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讀書人 2011-02-14

尊重傳統保護族群文化

文/梁凱雯整理 攝影/陳奕維

編者按:英文系於去年12月,邀請知名學者Prof. Robert Warrior, American Indian Studies University of Illinois及Prof. Joni Adamson, Arizona State University,針對環境、生態論述等問題進行對談,本報特別摘要其精華,與讀者分享。

Prof. Robert Warrior vs. Prof. Joni Adamson

樂觀看待環境生態 社會論壇協助落實平等權

Prof. Robert Warrior:我認為把環境、生態的評論,以及原住民的研究連結起來,是未來非常重要且需要持續發展的部分。我看了你的期刊論文及所發表的「環境正義及全球性的本土文學」言論後,我發覺你非常的樂觀,請問你在學術知識進一步的論述上,怎麼樣於樂觀與悲觀之間,看待環境的關係。

Prof. Joni Adamson:審視過去世界性的社會論壇歷史,就會看到有些不利於生態的組織,像是G8、G20,他們對某些偏遠地區人民是沒有助益的,而那些地區的人民也無法擁有對等發言的地位,以捍衛他們的權益。回溯近30年世界性社會論壇的發展狀況,在1930年到1960年間,環境、社會、原住民的定義雛型逐漸成型,特別是在美國;60年代早期,這些組織開始所謂的環境正義運動(Environmental Justice Movement),追求環境平等權的落實,企望每個人都能在平等的限度上,享受環境的資源與空間;到了1960到1980年代,這些運動轉變成為在地領導。此外,現在的世界社會論壇在不同地區也具有不同的意義,例如:美國社會論壇;而美國與墨西哥的邊界社會論壇則是地區性更廣泛的論壇。世界社會論壇不是集中化的組織,而是分散性從事協助工作,就物質方面來說,除了協助穩定當地的食物來源,另一方面也幫助爭取公民的權益。此外,有一個社會論壇甚至在非洲設立了木材儲藏室,減少非洲原住民女性去遠方採集木材的危險性,降低女性被傷害的風險。

平衡新舊知識 尊重傳統保護族群文化

Prof. Robert Warrior:舊有的環境知識會催生新概念,我們該如何在新舊知識之間,尊重傳統和生態?

Prof. Joni Adamson:伴隨生態環境不斷地變化、生態知識也同時不斷推陳出新。早期的生態批評與原住民研究都與文學相關,像慶典和泛靈論等傳統生態學知識,非常容易被摒棄。此外,包括人類及非人類的所有物種,每個系統都是息息相關的。舉稻米之例來說,稻米的重要性不只是用來當作人類的食物,經過時間的醞釀後,對原住民族群來說,稻米同時也變成一種文化的象徵。我對新的生態學知識的看法是,在獲得新知識的同時,亦應保護生態及傳統文化,我認為應該在新舊生態知識之間找到一個平衡,並試著保護當地的族群文化。

團結原民與環評者 捍衛環境資源與生態空間

Prof. Robert Warrior:合作與團結對原住民族群和環境評論者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要素,請問你如何看待他們之間的關係?

Prof. Joni Adamson:原住民族群與環境評論者合作與團結,可以促進環境資源與生態空間的平衡。例如:阿帕契族是美洲一個原住民部落,分散在美國與墨西哥的邊界,阿帕契族的女人很難捍衛她們在美國和墨西哥邊界間的權利,所以她們結合了聯合國及一些致力於應對天氣變化的團體,並尋求律師等社會人士的協助,以保衛阿帕契族的女人不會受到侵犯與剝削。

了解暴力 避免生態與文化外侵

Prof. Robert Warrior:不管在美國或是原住民研究上,「暴力」是現今越趨重要的議題,也是必須多加注意的觀念,因為它能讓人們真正了解原住民的歷史。在頻繁出現的暴力議題上,我們經常研究人類之間或是人對動物的暴力行為,請問你對這個議題的看法?

Prof. Joni Adamson:「暴力」是一個很重要的議題,在我的著作《American Indian Literature, Environmental Justice, andEcocriticism》,最後兩個章節中,深入研究了Leslie MarmonSilko的死亡年鑑(Almanac of the Dead),並舉出四個女性代表,她們有些是律師,有些則從事管制槍枝買賣交易,不管從事什麼行業,她們在環境文學評論中挺身而出,在這些文字辯論中,她們不只代表自己,同時也為了爭取生存的權

利、為了保護原住民與自然生態而努力。最後我將死亡年鑑中關於暴力與死亡的敘述,跟美國高中所發生的大屠殺事件做一個連結,並且對美國在地口語傳統與文化提供社區的典範,讓大家知道如何更公正地面對暴力與死亡,並為人類在自然中的作為,提出一些看法,可惜的是,許多人在閱讀的過程中,都忽略了最後關於暴力跟死亡的章節。其實暴力與死亡對人類議題非常重要,但大家往往容易忽略,不管是電影《阿凡達》或是其他關於原住民議題的電影或文字片段,裡面的原住民種族都已經準備好要捍衛他們的生態及文化,以避免遭受外來的侵擾,因為他們知道暴力與原住民的歷史息息相關。我在書中提到一個女性領導者Angelita曾說:「暴力不是前進的唯一方法。」一位南美洲部落的領導者看完《阿凡達》也堅定地說:「我不相信暴力是解決的辦法。」所以不應該是發展暴力,而是為未來可能發生的狀況去做準備,了解暴力的存在,與如何解決之道。

NO.812 | 更新時間:2011-03-02 | 點閱:2125 | 下載:

  • 版權所有:淡江時報社
  • 電話:02-26250584
  • 傳真:02-26214169
  •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
  •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分機2040
  • 管理者:潘劭愷 / 建置單位:淡江大學資訊處
  • 更新日期:2024-06-18 09:06:48
  • 線上人數:957