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2005/09/26

沉寂後脫繭而出 為921希望工程寫日記
殷裕翔 用鏡頭記錄人生

【記者王頌專訪】如果你看過「尋找飄飄」,或者是因為這部招生影片而來淡江就讀,那麼,你應該好好認識這位重要舵手導演──民國83年大傳系畢業校友殷裕翔。

在他的眼中,淡江,是一個充滿無限可能和自由的學校,這也是他想要藉由影片所傳達的訊息。他很扎實在這開放的風氣之下受了惠,培養出積極、開闊的鮮明特質,也影響了他拍出一系列風格樸實卻深具內涵的作品。

殷裕翔在大學時代就開始從事影像、戲劇的工作,大一、大二時是實驗劇團的一員,大三、大四加入了系上實習媒體淡江電視台攝影棚。大四因為掌管影棚內的器材,加上與淡水一帶的藝術家關係良好,於是便提出拍攝紀錄片的想法,拿起攝影機開始一點一滴記錄了素人畫家陳月里,並將這部紀錄片送去台北電影節比賽,經過激烈評比,得到了優等獎的頭銜。

才氣高、有想法,一切看來是那麼光明美好,卻因為當兵時生了一場大病,破壞了原先計劃好的人生。當完兵後殷裕翔選擇到大三曾實習過的南方影視擔任攝影助理,拍攝廣告、MV等等,原本打算繼續做下去,但是因病導致體力大不如前,無法扛太重的攝影器材,甚至工作告一段落就必須好好休息恢復元氣,在最基本的健康都沒辦法抓住下,他只好忍痛放棄自己的夢想。殷裕翔回憶發病的那段時間,因為是腎臟病,身體無法自動排解水分,體內都是排不出的廢水,很難受。而吃類固醇控制病情,又使他的身體產生很多副作用,這讓他很沮喪,極度懷疑自己,他說:「難道人生就這樣了嗎?」

經過兩年的養病之後,他重回當初大學實習的南方影視。殷裕翔緩緩的說:「實習對我的影響很大,因為實習,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走的路,也因為那是一個跳脫紙上談兵的實際戰場,對後來的工作助益很大。」殷裕翔從幕後的製片助理開始做起,到後期剪接,即使他有拍紀錄片的天份,那是一種得心應手,滿足的過程,但他的最愛還是拍戲,那是一種層次上、剪輯上的不同。經由介紹,他來到了大愛電視台拍戲。

台灣最可怕的一段記憶──921地震,那曾經是我們黯然的過去,殷裕翔用鏡頭記錄災區重建的過程。上個星期適逢921大地震6週年,殷裕翔在這6年之中,記錄了慈濟在災區中的921希望工程和週遭的故事,這也是他最得意的作品。紀錄片中的一段是描述南投大成國中的音樂教師羅淑芳,她因為全力推動音樂教育,和自成一格的上課方式(例如歌劇欣賞、即興表演,隨著音樂擺動四肢伸展等等),特別引人注目。而羅淑芬也用這部影帶參加了中華民國全國教師會舉辦的「第3屆全國POWER教師獎」,得到國中組的老師首獎。

今年殷裕翔的工作重點,主要是擔任大愛劇場「草山春暉」的副導和「戲說人生」的導演。

「戲說人生」即是記錄著「草山春暉」的拍片過程。在拍片時間,殷裕翔認識了鄧安寧導演,也更加認識到自己,從鄧導的言行中,他看到一個對生命充滿了尊重,對每個人都一樣溫柔的人,他看到一個會對許多事物都容易受到感動的人,殷裕翔自述,他和鄧導有許多特質相似,因為他們都是會認真過生活的人。

「草山春暉」是在描述一戶高姓家族,兄弟團結、對父母行孝不遺餘力的真實故事,而在「戲說人生」中,殷裕翔負責記錄拍片狀況、跟拍高家、側寫人物等等,但每當攝影機一架起,卻是被記錄者痛苦的開始,他說,在這當中,找到自己的定位,擺好自己的位子是最重要的,如果只是單純的架起攝影機拍,不如想辦法融入被記錄者的角色之中,和他們一起共生,這樣子的記錄片才帶有感情,而不會顯得生硬。

經歷過生命轉折的人會散發出一種更積極、更正面的特質出來,殷裕翔就是如此。他現在也如同大學時代一樣,努力把握自己的時間、認真培養自己的實力,並且即知即行,繼續朝成為一位名導演的目標前進。

NO.617 | 更新時間: 2011/07/22 | 點閱: 1317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1/7/21 下午 04:37:04
  • 線上人數: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