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2006/05/29

黑暗中揮棒的HERO 淡江紅不讓 轟出世界冠軍

◎文�林筱庭 鍾宇婷 攝影�盲生資源中心提供

在校園裡,常可見到盲生拄著導盲杖小心翼翼地走著,每每遇到車子經過,就不禁停下腳步暗自為他們捏把冷汗,但你知道盲生也熱愛棒球嗎?他們雖然看不見,透過輔助器材也能同樣展現出精湛的球技,在球場上的他們可是生龍活虎!淡江盲棒Home Run(紅不讓)隊自民國87年成軍後,經過多年的努力不懈,終於奪下2004、2005連續兩年的世界冠軍,在盲棒界颳起一陣炫風。

淡江Home Run隊從張金順到邱文昇,總共歷經6任隊長,他們連「跑步」都要用心揣摩才能學會,每次揮棒擊球的動作,也是他們咬著牙,在烈陽下不斷練習才能抓住揮棒的感覺,他們努力用心去學、去聽、去記,得過盲人棒球全國賽團體獎第一名,甚至出國比賽拿世界冠軍,這一路走來的努力,前任隊長陳陸勤說:「盲棒讓我們可以享受如一般人揮棒的快感,在Home Run隊中不管做什麼,都可以深深感受到一群人為同一個目標打拚,那種不管歡笑困苦都在一起的感覺,令人難忘。」

盲棒緣起

盲人棒球隊起源於西元1975年的美國,而美國布雷里運動基金會更於1976年成立國家盲人棒球協會(National Beep-baseball Association,簡稱NBBA)推廣盲人棒球,迄今已二十餘年,在全美也發展出超過400支的隊伍,每年夏天定期舉辦世界盃盲棒賽。

台灣的盲棒推手為本校中文系校友鄭龍水,擔任「愛盲文教基金會」董事長的他,為了扭轉盲胞「悲情」的印象及提倡盲人運動,於民國85年成立台灣第一支盲人棒球隊--「蝙蝠隊」,而後引起視障朋友對盲棒的興趣,各地盲人棒球隊相繼誕生。

本校盲棒隊則是在歷史系校友、現任盲生資源中心系統工程師的陳陸勤、張金順、張國瑞、包迺鵬、林俊宏,與同樣曾於盲生資源中心擔任系統工程師的楊聖弘、廖志萍及黃士慶這一群喜愛盲棒的好朋友推廣下成立的。

在盲棒還沒成立前,操場上就常見到盲生打球的情景。陳陸勤回想起當時還是大一的他,總吆喝三五好友一同打球,他們把消氣的排球,用刀子將皮切下一小洞放入鈴鐺,再重補上新皮,打者便靠投手投球時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擊球。「那段日子雖然克難卻很開心。」陳陸勤回憶道。

後來,張國瑞從美國買回一些盲棒設備,再加上台灣第一支盲棒隊伍--蝙蝠隊參加世界盃回國後,他們心中漸漸浮起自組盲棒隊的念頭,於是特地找來盲棒教練陳吉堂、廖維和,在1998年成立「淡江Home Run隊」。現在的Home Run共有10位球員,除了創始元老陳陸勤、張金順、張國瑞、林俊宏及包迺鵬,還有後來加入的新血王兆熙、陳俊民、王晨光、賴俊吉及現任隊長邱文昇。

用「摸」來學習

教練陳吉堂說:「球員剛開始練習最大的困難就是如何學會跑步。」全盲的視障者,尤其是剛出生就雙眼失明的人,完全沒有「視覺」概念,平常走路都得靠手杖小心翼翼地走,連快速走路都不敢,怎麼學會跑呢?這個時候,全靠摸索,一個動作、一個動作分開來慢慢揣摩。由於隊員多為全盲,所以學習是「摸」出來的,首先由教練擺出跑步的姿勢:握緊拳頭,左手在前右手在後,左腳抬起右腳著地,再請隊員們從頭到腳摸一遍,摸完後再教下一個步驟:同樣握緊拳頭,右手在前左手在後,右腳抬起左腳著地,然後告訴球員們,只要持續這兩步驟並加快,合起來的動作就叫「跑步」。學習「打擊」的姿勢也是完全一樣的教法,只是動作不同,變成要拿球棒、手腳姿勢要換。

在冗長的「跑步」、「打擊」、「接球」……學習過程中,需要不斷地練習,這些明眼人一看就會,甚至可說易如反掌的小動作,淡江Home Run隊的球員卻必須努力想像、用心揣摩,才能領悟其中的技巧。

談到剛接觸盲棒的心情,賴俊吉說:「剛開始練習的時候,總不習慣熱身跑步運動,老是沒跑幾分鐘就氣喘吁吁,接著身體會疲累好幾天;等到體力稍微恢復時,就又要開始練習了。」接著他又說:「對我來說,盲棒最困難的地方就是打擊,有段時間我都會借球棒回家自己練習揮棒。」賴俊吉的勤奮,在他的苦練付出後,總算成功掌握打擊的技巧。而張國瑞也認為,「跑步」和「揮棒」是最不容易的兩個部份,尤其是跑步,由於看不見的關係,有很長一段時間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跑步姿勢到底正不正確,只能靠不斷地摸索。

草地上奔跑的天使

淡江Home Run隊的隊員間的友誼堅固,團隊精神與厚實默契像一條無形的線把彼此緊緊繫在一起,這是一股不可替代的情感。張國瑞說:「盲棒是一項團體運動,平日得培養默契及團隊精神,這種生命共同體的感覺,讓潛能和力量更能被激發出來。雖然彼此看不見隊友,但卻能互信、互賴。」

每週六、日,隊員們總是會相約去板橋大佳河濱公園練習,練球雖苦,但是大家都甘之如飴。假日的場地總是一位難求,輪到他們時大概都已經是中午了,所以他們總得在艷陽下練球。練習時球員們總會拆成三組人來比賽,並且互相打賭,比賽輸的人要請大家喝飲料。林俊宏邊笑邊說:「每週的練習,是我最大的快樂來源。我最喜歡練球後大家互相鬥嘴、消遣的時光。」

在接近比賽的6、7月期間,他們更是得每週忍受著攝氏三十多度的高溫、頂著毒辣的太陽練習,但有機會可以享受到在草地上奔跑的感覺,心靈也跟著開闊起來。賴俊吉笑著說:「我最喜歡練習後躺在草地上『看』天空,微風輕拂和著淡淡的草香,真是舒服極了!」

每次隊員們談起盲棒,就可以聽見他們神采奕奕的聲音,好像整個生命都因此而發光發熱。打盲棒,真的在這些盲人的生命中注入了一泉活水。

擁抱冠軍的感動瞬間

盲棒,不僅是一項運動、舒解壓力的方法,對於Home Run的球員們更是一種夢想的實踐。問遍所有的球員,包括教練,參賽記憶最為深刻的,幾乎都是2004那年,第一次奪下盲棒世界盃冠軍。所有辛勤練球所流下的汗水,統統化為喜悅的淚水,捧著獎盃的剎那,世界似乎都是屬於他們的。教練陳吉堂說:「當下的感動多過於高興,只想用淚水讚嘆這些生命的勇者。」

現任隊長邱文昇就表示:「淡江Home Run隊員向心力強、韌性夠,穩定性高,是這2年能得世界冠軍的致勝原因。」他希望本校其他喜好棒球運動的盲生也能踴躍參加,「只要有時間、有興趣,不怕曬太陽的來就對了!」

「若要讓我給球員們一段話,我想告訴他們:很感佩大家那麼多年下來仍不放棄自身所好,我們要一同學習的還有很多,就讓我們再繼續一同相約在球場見吧!」陳吉堂感性地說。

今年淡江Home Run隊再接再厲,7月將前往美國參加2006年世界盲人盃棒球賽,朝三連霸的目標邁進。盲生在每一次揮棒擊球的瞬間,總是用心感受陽光的熱度、聆聽涼風吹過的呼嘯,生命的視野隨著嗶嗶球的飛揚,無限地延伸,直達生命中最光亮的美麗境界。

NO.646 | 更新時間: 2011/07/26 | 點閱: 1480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2/11/29 下午 01:00:22
  • 線上人數: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