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林驚聲 2002/12/30

王振全:相聲是一門語言的藝術,短小精幹,通俗易懂

演講時間: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二時

演講地點:L301

演講題目:相聲藝術

演講人:漢霖說唱藝術團團長王振全

主辦單位:中文系

(攝影\練建昕)

【記者王鴻坪整理】「相聲是一門語言的藝術,短小精幹,通俗易懂,歌頌諷刺亦在其中;說學逗唱,談笑風生,幽默滑稽,妙趣橫生,讓人在笑聲中得到啟發,讓人在笑聲中看到光明。」漢霖說唱藝術團團長王振全,以流暢風趣的相聲腔調為現場的同學「溜」了「溜」他十九年來的相聲藝術心得報告。

「我的人生充滿意外,作夢也沒想到這輩子會做相聲演員,做了之後倒是樂在其中。」王振全笑著說,自己從文化戲劇系畢業後,一直希望做演員。小時候看「梁祝」看了百八十遍,但想想梁山伯要是長他這副模樣,那祝英台是無論如何不可能愛上他的。「這也是我很苦悶的地方,」王團長誇張地說:「就是長得太困難了點,長得有點兒對不起各位同學,這已屬自然災害沒法挽回就是了!」因此就轉而經營人人喜聞樂見的相聲了。

相聲是屬於大漢子民流傳至今的說唱藝術,然而在台灣卻有前後二十年的斷層。「漢霖」成立之因,就是希望這門藝術能如甘霖雨露,再一次將歡笑潤澤到每一個角落,有「漢家甘霖潤天下」的意義。「笑」正是相聲的藝術風格,正因如此,它運用了平易而又精鍊的詞語來表達;要說「大白話」,絕不能說出觀眾不懂的詞,也不能濫用連自己都不懂的詞。王團長表示,許多北京話在傳統相聲中普遍流行,但對現今觀眾來說,卻已十分陌生;若誤用,不但會讓聽眾「霧煞煞」,還會讓行家「看笑話」。

相聲在語言上有它組織的樂趣;它講究咬字發音的準確與清晰完整;抑揚頓挫,即時快慢都有差別,對於語氣輕重的拿捏、節奏的掌握,些微的差距都可能代表不同的意義,因此國語中常見的破音字也要注意。他舉相聲的技巧「貫口」為例,要把話說得「快而不亂,慢而不斷;高而不喧,低而不啞。」將嘴裡說的話連珠炮似地一以貫之,不管什麼成篇大套的背誦詞句,都要看似一口氣順地把它說出來。這當中的訣竅就在「氣口」的掌握,在固定的地方必須換一口氣,並有技巧地將之以藝術掩飾,才能讓人覺得一氣呵成,又饒有餘韻、耐人尋味。

王團長也強調,相聲的題材其實就是來自生活的林林總總、點點滴滴,隨處隨事都可以引申發揮,捉風捕影;由一點事實作為佐證,再經過藝術加工後,誇張地呈現出來。有人形容相聲是「把國語說到淋漓盡致的程度」,他表示這正是指「誇張」這個元素的應用。「人世中不可能的事,在相聲中是完全被允許的,」他說:「相聲就好像『有聲的漫畫』」。因為要針對現實存在中的一些不良現象,展開口誅諷刺;所以像漫畫般光怪陸離的故事,都有可能發生。像「關公戰秦瓊」,一個在漢、一個在唐,兩人還能在相聲中,隔世相鬥,打得淅哩嘩啦。它的劇情編寫,往往是「在情理之內,出意料之外」,所以引人發笑。

「說學逗唱」是相聲的四大構成元素;凡是口技、天上飛的、地上爬的、人物模仿等都要「學」得維妙維肖。以往上至京腔大戲、地方戲曲,下至民謠小調,都可取其橋段來表演,但「捉放曹」、「黃鶴樓」等國劇橋段,已不能讓新世代觀眾引起共鳴。故而研發出「台語相聲」和「客語相聲」,並從網路和社會新聞中取材,以符合時代性。「相聲是沒有哭的,非笑不可。」王振全指出相聲和其他說唱表演不同之處。不同於戲劇的「現身後說法」,相聲是「說法中現身」,以語言、聲音為主,相貌為輔。如單口相聲,就是藉由一人說唱表演,像解開包袱似的,把笑料、笑點,一層層解開,在最後圖窮匕現,總會引得觀眾忍俊不住而捧腹大笑。「這就是相聲語言藝術的魅力。」他笑著說。

NO.524 | 更新時間: 2010/09/27 | 點閱: 2188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2/5/24 上午 08:27:48
  • 線上人數: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