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7/05/21

河水淡流

█文/鏡子 圖/李嘉瑩

一早,天方濛濛亮,趕了整夜的報告卻不想睡。不是不累,只是忽然之間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做什麼,為了什麼?

走進日夜通明的便利商店裡,買了一杯熱咖啡,溢滿整間店的咖啡香裡,新來的店員有點猶豫該不該向我說聲早安,畢竟真是太早了,而臉上疲憊的黑眼圈看起來太難親近。他幫我結帳,我卻看著他背後玻璃上的倒影,如此憔悴陌生的不像自己的臉,我再度問自己:「我在做什麼?」這個問題讓我愣了幾秒,接過發票時連謝謝都忘了說。

捧著熱咖啡,我在微涼的空氣裡束起外套的領子,踏上體育館旁長長的階梯,想起曾經有朋友從台南北上探望,第一次走進淡江的朋友,誤以為這階梯該是通往一座金碧輝煌的大廟。我爬上頂端平台,碑上雕塑著五隻老虎互相追逐,從牠們構成的圓圈中惦腳望出,風勢越發凜冽,這過程真像是一場朝拜,一階階誠心往上像僧人們一步步低頭祈求。但是上頭有的卻是風聲颯颯的空虛,喧擾的空虛一如我每天的生活,忙碌而幻無。為了什麼?

我搖搖頭,往前走。不遠的前方遇見海豚雕像,兩隻海豚雀躍的跳在半空,很想悄悄問牠們:「難道不累嗎?」我覺得牠們是累的,跟我一樣感到累。也許每個人都像海豚那樣跳躍過,在年輕的時候。但是跳過去的人,我們叫做成功者,根據拋物線原理,最後依然會摔落。跳不過去的簡而稱之失敗者,跳不過去的人裡,有人依然不死心的繼續跳,有人一輩子再也跳不起來。我嘆口氣想,而海豚從來就沒有翅膀,該怎麼用最優美的樣子飛翔?

跟著海豚跳躍的方向,轉個彎走進宮燈大道,一盞盞宮燈高高懸掛,明亮平坦又舒適,路旁的杜鵑花長得整整齊齊,這一路好走,可是未來好像就不能夠這麼明白。宮燈大道走到底左轉是克難坡接英專路,而我連大學畢業之後該做什麼都不清楚。

咖啡已經溫了,我還沒有打開來喝上一口,繼續往覺軒花園走去,飛簷紅瓦上,小鳥清脆的叫著,草木重重裡,幾隻流浪狗親暱地對我搖搖尾巴,摸了摸花園裡土黃色小狗的頭,我往前坐在欄杆旁的木椅上,土黃色小狗在我身旁的地上也坐下了,我們兩個一起從這個角度俯瞰整個淡水,或許是高處不勝寒,我們幾乎同時瑟縮了一下。

然而一抬眼,僅僅只是剎那間,我發現河流就在那裡,彷彿等待我多年,只為在我需要的這一刻與我相逢。觀音山靜靜仰躺著,微笑看這大千世界,剛出生未久的日光還撥不開河上的淺霧,只好一點點尋找縫隙後,灑落河面閃耀,遠遠有艘漁船停著,景色安祥的彷若印象派油畫。

風捎來日光的細緻暖意,看著河水緩緩流動,看著看著忽然想流淚,想而已,無須太矯情的擠出淚水,我只是想起「上善若水」這四個字,被感動了幾分。

我覺得河流真好,它從來不在意人們在意的那些什麼,幾千幾百年它只是照著自己的路走,有尖利的山峰就疾速流過,有一天那裡會變成溫柔的河谷;有低漥的溝槽就悠悠流過,有一天那裡會變成壯闊的平原。

河水流著流著,就像我走自己的人生,總要挑戰過許多,跌落過許多。沿途或許不得不轉彎了,但怎麼轉還是由著自己,地形再高再低,只是流速慢了些,最終到達的還是海洋,以擁抱的方式流進其中,不是摔落。

我想我找到了一個簡單的答案,我一直以來都知道卻刻意忽略的答案,我在做的事不是虛無,不是世俗。人生城堡上我想種滿滿的一片花,現在就正在堆疊城堡的地基。我的長大不是為了腐敗,我懂自己追尋著什麼,那不是條容易的路,然而年輕如我,怎能說出口放棄?我發現海豚其實是有翅膀的,潔白豐美,就像我背上那一對,那是年輕的人最有資格擁有的,無瑕的夢想。

天越來越亮,霧散開後天空藍得澄澈,我看著河水淡淡顏色,與天空的邊際模糊,河水好像就要流進天空裡了,我終於想起手中捧著的咖啡,涼了些,但還餘溫,輕輕呷飲幾滴,咖啡微甜的香味讓土黃色小狗精神一振,牠汪了兩聲後跑開我身邊,自去追尋牠該追尋的。而我喝著咖啡,望著河水,河水平靜的像新生的嬰兒,遙遙對我微笑。

於是河水淡淡流,青春正無怨無悔的走過。

NO.678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901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1/10/26 下午 05:29:15
  • 線上人數: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