冰一般,再也經不起任何男人的擁抱了。

那個時候你如果希望我和你一起死,我會欣然答應的!當然,我願意自殺是有我自私的成份。因為當我在死亡的瞬間,我不但脫離了我的身分,更得到了你的愛!也許他們會這麼想吧。人生存的意義,不就是為了爭取別人的承認嗎?只是當我投胎進入了這樣的家庭,我便立刻脫離了得以與他人競爭的行列。什麼公平!什麼正義!吶喊的結局總是沉默,而法律終究是場遊戲。「罷了,罷了。我不是什麼意志堅定的女人,即使生在富裕人家,現在大概也已沉迷於情慾漩渦之中吧!」偶爾我會這麼想,充其量不過是事後諸葛的自我安慰而已,我的內心永遠會對於人生的不公平留下一塊醜陋的爛疤。

可是你也未免太絕情了。為什麼人類能變心得如此徹底呢?一定是有什麼特別的機器能夠將人類的心,翻來攪去的吧!我恨的是我竟然從未見過這架機器,你們是不是把它偷藏在那裏了呢?25歲的女人,也許是連身體都不值錢了,因為我用身體也留不住你的心了呢!性愛的愉悅感?我嘲笑著,那又是什麼新奇的名詞?你不是說過要帶我離開這兒嗎,現在看來,那不過是枕邊謊言。也許這就是歡樂街之所以被稱作歡樂街的原因,因為這裏唯一真實的事情只有金錢,一切的歡愉,不過是賣笑人和買笑人的交易。一腳踏進歡樂街,我也開始怨恨那位失去影蹤的青春少女。「跟著每個星期五來的男人一起去生活。」這種經常流傳在歡樂街之間的傳言,成為了使女人們悲情的原動力。終究,這裏的女人,不是成為女王,就只能伸出滿是皺紋的雙手向人乞討。

以前刻畫的夢裏面,我是別人。有時候是凱倫卡本特,有時候是瑪麗蓮夢露,有時候是南西,我也能夠是寇特妮蘿芙,雖然我也知道現實還有本尊的存在。但是最近刻畫的夢想,我還是我,漸漸分不清所有事情的區別,雖然現實中還有很多是不確定的。這是認識你以後開始的吧!怎麼樣都好,讓我戴上手銬、要我跪下,這類的事情在你面前我是毫無堅持的,那個時候我的尊嚴只是為你而存在。現在又如何了呢?為什麼要推銷這種好高騖遠的夢想給我呢?到了最後最後的時候,才認清原來你是「將來先生」。

什麼嘛!你可不要以為我是為你而死的,你是不值這個價錢的。即使如此,想必你一定會拿這件事在歡樂街上自抬身價吧!廉價的愛,終於也只能得到廉價的果實,是嗎?

NO.610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900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2/5/16 下午 07:07:23
  • 線上人數: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