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6/01/03

沈默的愛
?文�假的狗  圖�張佳宇

我姓林,叫林熙愛,今年大二,目前一個人獨居淡水,是一個還沒談過戀愛的女子。

我不知道還應該再多添加些什麼?來補足我如此單薄的自我介紹。我該再多說一些什麼呢?尤其是在你的面前。我總是感覺自己透明的彷彿就要從世界蒸發,只剩下兩只窟窿,幽幽深深地望著你。

第一次見到你,是在社團的迎新上,我的自我介紹比現在更稀少--「大家好,我是林熙愛,今年大一。」說完,台下一片喧騰,叫囂著要再多說一點,結果我什麼也說不出來,倒是臉上被擠出了一片紅暈。

我站在台上僵持不下,你算是挺身相救,要大家別再為難我,我對你回報一笑,你俏皮的眨眨眼,惹來台下一片抗議。那時的我,想著,將來這個人在我的生命裡,究竟會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會發生怎樣的故事?也許會,也許什麼事也不會發生。結果,沒料到,你竟然介在這兩個中間!

我現在只記得,那一刻的我,對未來彷彿充滿期待。後來我才知道,你介在中間的情形不只一種。

我一直是一個簡單的人,體重40公斤,身高154公分,我的情緒跟我的身體一樣,單薄。如果說要用兩個字形容完我整個人,我想,這兩個字真是再適合不過了。但是,一遇上你,我的人便不再單薄,思緒更是一股腦兒的龐雜,情緒的層次包羅萬象,一生裡該遇著的感受,都秘密地濃縮在這兩小方格子的注視裡了。

就這樣,我足足看了你一年。

我不能跟別人說,因為這個時代,暗戀已經過時,因此,對於你的感情,便落得更加鬱黯。

我現在坐在校門口前的咖啡廳裡,用冷掉的苦咖啡,等待。讓我感覺生命脈動的影像,透過我的視覺神經系統,刺激我的腦部神經,活絡我冰凍幾乎快長達3個月之久的情感。被冰封的河床,無法流動,唯有消融,才能掌握生命中的律動。

咖啡廳裡沒有多少人,因為今天剛放完暑假,許多人想必都還沒回來淡水吧!希望不要包括你,否則我的離鄉背井將顯得更加寂寥。不只我的身畔空蕩蕩,連想像也都空白的叫人心慌,而這,才是我真正避之唯恐不及的。

手機鈴聲響起,我知道那不可能是你,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我的電話,我懊惱自己暑假去泛舟,將手機掉入水中。但我更懊惱,我沒有藉口將新手機號碼告訴你。所以,這一刻,我的心不起波浪,只因為打來的人絕不會是你。

唉……我多麼希望會是你!

「喂?熙子,星期天要去聯誼,妳可以來參加嗎?我們要去陽明山玩。」

「星期天?」

「妳要回高雄嗎?才剛開學,應該不會這麼快又想家了吧?如果沒有就一起來呀!假日一個人待在宿舍裡,會很無聊的。」

「可是我有很多事要處理,恐怕去不了。」事實上我一點事也沒有,如果將想他的事情扣除掉的話。

「什麼事?很重要嗎?非得這星期天處理?」

「對不起!我真的不行。」我的心裡還在冰河時期,怎麼可能會有出遊的心情?

「好吧!那今天晚上總沒事情吧?」

「嗯……今天晚上應該沒什麼事情。」

「那好,今天要跟××系聯誼吃飯,妳會來吧?」

「我……」正想拒絕。

「就說定了,今天晚上六點圖側見。」

直到對方掛上電話,我的眼神還在半空中發愣--因為你出現了!就在咖啡廳門口!

暑假,沒叫你改變多少,除了頭髮長了,染了一點點的暗褐色,從不上髮膠的你,頭髮竟開始一小撮一小撮地豎了起來。幸好,你的笑容依舊。

我緊盯著你的眼睛,你的一顰一笑,喔!天哪!我想我是愛上了你的左側臉了。就在我出神的當口,你的臉轉過來,直挺挺地逼向我的方向。我屏住呼吸,目不轉睛地望著你。

你走過來了,用意氣風發的步伐筆直的朝我眼前移動,我緊張的不能自已,手腳與大腦脫節,腦子一片發白,什麼也裝不下。

我應該微笑,從容不迫,舉止雖搆不上優雅,但至少要自然,你知道我竟然幹了什麼好事?

我竟然把桌上的咖啡,往自己的身上淋去。這下子可精采了,我人生裡最糟的一幕就要上演,為什麼我今天要穿白裙呢?一塊咖啡色的污漬,顯得那麼觸目驚心!而且越來越向外擴張。唉……為什麼我今天不喝白開水就好?

我還坐在原位唉聲歎氣。你卻早已停下步伐,佇立在落地窗外,對著我笑。我低下頭,希望自己就此消失。這樣的情境下,不適合我們。

大概是上天聽到我的祈禱,你並沒有駐足很久,因為一個看起來像是你同學的人將你拉走,看他說話的樣子,我猜測著你們等會兒要去打籃球。

我想你一定覺得十分困惑,但是請你原諒我。畢竟這是我的初戀,我只是非常單純的希望它純真無瑕。

從那一次以後,我變得更加謹慎,不敢明目張膽的瞧著你,因為我害怕。

我總是一個人偷偷地藏身在暗處,躲在許許多多模糊的屏障後面,不管是人或是事情,我小心翼翼地避著和你有關的任何事,但又矛盾的希望與你巧遇。我始終徘迴在要與不要的路口,看著天空便會想起你,教授上課,我望著他竟然也可以想到你?

我發覺我已擁有太多的你!幾乎就快要超出我的飽和狀態。我的世界就要因為填塞了太多的你,而顯得岌岌可危,似乎只差一根羽毛的重量,它便要整個崩盤解體。

已經太多,快叫人窒息,是時候了,我應該對自己下個決定,不可再遊盪在天秤的兩端,弄得我自己既累又傻。

於是,我在一個漆黑的深夜,終於誕生了我對你的決定。(幸好,這還是屬於我一個人的事,所以我可以恣意決定。而你,因為尚未知情了解,就沒有參與的權利。這是現在社會流行的法則。)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

夢裡,4年時光匆匆而過,在這些流光裡頭,我眼中的焦點是你,而你卻永遠不會知道,因為我已決定,這是屬於我一個人的小秘密。我不會告知你,也不會向任何人提起,或是向任何人傾吐分享這一份悸動,我要完全地保留住它,以防止任何人的破壞,即使是你,也決不允許。

後來我才更明白,你原來不是個過客,你不會成為過去,也不會帶著我奔向未來。透過你,我創造了它,而它,永遠卡在過去與未來的隙縫之中,只活在當下。因為沒有你的參與,它空靈,它沒有血肉。幸而有我,我有波濤的情緒與想像將它豐沛,我不用像一般人,對過去加油添醋的重新建構記憶,因為我擁有愛情最純真的原型,足夠我用一生,去構築成一幅美麗的圖畫。

而這一幅畫,只有我知道,也只有我懂。

NO.631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975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1/12/2 上午 08:22:21
  • 線上人數: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