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苑副刊 2009/05/04

五月主題徵文:母親節另類感恩

獻給媽媽幸福的笑顏

「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喔~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不管風吹雨打,不管星期或例假,我的媽媽從來不放假,工作為了家……。」

記得有一年姊妹相約爬山,沿途白雪紛飛的油桐花海飄滿整個天空、灑落整片綠地,突然腦海蹦出一個瘋狂念頭。「啊!」的一聲,把姊妹嚇得回頭頻頻詢問發生何事?就這樣經過一番討論後,終於產生了一個絕無僅有的詭計,可以好好報答、報答媽咪嘍!

「老爸,我們很久沒一起出去玩了,趁母親節一起去渡個假,還有螢火蟲可以看喔!」

拗不過我們,老爸哀嚎的同意了。母親節前一天,姊妹們一早忙裡忙外把一切打點完畢後,趕著龜速的老爸出發渡假去了。到了目的地,正好傍晚時分,把爸媽的行李提到房間,便趕著他倆老去泡泡溫泉浴。當然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當他們回到房間時,我們姊妹已經落跑了!留下一張「無名氏」的紙條,上面寫著:「媽咪!母親節快樂!這是我們送給您的禮物-行李裡的薄薄情趣內衣、桌上特定您倆獨一無二的裸體蛋糕,另附上一盒安全套,請不用客氣,當做是渡個新婚蜜月,盡情享受吧!啊~對了!車子我們開走了,明天早上再來載您們,當然會順便把您倆的衣服帶來….」

隔天一早,姊妹們妳推我、我推妳,遲遲無顏見父母,只好沒膽的請服務人員奉上孝心-兩套衣物。就在我們千呼萬喚中,終於看到雄糾糾、氣昂昂的父親大人,牽著嬌羞的母親小女人,走出房門。事後,我們不恥下問的請教媽咪整個過程,雖然未能得到答案,有點扼腕,但看到媽咪臉上幸福的笑顏,就是她回以我們禮物的最好答案了!(文�陳郁欣)

聲波慰親心

一種人,當你鬼吼鬼叫,她的手會空著安慰你;你哭你笑你廢話,她都當一回事。世界上有一種人,早上目送你出門,晚回家時會在門口等待。她不是戀愛學分中的必需,卻是每次你開始修戀愛學分時,最緊張的人。這種奇怪的存在,就是泛稱為「媽媽」的生物。

記得看過一個動畫,小女孩仰著臉,承諾要保護媽媽一輩子,可是當小女孩長大,她忙著約會、交男朋友,甚至沒時間教「落伍」的媽媽跟上時代,操作電腦。她的世界,只剩下男朋友。然後,她被甩了,回到家落著淚,一句話也不說,轉身進房。門外的媽媽焦急如焚,打開不熟識的電腦,用兩根食指,一個字一個字吃力地打著:「不要忘記,媽媽永遠在妳身邊。」

在機場,遇到一個不會說英文,過海關時,外國人跟她說句話,都會嚇得不知所措的歐巴桑,為了到美國為女兒做月子,鼓起勇氣,帶著一張寫著英文和中文的紙,在偌大且複雜的機場獨自闖關…

小時候,我們總膩在媽媽身邊,嚷著要永遠在一起,好像,童年的世界好小好小,小到只需要伸手,就可以輕易拉住媽媽的衣角。隨著時間的流轉,我們自以為年輕,自以為快速的生活步調早就超越了母親。於是,漸漸頭也不回地奔向斑斕的世界,世界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好大好大,大到與媽媽的距離,好像隨著秒數拉長,忘了電話那頭殷殷叮囑,是來自於媽媽對子女的牽腸掛肚。有多久,沒有好好跟媽媽說話了呢?一通電話,不只繫起聲波,而且拉近彼此的距離喔!(文�貝果)

母親最想要的禮物

上學讀書、到音樂教室學小提琴、去圖書館找資料……,記憶中,不管到那裡,母親從來沒有離開過我身邊,因為母親是我的眼睛!

出生就全盲,呱呱墜地開始我就成為母親肩膀上的重擔。考上大學那年,母親並未卸下這個擔子。背起行囊,牽起我的手,離開故鄉金門、離開丈夫、離開心繫的另外三個孩子,陪我來台,照顧我的生活起居。母親為了栽培我、幫助我就學、建立我的自信心,從一個小學沒畢業的家庭煮婦,變成一個東征西討的勇士。學習過程中,雖然社會及學校都提供了許多方便的措施,但是跨出自己的第一步,是接受別人幫忙的敲門磚。母親不捨得我辛苦、擔心我受傷,總帶著我四處奔波、詢問,為我披去荊棘,舖好前方的路,讓我無憂無慮的步上坦途。

有一天,母親突然對我說:「孩子你長大了,是我放手的時候!從今以後你要學著獨立,試著摸索,找尋自己的方向。」過去,母親也曾嘗試讓我自己找路,最後都因不捨與擔心而作罷!但這次,母親似乎鐵了心,不管身旁車水馬龍,不管我踢到鐵板或撞到路邊的機車,母親始終沒有即時出現。感覺不到母親跟隨的腳步,我的心開始發慌。

一次一次的嘗試後,恐懼終於戰勝勇氣,我的世界在黑暗中天旋地轉,我停在路邊不前,覺得母親不愛我了,覺得自己被遺棄了,我坐地不起,止不住的眼淚爬滿雙頰。弄不清楚後來如何接受路人的幫助,回到宿舍後,任憑母親苦心的勸說、安慰都聽不進去,我任性的放棄上課、拒絕出門,大聲咆哮。突然「啪!」紮實響亮的一聲。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母親打了我巴掌。那一夜我們沒有交談,只聽見母親不斷的低聲啜泣。

父親接續照顧我的工作,一個月來,母親從此消失無蹤,不懂事的我心中有怨,又難捨對母親的依戀。拗不過我的詢問,父親幫我穿戴整齊,帶我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刺鼻的藥水味迎面而來,哥哥姐姐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敏感如我心頭一驚。「是肝癌,剩下二個月不到。」父親在病房門口低聲對我說。我的雙腳突軟,微步移近、伸手撫觸,那個滿布淚水、消瘦凹陷的臉龐──是母親。

「還疼嗎?」母親牽起我,用插著針管的手輕撫我的臉頰。「孩子,原諒我!過去,因為心疼你,卻反而剝奪了你的學習權利。你要走的路還很長,但我沒辦法再陪你了,所以希望你學會自立、勇敢,跌倒了自己站起來,受傷了學著自己包紮。」懊悔不已的我早已泣不成聲。

今年6月,我就要畢業了!母親說,讓我學會獨立是她想送給我的畢業禮物。而畢業前夕,我也要送給母親一個她最想要的母親節禮物,那就是「我可以自己上學、自理生活,母親的淚化為明珠指引我,黑暗再也無法阻擋我的去路。」(文�看看)

NO.750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1087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1/10/19 上午 09:56:24
  • 線上人數: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